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偷心无罪

077 回忆如潮清晰如昨

    唐刑将他的怒火极力的压抑住,又盯了她半响,而后,将她微微有些偏过去的肩膀掰了回来,他的眸子漆黑极了,发着熠熠的光,既好看也危险极了。

    他发誓,若是她还不醒来,他真的就要烧了她。

    于是,他耐着性子,再一次附上她的肩膀,再一次不死心的推了推她的肩膀,再一次轻声的道:“醒醒。”

    索性的是,桃夭夭之前就被唐刑弄得半醒,这一回,她很争气,长而浓的睫毛轻轻的颤了颤,又颤了颤,缓慢的睁开了双眼。

    唐刑心道,很好。

    可转而,他发现,他的怒火就更盛了。

    只见桃夭夭缓慢的睁开了双眼,首先是眨了眨,而后,她就那么定定的瞪着他,一瞬不瞬的瞪着他,似是想了很久,低声的问:“你发什么疯?”

    唐刑怒极反而笑了,他嘴角牵起一抹冷意,声音凉飕飕的:“我发什么疯?桃夭夭,你胆儿肥了嗯哼?”

    桃夭夭的双眼还没有完全清明,她说那句话,仅仅只是因为被人吵了觉,她心里生气,还并没有彻底回过神来,可就在她眨巴着那双还没完全醒来的大眼睛的那一刻。

    她只觉着,她头顶的灯光在瞬间天旋地转,整个房间迅速翻转,双臂被人狠狠箍住,她整个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床上速度极快的倒了下去,那人的眸子又黑了一瞬,亮的惊人的觑着她,脸色阴霾的很。

    就在桃夭夭快要回过神来的那一刻,他的吻就那么凉凉的压了下来。

    他吻得很粗鲁,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可他就是双手死死的抓着她的双肩,狠命的吻着她,撬开了她的贝齿,吮吸,啃咬,探入。

    唇舌纠缠在一起,桃夭夭终于恢复了神智,她瞪大了眼睛的看着头顶的人,心瞬间像是低到了谷底!

    她刚刚说什么?她说:你发什么疯!

    她居然对着唐刑说,他发什么疯!

    她懊恼极了,怎么就这么糊涂!

    他是什么人,是她平时恭着维着的脾气还阴阳怪气的唐家二少!他是唐家的当家的!

    想到这里,她心想,完了,完了,这回,她是彻底的完了!

    也不敢违抗,就那么任着他吻着,小心的观察着他每一个细部表情的变化,再也不敢有丝毫违逆。

    舌尖触碰到他的舌尖,她没忍住,轻哼了一声,内心狠狠一颤。

    而随着她的那声轻哼声,他的眸子更是暗嗷嗷的,似是有些什么,他想要突破,可却又极力的隐忍着,他的脑海里有东西来回的胡乱窜着。

    桃夭夭不敢动,一直小心翼翼的配合着,双手不自然的环上了唐刑的腰间,一瞬不敢瞬的盯着他,直到他眼底的冷色逐渐退了去,她才轻轻的吐了一口气。

    接着,就见唐刑离开了她的唇,嘴角牵起一抹不明的笑意,他依旧是压着她,声音略带黯哑的朝着桃夭夭问:“醒了?”

    那声音,绝对的阴测测的。

    “嗯星空师全文阅读。”桃夭夭红着一张惨白的脸,嘴唇因为被他啃咬过,格外的红润,还带了些轻肿,声音回的极其的小心翼翼。

    “呵,那现在你告诉我,我发什么疯?”唐刑嘴角笑着的幅度拉大些许,声音依旧阴测测的朝着桃夭夭耳边吹着气,接着发问。

    “我没说。”桃夭夭心头一硬,声音颤颤的答。

    “呵,是吗?”唐刑不置可否,双眼意味不明的瞟了桃夭夭一瞬,瞟得桃夭夭内心一窒。

    “你叫醒我干嘛?”桃夭夭避重就轻,想要插科打诨。

    可没曾想到,唐刑闻言,却是一愣。

    又盯着桃夭夭看了半响,自己也不知道,这大半夜的,而且外面的天都快要亮了,别儿个困了也是理所当然,他到底叫她醒来是要干嘛,最后嘴角一撇,从桃夭夭身上起了来,没好气的道:“叫你起来洗澡,脏死了。”

    桃夭夭闻言,嘴角一抽,心里大骂:“草!有没有搞错!混蛋!”

    她将头低一瞬,掩饰着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嘴角生硬的回:“哦。”

    这个字,虽然她已经极力的控制了语气,可仍旧带了一丝咬牙切齿在里面。

    唐刑不知为何,心情突然间就好了起来,他眼神转了一瞬,刻意朝着憋着一股子怒气的桃夭夭瞟了一眼,道:“嗯。”

    桃夭夭眼神复杂的看了唐刑一眼,缓慢从床上爬起来,迟疑着走进了浴室,关上门的那一刻,轻轻的,咬牙切齿的,极其不爽的骂道:“嗯你妹!”

    浴室的水哗啦啦的流着,桃夭夭躺在浴缸里,头搁在浴缸边缘,刚刚的梦,就那么不期然的漫上了脑海。

    是她小时候的画面,虽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那么久,可她依旧记得那般清晰,清晰如昨。

    那是一个昏暗的地下赌场,漆黑一片,灯光被人敲碎了,只有一些零星的光照耀着。

    桃海颓废的跪在地上,颤抖的祈求着,四周全是枪,统一的对准了他们父女。

    桃夭夭的脸上泪水流得那般凶狠,她就那般直直的看着桃海,浑身颤抖,然后一字一句的祈求着:“我会很听话,爸爸,别把我卖了,好么?”

    回忆漫过脑海,汹涌如潮,她突然觉得喉头梗塞得很,有些记忆,越是久远,就越是汹涌的撞击着你的心。

    有的人,有的事,你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

    就像是那一年,千百度敞开着小衬衫,坐在沙发上,痞痞的朝着她问:“跑儿,过完年,你就十六岁了吧,想要什么礼物吗?”

    没人知道,那是自她五岁那年起,第一次有那么个人对着她问,你想要什么礼物?

    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那都是一些极其细小的温暖,细小到一眨眼,你就能将它不经意的眨掉。

    可谁都不知道,那句话,曾经,让她的心里狠狠的颤了一把。

    那是自她五岁那年起,第一次那么诚恳的对着别人说:谢谢。

    而如今,给了她温暖的人,他的手下,他极力护着的人,对着她的爸爸桃海开了枪,让他就此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些温暖曾经要有多迷人,如今,就有多刺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