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偷心无罪

070 不该想的趁早断了

    桃夭夭这一睡,竟然混混沌沌的就睡到了大天亮。

    其实说睡着,倒不如说是清醒着挨到了大天亮。

    唐刑一直抱着她,一夜都没有离开过。

    桃夭夭睁开有些发青的双眼,看着躺在旁边的唐刑,即便是这样躺着,他依旧美得不像话。

    或许这对形容一个男人来说,太过滑稽,但是除了这样的形容词,桃夭夭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来形容唐刑了。

    手指尖不小心触及到他腰间的衣服,桃夭夭愣了半响,他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衣服从来也不过夜,从来都是被熨烫得很整洁的模样。

    而他昨晚,居然就穿着这件衬衫,陪着她睡了一个晚上。

    衣服上都被弄得起了细细的褶皱。

    “醒了?”头顶的声音顿的想起,明明是询问的语气,可由他说出来,却总是像变了味儿的,硬生生的被他弄成了简单的陈述句。

    “嗯。”桃夭夭从失愣中回过神来,轻声答道。

    经过一夜的时间,很多东西,都足以让她消化,让她镇定。

    唐刑见桃夭夭的情绪已经好了很多,不似昨晚那般落魄,从床上坐了起来,道:“先去洗个澡,下去吃点东西,等吃完了,带你过去。”

    “嗯。”桃夭夭顺从的回道,顿了半响,似是想了许久,抬起头来,和唐刑漆黑的双眸对视着,轻声的道:“谢谢。”

    她这辈子,很少跟人说谢谢,除了跟千百度以外,就是龙菲菲,有些感激,她更愿意放在心底,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她都分得一清二楚。

    唐刑身子僵硬了一瞬,可转而,嘴角牵起一抹冷笑,他凑近了桃夭夭的耳旁,声音低迷冰冷的道:“桃夭夭,我想要的,并不是你的一句谢谢,有些东西,你不明白,不懂,没关系,我会让你明白,有的东西,你不习惯,不愿意接受,我也会让你慢慢习惯和接受,就比如......。”

    他的双唇有些冰凉,附上她柔软的唇瓣,紧接着,温柔的索取,辗转,而后,拉开与她的距离,漆黑如墨的双眼紧紧的锁着她,声音魅惑的问:“喜欢吗?”

    桃夭夭惊讶的看着他,被他吻过的双唇有些麻。

    可更要命的是,这个妖孽,他在吻过她以后,他居然还问她,喜欢吗?

    她即便是傻子,也能够分清喜欢与不喜欢,而更糟糕的是,她发现,她是喜欢的,喜欢和他的接近,即便是这样的接近,会让她的心跳不规律,会让她觉着整个人到整颗心都在颤抖着,可她仍旧是喜欢的。

    而这样的喜欢,像是海/洛因一样,是能够让人沉迷的。

    桃夭夭紧闭了双眼,这样的信号,对于她来说,是异常危险的,比和他对抗,更能让她觉得危险。

    等到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桃夭夭的双眼,已经变得一片清明,她看着他,一字一句的回道:“不喜欢药师横行异界。”

    “呵,没关系,我会让你喜欢的。”唐刑附在桃夭夭耳边,依旧用的是与情人之间耳语的语气,只是这次,这声音里,却带了一抹勾人的魅惑和性感。

    说着,他站起身来,朝着门外走去,打开门的一瞬间,背对着桃夭夭道:“我在下面等你。”

    直到唐刑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远到再也听不见,桃夭夭才敢大口大口的呼吸。

    爱情这两个字,是她从未涉及的领域,而对于爱情,她是从心底里惶恐和害怕的。

    这由不得她。

    等到洗漱完以后,桃夭夭下了楼,就看到唐刑等人已经坐在了餐桌上。

    他昨晚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头发上还有些未干的水渍,似是刚刚被擦过,有些凌乱。

    “过来,先吃点东西。”还未等桃夭夭说话,唐刑率先开口道。

    自昨晚开始,他似乎就变得极有耐心,不管是说什么话,都带了一**/哄的语气在里边儿,好似她真的就是他精心饲养的一只猫儿一样,舍不得她受一点一滴的委屈。

    只是桃夭夭知道,他的温柔与温情,都是淬了毒的,一不小心,她就能玩火**。

    而她,不是他的对手!

    桃夭夭来到唐刑的身边坐下,拿筷子,夹菜,吃饭,她做的很熟练,也做的很利索,就好像昨晚发生的事情,和她无关一样。

    坐在她对面的柳濑,也是少有的沉默,以往的嬉笑和捉弄,也全都不见踪影,他抬起头来,瞧了桃夭夭一眼,然后又将眼光放到了蒋英羽上面,示意他说点儿什么,缓和一下气氛。

    蒋英羽眉头一直皱得很深,许久,轻咳了一声,开口道:“当家的,已经查清楚了,要现在汇报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复杂的刻意瞟了一眼桃夭夭,这样的桃夭夭,谁都没见过,她不吵不闹也不哭,从知道桃海死了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可也是自那一刻开始,她就变得异常的沉默。

    唐刑坐在主坐的位置,扫了蒋英羽一眼,而那一眼,就好似深冬的古井深潭,深不见底,冰冷异常,继而双眼微闭,将头搁在了背后的靠椅上,答非所问意有所指的道:“有些不该想的事情,最好趁早断了。”

    餐桌上的人闻言,表情不一,柳濑是一头茫然,不知道唐刑这话是何意思。

    蒋果语则是坐在餐桌上,深深的看了蒋英羽一眼,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好似这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只有蒋英羽的脸色,瞬间煞白,身子僵硬了许久,将头低了下去,颤声的道:“是,我知道了。”

    “说吧。”

    蒋英羽深吸了一口气,才接着道:“那晚桃海喝醉了酒,在酒吧刚好又瘾犯了,得罪了威廉清,威廉清是威廉家族势力比较大的一股旁枝家系,他没什么本事,全靠着他叔叔得势,不过他叔叔半年前死了,如今,是个叫九爷的人给照着的。”

    “九爷?”唐刑疑问的重复道。

    “是的,不过这个九爷,之前并没有相关的资料,只知道是这几年才崛起来的,好像是威廉家族的人刻意隐瞒了他的身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