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偷心无罪

039 小子,你给我等着

    车子过了那段x市与y市的交界处后,路面渐渐好转。

    自那点儿小插曲过后,从x市到达y市的途中,倒也没有出现其他异样,这一路,也算是顺畅。

    来到y市后,桃夭夭就跟着唐刑他们来到了y市一个临近海边的地段,被一个海官带领着进入了一栋别墅。

    别墅的外面,空气清新,绿化做得非常好,假山,碎石子路,常绿树,花儿,草儿一样不缺,错落有致的摆放着,配合得相得益彰,微风吹过,还能闻到空气里独有的清香和属于海边独有的海风的味道。

    车子一停下来,就有一大群人奉承着围了上来,一边点头哈腰的对着唐刑笑着,一边开口道:“刑当家,您来了,快请,里面坐。”

    就怕自己招待不周,让人怪罪了去。

    桃夭夭一下车,就将自己的身体一缩,不动声色的朝着那三个特种兵的中间挪了过去。

    小碎步还没迈开几步,却不料腰间猛然一紧,她整个人就被人捞了过去,随之而来的是头顶上略带不悦的声音,不大,但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上哪儿去?”

    这声音,可真能要了人的命,吸了人的魂。

    桃夭夭心里猛的一抖,身体有些僵硬,尴尬的抬起头来,朝前望去,果然就看到了前面一大堆的人一脸讶异的看着她这个小女娃娃。

    而周围的气场,是一等一的低到了谷底。

    她这辈子,能活到这么大,做过的最明智的事情,大概就是:察言观色,见风使舵!

    对于比自己弱势的人,她向来不削于去讨好,放狠话那是一个一个的狠,可是,对于她不能得罪的人......

    桃夭夭“嘿嘿嘿”的笑了两笑,很狗腿的低头哈腰乖顺受的抬起头来,水漾的双眸无辜的眨了两眨:“没啊,没去哪儿啊......”

    “噗嗤!”后面某人,很不合时宜的憋笑失败,破嘴而出!

    桃夭夭头一偏,朝后瞄去,双眼一瞪,嘴唇无声,狠话却已经放了出来:“小子,你给我等着!”

    狠话没放完,腰间一紧,疼得她眉心一皱,心里腾的憋出了一股子的怒气,她又不能照着当事人发火,于是,瞪着后面那个早上在饭桌上笑得有些抽风的男人狠上加狠!

    随后,很鄙视的斜了那人一眼,转过头,在腰间越来越疼的情况下,嘴角抽搐着就跟着进了别墅九重紫。

    来到别墅,有些人留在了别墅外面,跟着进来的就几个似是长老级别的人物。

    整个别墅的装修风格,很是典雅大方,素白色,干净整洁的连一点儿灰尘都没有。

    唐刑一进了别墅,就坐在了房间里的主座上,双腿交叠,冷冷的扫过底下站着的每一个人,手指间正有意无意的拨弄着那个银白色的打火机,并不作声,却将气氛压到了0度以下。

    桃夭夭则随着语姑娘站在一块儿。

    空气里寂静的有些诡异,明明站了一厅的人,却安静的仿似针掉落在地,都能发出清脆的响声儿一般。

    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大型的钟表,仿佛是为了应景一般,正在“滴答滴答”的转动着,一声一声的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渐渐的有人额头开始渗起了密密匝匝的汗水,动了动手,却是没敢去擦的。

    似是等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唐刑将目光在厅里面站着的人身上锁了一瞬,薄唇微动,懒懒的声音才自头顶处传来:“你们好大的胆子!”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差点儿将那几个老骨头吓得双腿发软的跪倒在地,这回,是真真的有汗水从额间滴落了下来。

    “刑当家,这其中有些误会,还请刑当家不要怪罪才是。”大厅中站着一位资历相对比较深,经历的事情也比其他人相对多点的老者,声音有些颤抖的开口道。

    “哦?误会?”唐刑嘴角轻扬,将“误会”二字稍稍提了一个尾音,似是将那两字咀嚼了半响,就像一个不懂“误会”二字的是何种含义的小孩,正在努力着尝试将这两字的含义理解个透彻一般,轻轻的反问道。

    而后,漆黑的双眸里,渐渐有暗光在缓慢的涌动,亮得有些惊人。

    竟生生的又将气压压低了几分。

    似是思索了半响,他突然将右手里拿着的打火机的机盖“碰”的一声打了开,拇指在打火机上一按,有一簇淡黄色的小火苗“蹭蹭”的燃着,一跳一跳,映照在他俊美异常的脸颊上。

    他的眼睛里似有似无的跳跃着淡黄色的光,眼眸促狭的看着手中的打火机。

    许久,拇指轻轻一松,火苗瞬间熄灭,他才又将眸光收了回来,看着底下刚刚搭话的人,嘴角竟然还浮出了一抹不明的笑意,轻问道:“刘局长,你告诉我,这其中是有什么误会,能让你们抖着胆子将我的货给扣押了,如果说出来的原因,不能让我信服,那么......”顿了顿,精美的凤眸扫过底下的每一个人,复而才又慵懒之极的开口道:“你们就自己准备着告老还乡去吧,顺便准备着几口棺材。”

    刚刚搭话的人,正是y市海关管理局局长,刘强恩。

    刘强恩猛然抬起头来,瞪大了双眼,畏惧的看着坐在椅座上姿态悠闲的唐刑,一时间竟然忘了搭话。

    墙壁上的时钟还在“滴答滴答”的走着,像是敲在了他的心上一般,空气中明明冷气开得很足,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有汗水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止也止不住。

    等反应过来,他几乎是有些惊恐的颤声回道:“刑当家的,您有所不知,将您的货扣押的人,确实是我们这边一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轻人,可是这些人,如今却是已经投靠了祁家,我们并不知情,而祁家现在又准备将整个y市也一并纳入他们的管辖之内,所以对于他们,异常的维护......况且,您也知道,对于y市,只要控制住了海关这一脉,很多东西,就可以自此垄断,所以这块地,对于他们来说,就等于是一块肥肉,刑当家的,他们这是明白着要独霸y市,也摆明了要和您对着干的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