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偷心无罪

078 晕血晕床者要慎入

    唐刑见桃夭夭进了浴室,自己站在床边,对着浴室的门口看了许久,嘴角抿着一个好看的幅度,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后,自己就出了房间,进了另外一间房的浴室。

    等唐刑穿着睡袍出来,一边擦拭着头发上的水渍,一边进入桃夭夭所在的房间的时候,桃夭夭依旧没有出来。

    唐刑也不急,半躺在床边,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拿起一本杂志,看了许久,眉头就微不可见的皱了起来,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可浴室的水还在“哗哗”的流着,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唐刑对着浴室的门看了许久,眉头越皱越深,心底低咒了一句:该死,不会是睡着了吧!

    不做多想,从床上下来,来到浴室门口,他也没敲门,直接就转开了门把。

    门把转开的那一秒,他就那么猝不及然的跌进了桃夭夭流着泪的眸子里。

    她的表情,清冷极了,就连流着泪的模样,也异常的清冷,她就那样安静的将头搁在浴缸的边缘,听到响动声,微微的侧过头来,用那种极其清冷的目光瞧着他。

    唐刑只觉着,他内心的一角,忽的就那么坍塌了。

    他心想,完了,他这辈子,就要栽在这个小东西手里了。

    那感觉,就如同两年前,她对着他举起枪的那一刻一样。

    两年前的那一枪,结结实实的穿进了他的身体里,和他的心脏擦过,差点要了他的命。

    那一枪,明明只是和他的心脏擦过,并没有穿透,可他当时就却感觉,糟了,他的心,恐怕这下子,再也收不回来了。

    唐刑的喉头动了动,就那么定定的死死的盯着桃夭夭,而后,就见桃夭夭缓慢的伸出右手,指着心脏的地方,声音极其软糯,无措极了的朝着唐刑难受的道:“怎么办,唐刑,我觉着这里,难受极了,我控制不了,怎么办?”

    伴随着话语,同时落下的,是她的泪,流得那般汹涌。

    这是自她失去她爸爸以后,第一次这样并不怎么清楚的表达着她的难过,甚至显得极其的笨拙。

    浴室里莲蓬头的水还在洒着,浇湿了唐刑刚刚换过的睡袍,他的喉头又紧了紧,双眼漆黑如墨,她的声音,就那么软软的撞进了他的心,毫无防备。

    他就站在门边,盯着她看了许久,而后,才迈开了步子,来到浴缸的边缘,伸出修长的手,骨节分明的指尖覆上她的脸,替她将源源不断流下来的泪痕擦干,轻轻的安慰道:“都会过去的。”

    是的,都会过去的。

    他的衣衫俨然全湿,眸子里越来越漆黑,喉结处紧绷的厉害。

    可他依然就那么将她抱在怀里,伸出手,拿起了搁置在一旁的毛巾,替她擦拭着湿发。

    桃夭夭也睁大眼睛,清凉的看着他,就在他将她抱在怀里,替她擦着湿湿的头发的那一刻,她快速的伸出了手,环抱住了唐刑的脖子,眼泪顺着他的脖子,猝不及然的一路往下流着。

    唐刑的整个身子一僵,拿着毛巾的手悬在了半空,她全身不着寸缕,光洁的背裸露在外面,锁骨处那么清晰的搁应着他的胸膛财色无边。

    莲蓬头喷出的水滴晶莹的挂在她白皙光滑的肌肤上,他的全身紧绷着,声音黯哑极了也磁性极了的道:“小夭,你别这样。”

    他心想:该死,难道你不知道,你这算是赤/裸/裸的勾引吗?

    他还想说:小夭,我是个男人,是个正常的男人。

    可是话还未说出口,他的吻,就那么炽烈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他吻得异常的小心,首先是从她的耳垂,轻轻的辗转,然后一路向下。

    桃夭夭的身体不可遏制的一僵。

    浴室里的温度很高,高到不行,高到两人瞬间就迷乱了神智。

    桃夭夭的身体瞬间被蹦得很紧,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而紊乱,她在心底大喊:推开他!赶紧推开他!

    可是双手却箍得唐刑的脖子越来越紧,她心想,她靠得他近些,再近些,用他的胸膛紧紧的抵着她的心脏处,她那颗被提的老高,正在猛烈撞击着的心,会不会有所缓解,会不会停下来。

    可是她这样的动作,在任何一个男人眼里,无异于迎合。

    他的吻炽烈的落在了她的锁骨上,轻轻的啃咬着,挑逗着,随着他的吻,是他干哑磁性的嗓音低低的诱/哄声:“小夭,放松,不要箍得这么紧。”

    他的声音真是性感的要命,连带着推拒的语气,都那般迷人。

    可是她却不依,她的声音里还带着明显的哭腔,她慌乱极了无助极了也语无伦次极了的道:“唐刑,我的心,跳得很快,像是就要炸开了一样。”

    唐刑的呼吸一窒,更是紧紧的将桃夭夭怀抱在怀里,双手抚上了她光洁白皙的背部,从她的锁骨处一路往下,来到她柔软的胸部。

    桃夭夭的呼吸,在那一刻,猛地,顿住了。

    感觉到怀里人的僵硬,唐刑将桃夭夭缓慢的放在浴缸的边缘,双眼漆黑而暗沉,他修长的双手从她两侧的腰间穿过去,将桃夭夭紧紧拥抱在怀里,唇离开她的胸部,缓慢移动到她的唇上,覆上她柔软的唇。

    轻轻的道:“呼吸,小夭,呼吸。”

    而后,唇舌撬开了她的贝齿,攻城略地,划过她口里每一个香甜的地方。

    手指间触及到她光滑的肌肤,他原本就系得很松动的睡袍在两人的动作中缓慢的散落了下来。

    肌肤相触,坦诚相见,原本就迷乱的神智,似乎只在一瞬间就崩塌沦陷了。

    他的吻不似以往,以往,无论他的吻多么霸道凶狠,可是他的唇却冰凉得沁人,他的尺度也总是拿捏得异常精准,从来也不似这般,像是想要将她生生活吞了一般。

    如今这吻,他吻得异常的灼热炽烈,甚至是失控!

    是的,失控!

    龙菲菲曾说过,他是个自制力极强的人,可是即便是自制力强悍如他,这一回,却失控得彻彻底底!

    【嗯,表喷我,上床戏上的这么急,我也很急的......(羞涩)...好了,对于一个想些h的作者,到了快要十五万还没h的,那种煎熬......乃们懂的╭(╯3╰)╮】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