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263章 回族

    岳赫转过头,对岳卓道:“把岳磬定为神武族罪人,其实是岳磬自己的主意。”

    岳赫的这一说法,让岳锋和岳卓都有些吃惊,他们都疑惑地看着岳卓。

    岳赫道:“五本祖,你是否记得当年苏家提出要用三件圣器,交换我们正武族族城的事情?”

    岳卓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记得,当时宗族中许多人都觉得合算,我们岳家占了便宜,同意用正武族族城交换,只有我和你,还有岳磬坚决反对这件事。神无剑被劫的事情,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岳赫道:“我怀疑神无剑被劫和交换族城的事大有关系,神无剑被劫,我们三个反对交换族城的人,有两个都遭了秧,你受到海底冰焰反噬而无法克制,岳磬因为沒保住神无剑而被削去宗子之外,逐出家族。

    而我则因为提出神无剑被劫疑点太多,而被正威族的几人向执事元老岳韦弹劾,岳韦为此要削去我正武族族长之位。这时岳磬偷偷和我见了一面,让我务必置身事外,不要再替他辩护,否则不仅救不了他,反而会让我这个唯一反正族城交换的人被削去族主之位。

    岳磬说得很的道理,当时整个岳宗都认定是岳磬为了夺得宗主之位,而谋害你和你所支持的岳单,所以替岳磬出头的人,都被人为是岳磬一伙。我的辩护起來到任何作用,反而会使我被削去宗主之位。所以我就不再公开为岳磬辩护,但是暗中派人保护他。”

    岳卓问道:“你怎么会暗中派人保护岳磬?难道有人想害岳磬吗?”

    岳赫道:“岳磬被削去宗子之位,逐出家族后,就有人想杀他。幸好岳磬实力很强,加上我派出的人暗中保护,所以那些人沒有得手。

    不过岳镇接替宗主之位后,他立即向执事元老弹劾我,说我依旧和岳磬保持着密切联系,要让我退出族主之位,进元老院享清福。

    其实我也想进元老院享清福,但是我一旦退出族主之位,新人的族主辈份太低,根本就顶不住岳镇的压力,一定会答应族城交换的事情,我既不敢将保护岳磬的人撤回來,又担心被岳镇等人抓住把柄,所以我和岳磬暗中商量之后,便把岳磬定为了罪人。

    既然岳磬是正武族的罪人,我们便可以名正言顺地派人监视岳磬这个罪人了……”

    岳锋沒有想到,事情竟然这么复杂,神无剑被劫的事情,竟然牵涉到交换正武族族城的事情,而爷爷被定为正武族的族人,还有那么多曲折的经过。

    岳锋也听二伯岳关说过,当年和毒牙盗团的那一战,幸好有人出手相救,要不然他们可能全军覆灭。这些人自然就是岳赫派去“监视”磬门的那些人了。

    岳卓沉吟道:“你仅仅因为神无剑被劫,三个因此受害的人,是反对族城交换的人,就怀疑神无剑被劫和族城交换的事情有关联,未免有些牵强。”

    岳赫道:“这事并不牵强,因为据岳磬讲,当时袭击他们的人,好像有两个苏家的人,虽然这两人改头换面,但是所使用的战技却是苏家的战技。神无剑被劫之后,我也曾派人去苏家查探过这两人,但是这两人却被苏家派到外地执行任务去了。

    另外还有一个疑点,这些人很显然是冲着神无剑去的。当时神无剑在岳磬手上,岳磬被袭击都围住脱身不得,因为神无剑关系着你的性命,所以他把神无剑交给岳单,让岳单带剑回族,他则去引开袭击者,沒有想到的是,却只有少数人去追杀岳磬,绝大多数的袭击者去追杀带了神无剑的岳单,结果岳单被杀,神无剑被劫,岳磬反而九十一生,逃出一条命來。

    很显然对方是冲着神无剑去的,两位宗子带着神无剑在外执行任务这么机密的事情,连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别人知道了,在袭击者中为什么还有苏家的人?

    而正是苏家想到得我们正武族族城,我不得不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來。”

    岳卓想了想,说道:“交换族城我们岳宗内部的分歧那是难免的,毕竟苏家给的条件也很优厚,我不相信岳家有人会因为占苏家那点便宜,就设计陷害我们三个。而且当初力主交换族城的是执事元老岳韦,如果两件事情有关联,那么你就是怀疑岳韦设计劫了神无剑,这样虽然他可以达到目的,可是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

    岳赫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正是令人费解的地方,我不明白这三十多年來,他为什么会年年让岳镇出面,逼我交出正武城。这实在有点不正常。”

    岳卓神色一动,问道:“难道正武城下,有什么宝物?”

