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偷心无罪

076 送你的礼物喜欢吗

    一逃出来,桃夭夭就一个紧急刹车,然后照着后座上的蒋果语道:“你自己来开。”

    蒋果语闻言,也没在意桃夭夭这仿似命令的语气,心情极好的从后座的位置跳到了座驶架上,而与此同时,桃夭夭从座驶架上跳到了后座。

    唐刑伸过手,将桃夭夭一把接住,用衣袖擦了擦桃夭夭额间渗起的汗水,给她调整了个舒适的睡姿。

    蒋果语的声音也随着两人换座的动作传了过来:“有空教教我这技术,看得人都心惊肉跳的。”

    桃夭夭正准备睡觉,听得蒋果语这话,抬起头来,盯着蒋果语看了许久,道:“你这算是请求吗?”

    蒋果语愣了片刻,释然一笑,道:“算。”

    “那好,算你欠我两个人情。”说着,抬起头,看着车内的人,道:“你们一人欠我一个人情,有机会我会要回来的。”

    她这话说得煞有其事,一脸的认真模样。

    车内的人闻言,嘴角皆是一抽,心道,还真小气。

    唐刑低低的笑了笑,没说话,只是让桃夭夭睡得更加的舒适了些。

    大家都知道,其实桃夭夭心里并不好受,如今这般隐忍着和他们开玩笑,指不定心里难过成了什么样儿,大家也都不敢随便去关怀。

    只是他们不知道,桃夭夭这哪里是和他们开玩笑,她分明就是照着内心的想法实话实说而已。

    而就在这时,车内的信号接收器发出了几声“滋滋滋”的声响,蒋果语眉头轻皱了一瞬,道:“当家的,对方要求通话。”

    “接。”唐刑眸子一暗,简洁的回答。

    说完,就见将英语在哪里按了几下,紧接着刚刚那频幕上,“滋滋”的闪了一瞬,而后一个红发碧眼,唇红齿白的男子就显现在了视频上,那男人长得异常妖艳,堪堪比女人还要美艳了那么几分。

    男人手中握着鲜红的红酒,细细的摇着,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着坐在沙发上,嘴角挂着一抹妖艳之极的笑意,轻轻的道:“唐刑,你居然没死,呵呵,我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唐刑闻言,漆黑如墨的眸子暗沉了少许,朝着视频里的男人瞧了一瞬,而后,放在了桃夭夭身上,不紧不慢的轻念着:“祁修。”

    “哈哈哈,唐刑,算你命大,不过,精彩的,还在后面嗯?就这样没了,倒也让我高看了你,这样玩着,才刺激。”祁修双手搁在沙发上,轻抿了一口红酒,邪妄极了的道。

    “祁修,怎么?想除了我?那恐怕得让你失望了。”顿了顿,眸子转了一瞬,接着不紧不慢的道:“倒是你,也得注意身体,免得哪天睡了过去。”

    唐刑并没有因为祁修的话而动怒,反而嘴角挂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这话说得极其友好,就像是老友之间在互相挂念关怀一样,可两人的火药味,却是弥漫在了整个东南亚嫁出豪门全文阅读。

    “哈哈哈,好样的,唐刑,我等着你。”祁修笑得异常的娇媚,一边说着,一边就将视频给掐断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回道唐家本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都到了第二天凌晨了。

    桃夭夭兴许是真的累,竟然就这么躺在唐刑怀里睡了过去,只是一直睡觉都很安稳的她,这回,即便是在睡梦里,眉头也是轻轻的皱着,睡得很不安分,似是做了极其痛苦的恶梦了一样。

    唐刑就那么深深的看着她,一瞬不瞬,而后缓慢伸出手,一点一点的伸向桃夭夭的额间,在手指尖要触碰到她光洁的额头时,停顿了一瞬,而后,轻轻抚上了她的眉。

    他就那么耐心的,一点一点的替她顺着她紧皱着的眉宇间,似是想要替她赶走她的不安和恐惧。

    可他顺了没一会儿,她却是又轻轻的皱了起来。

    他看了她一瞬,修长好看的指尖就又附了上去,如此反复了几次,却见桃夭夭的身体猛的一动,就朝着他怀里更深的钻了去。

    唐刑正准备去搬弄她,可指节分明的手指刚刚碰上她柔软的发,就僵住了。

    她的眼泪,就那样没有任何预兆的,没有任何迟疑的浸湿了他的白色衬衫。

    而后,是她低低的呓语声,她的声音那么低,唐刑不得不轻低了身子,附上了她的唇。

    她只说了一句话,却让唐刑的眉心瞬间就拧在了一起,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疼。

    因为她说:“我会很听话,爸爸,别把我卖了,好么?”

    仿似还是五岁那年的那个小女孩的口吻,语气那般的胆小而怯懦,浓浓的全是对未来的恐惧与害怕。

    她是被唐刑抱着进入唐家本家的,然后又被他抱着上了楼。

    唐刑将桃夭夭放在床上,凝视了她良久,见着她的眉头还是深深的皱着,内心忽的就有些烦闷。

    他坐在床沿边上,盯了她许久。

    是盯,而不是瞧,也不是看,而是用他那双黑耀耀的眸子盯了她许久,然后,他缓慢的伸出右手,推了推桃夭夭的肩膀,轻声的道:“醒醒。”

    桃夭夭没有反应,这些日子,她都没睡什么好觉,又加上在不夜城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回来又遇上别人追杀,难免会有些累。

    可是唐刑却忽的就不想由着她,他就那么执拗的推着她的肩膀,别的话没说,依旧是那么简单的两个字:“醒醒。”

    桃夭夭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在推她,不安的翻了一个身,正准备再睡。

    可唐刑却不依了,一向对什么都清心寡欲的唐刑,这回,也不知道是犯了哪门子的脾气,他就那么不依不饶的推着她,别的话没说,就只重复着两个字:“醒醒。”

    两人就这样争执了许久,又或者说只是他一个人在这里和一个睡了过去的人争执了许久,最后,以桃夭夭告败。

    她缓慢的睁开了那双并不是很清明的双眼,依旧带着浓重的睡意,原本就嗜睡有些睡脾气的她睁开了眼睛,盯着唐刑看了许久,瞪了他一眼,而后,不言不语的就又躺回了床上,睡了过去!

    唐刑怒了。

    是的,他的怒气忽的就那么升了上来,“噌”的一下,他觉得,他的怒火就可以烧了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