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偷心无罪

035 您流血了

    她离得唐刑本来就近,坐在椅子上,想都没想,右腿朝着唐刑就是一踢,可没想到,还没有踢到他身上,唐刑的左腿就猛压了过来,将她伸出的右腿,狠狠的压在了他左腿的下面。

    桃夭夭不死心,右手擒住唐刑的左手,左手就朝着他的胸部袭来。

    可没想到,他的速度,比她的速度更快,被她擒住的左手,一个反手,将桃夭夭的右手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右手照着她袭过来的左手,又是快速的一翻转,照样一百八十度!

    只听到“啪啪”两声脆响同时响起,桃夭夭的两只手臂,就像是要被卸掉一样,疼痛异常。

    桃夭夭忍住疼,额角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滴下来,她咬咬牙,还闲着的左腿又照着唐刑这边踢了过来,照样被唐刑的右腿狠狠一压,脆生生的一声响声,没断,可那感觉,却和断了没什么两样!

    桃夭夭那个气,她看着唐刑,她发现,自从自己遇到了这人,几乎每时每刻,都想照着这人骂一句:草泥马!

    什么装清纯,什么要纯洁,全见鬼去了,她眼睛里噙着眼泪,忍着疼,小脑袋一伸,一肚子的怨气,不管不顾的照着唐刑抓着她的手臂就咬了过来!

    这一咬,桃夭夭基本上是马力全开,做好了最后的抗战,反正四肢都被那人给擒住了,她也是做好了脑袋被他擒着的打算了,所以这一口,咬得极其的用力!

    可是咬着咬着,她才发现,没反应!

    没反应?再咬!还是没反应!那就使劲儿咬!

    使劲儿咬?居然依然没反应!

    这倒是弄得桃夭夭整个人不淡定了起来。

    她的口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他手上的肉,基本上都要被她给咬得掉下来了,可是,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缓缓的抬起头来,嘴边儿全是血,四肢还全被唐刑的四肢控制着,她看着唐刑,有些愣愣的机械式的问:“你怎么不躲?”

    唐刑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那股子的戾气却已经荡然无存,他晦暗不明的眸子深深的锁着她,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许久,将被他控制着的她的四肢缓缓的放了下来,别过了脸,看向别处,语气淡淡的道:“你不是要闹吗?让你闹个够!”

    桃夭夭嘴角的血还在往下滴着,听着唐刑的话,看着唐刑的手臂上还留着血,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确实有些心惊。

    她压根儿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轻易的咬到他,讪讪地道:“您流血了,我帮您包扎一下大唐群芳谱。”

    然后就看向一直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看戏的语姑娘和另外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问:“有药和纱布吗?”

    坐在旁边的那男人的长相,原本长得也很是俊美,可和唐刑一比起来,就显得他的俊美有些不明显了起来,那人见着桃夭夭看着他,一张脸,笑得跟抽风似的,好不欢快!

    而语姑娘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桃夭夭,又看了看唐刑,见唐刑没反对,有些僵硬的去楼上拿了个箱子,递给桃夭夭。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被人咬了一口,这么点小伤,也是需要包扎的!

    桃夭夭打开箱子,熟练的将里面要用的东西拿了出来,先给他的手臂消了毒,然后又熟练的给唐刑的手臂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才又坐回了座位上!

    整个过程中,唐刑一直将眼神放在别处,连瞟都没有瞟过桃夭夭一眼。

    可不知为何,也并没有阻止她帮他包扎。

    等她包扎完了,也不知道唐刑怎么想的,眼皮微微向下压了压,长而浓的睫毛,盖住了他眼眸深处的暗涌,复而又抬眼,对着孟叔吩咐:“先别收拾了。”

    然后又看了看桃夭夭,居然破天荒的,来了个菩萨心肠,对着桃夭夭道:“快点吃,等下要去y市,要等到了y市,才会有吃的。”

    “为什么我也要去,我就呆在这儿,不行吗,你们这儿这么多人看守着,我又不会跑。”桃夭夭看了眼唐刑,声音有些小的回到。

    她确实是不想去,这一去,她虽然不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可看看他的那些车,防弹的,这得是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她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儿给玩完了!

    可说着说着,桃夭夭的声音越来越越小。

    因为她说这话的时候,唐刑那双晦暗的双眼,一直紧紧的锁着她,那双眼睛,带着一股子虽然隐晦,可却足以滔天的唯我独尊的霸气,让人胆寒心惊。

    桃夭夭说着说着,双手就有些颤抖的拿着筷子,一抖一抖的夹着菜,有些委屈的道:“我去还不成吗?”

    然后又一抖一抖的往嘴巴里送。

    不是她非要抖,而是被唐刑当了一夜的抱枕,本来就很痛了,刚刚又被唐刑接近折断似的一扭,更是痛的没法说。

    她相信,刚刚只要唐刑将力道多加一分,那她这双手,肯定得脱臼,那两声脆响声,可不是闹着玩的!

    桃夭夭正一抖一抖的喂着饭,猛地听到边儿上坐着的,那个笑得有些抽风的男人一阵咳嗽,然后有些滑稽的伸出右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桃夭夭颤抖着的手,将筷子刚好伸到嘴里,猛地看到这样一个提示,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

    她这才想起,自己的嘴巴里,含着的全是唐刑手臂上的血!

    她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桃夭夭赶紧的放下了手上的碗筷,一双小手捂着小嘴,就往厨房里奔去,一阵寒恶,等出了厨房,整个人,像是经过了炼狱一般,虚脱的不得了!

    桃夭夭这一坐在位子上,就看到那男人,嘴角的笑意不减,憋得实在是有些难受,整个身体一抖一抖的,又不敢笑出声来。

    桃夭夭看着那人,复而眼眸半阖,语气倒是显得有些平静,慢慢悠悠的道:“你别被憋出肾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