    岳赫道:“我也曾怀疑正武城下有什么东西,于是派人大面积的探测,不过并沒有什么发现。就算正武族城下有什么宝贝,如果交换之后也是苏家的,岳韦为什么会这么卖力地逼我交出族城?这也是我一直沒有想通的地方。

    还有现在这次,岳镇派人将磬门的所有子弟骗到了岳宗,连在姜家的磬门子弟都不放过,他虽然说是打算赦免磬门,让磬门回到岳宗内门,可是为什么他拒绝我这个正武族族长去见磬门的人。”

    岳卓道:“岳镇派人将磬门的人抓來的目的,我倒是知道,他是想把岳锋逼出來。”

    岳赫讶然道:“逼岳锋出來,这又是为了什么?”

    岳卓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岳锋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逼我到岳宗來有什么目的。”

    岳赫道:“岳镇可能对岳锋动了杀机,上次岳锋还是十级武师,岳镇就想把岳锋骗进神武门,现在岳锋是四级武灵了,绝对有问鼎宗子的资格,他们也许是担心岳锋有一天做了宗主,來彻查当年神无剑被劫的事情吧。”

    岳卓和岳锋都点了点头。

    对于岳锋为什么和岳卓在一起的事情,岳赫好奇得很,只是一直沒有机会问,现在要紧的话都说完了,他于是问道:“元老,你怎么会和岳锋在一起?”

    岳卓呵呵一笑,就将自己和紫周打赌输了,被困在山上,后來岳锋出來替自己收了海底冰焰等事情大致讲了一遍,连和岳锋结拜为兄弟的事情也都沒有隐瞒。

    岳赫听到岳卓和岳锋结拜为兄弟,而且还跟着岳锋姓岳的事情,不由得哭笑不得。

    幸好岳锋是岳宗的人,自然是按家族叙辈份,否则岳锋就和岳卓同辈了,这叫岳赫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岳卓说完自己的事情后,对岳赫道:“我扮成你的随从,和你一起带着岳锋去见岳镇吧,看看他倒底打的什么主意。”

    ……

    岳赫带着岳锋來到主殿之后,感到气氛有点异样。

    宗主岳镇坐在主座之上,在他有左右两边,各坐着岳宗八族的族主和八个长老。

    岳镇冷喝道:“把岳锋拿下!”

    几个族丁一拥而上,就要來捉拿岳锋。

    岳赫道:“且慢,宗主大人,你凭什么捉拿岳锋?”

    岳镇道:“就凭他是磬门的人。”

    岳赫道:“磬门何罪之有?”

    岳镇向一旁的正威族族主使了个眼色,执法长老站了起來,拿出了一把黑色无锋,上面刻有一只神鸟的宝剑。

    岳赫一见那剑,顿时露出愕然之色,那把剑正是神无剑。

    执法长老道:“这把神无剑是从岳磬那里找到的,现已经查明,岳磬在三十年前,在接到家族的命令后,和宗子岳单带着神无剑回族替元老岳卓镇压冰焰反噬,在路途,岳磬突生邪念,认为这是借机除掉竞争对手岳单以及支持岳单的元老岳卓,夺得宗子之位的好机会,于是他杀了岳单,隐藏了神无剑,谎称神无剑被人抢走,致使岳卓越元老无法镇压冰焰反噬……”

    岳赫冷哼一声,打断了执法长老的话:“这个罪名,在三十年前,不是已经排除了吗?那可是五本祖亲自写來的纸条。说明确实有人劫了神无剑,岳磬罪不至死。”

    岳镇道:“岳赫,五本祖写的那个纸条,真假难辨,当时也是存疑才沒有杀岳磬,现在我们已经从岳磬那里搜到了神无剑,如今岳磬的罪名已经坐实。执法长老继续。”

    执法长老接着说道:“岳磬杀害岳单,犯残害同族之死罪;私藏神无剑,致使岳卓越元老受冰焰反噬,生死不明,犯灭祖死罪,诛连子孙。经家族长老会及各族族主议定,报经执事元老岳韦批准,将岳磬的儿孙、门人全部处死。”

    岳锋的脸上不禁抽搐了一下,这岳镇实在是太狠了。

    岳赫抗议道:“这神无剑是不是从岳磬那里搜出來的,我怀疑,我要见岳磬问清楚。”

    正威族族主站了起來,对岳镇道:“宗主,岳赫如此维护岳磬,我怀疑这事岳赫也逃不了干系,我建议暂停岳赫正武族族主之职,收入族牢接受调查。”

    左威族、右威族的族主马上附和,其他几族的族主虽然沒有附和,但是也沒有反对。现在正威族、左威族、右威族的几个族主,虽然不是炼狱的人,但是因为他们的利益和岳镇紧密相连,所以对岳镇极是忠心。

    至于其他几个族主,和八个长老,只要岳镇有理,他们自然会站在岳镇一边。从磬门驻地搜查神无剑的事情,除了正武族族主岳赫沒参加,各个长老、族主也都参加了,他们亲眼看到从磬门驻地搜到了神无剑。

    所以对磬门治罪,他们沒有一点意见。

    至于岳赫,他们觉得岳赫有点无理取闹,在铁的证据面前,还想替磬门翻案,实在太不量力了。要知道岳宗宗规森严,一旦定案,要翻案是十分困难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