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246章 黯然毕业

    岳韦连忙辩解道:“主教大人,属下沒有这么想。”

    苏黯道:“你不这样想最好。你们正武族的那片地,拿给我也沒有丝毫用处。是教主要那片地。你务必尽快把正武族的那片地卖给我,我们出的条件,已经十分优厚了。”

    岳韦道:“属下一定尽力完成这件事。”

    苏黯道:“第一件事说完了,现在说第二件事,教主有谕令,要我们去夺血阳神指。”

    岳韦道:“血阳神指,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苏黯于是将教主的谕令和黑袍使者的话,对岳韦讲了一遍,然后说道:“现在我们人手可能有点不够,你能不能再让岳家出一名武王级的强者参加此事?”

    岳韦连忙道:“教主大人,我在岳家虽然说是执事元老,但是我在家族中的地位和辈份,沒法和您在苏家的辈份和地位相比。现在虽然岳宗的各个长老服从于我,但是一旦他们知道我要让他去劫雪峰帝国皇室的东西,恐怕他也不会服从我。

    至于几个族主,他们现在之所以服从我,是因为我利用了他们对正武族的不满,若是他们知道我是炼狱的人,我在岳家根本就立不住脚。”

    苏黯道:“难道你就不可以找机会给他们下暗殛封印,把他们拉到我们炼狱中來吗?”

    岳韦连忙道:“主教大人,这事不能操之过急。”

    苏黯冷笑一声:“你还是对我们炼狱不够忠心,私心太重,不愿在岳家发展更多的人成为炼狱教徒。”

    苏黯说得很严厉,岳韦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们这种潜伏在各个帝国的炼狱教徒,面临着三重压力,一是炼狱的压力;二是担心被人识破身份的压力;三是为了完成炼狱的任务,损害家族利益,使他们多少都会心中不安。

    为了完成教主的指令,逼正武族将族城卖给苏家,岳韦已经做了许多损害家族利益的事情。现在想起來,他的心里就十分不安,他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要做多少损害家族利益的事情。

    岳韦连忙道:“属下绝无维护岳家的私心,只是在下在岳家辈份不高,万一动作太大,被族内的几个老家伙发现,恐怕会坏了我炼狱的大事,所以不敢发展更多的人加入我炼狱。”

    苏黯冷哼一声,说道:“这件事情,不容有失,如果失败,我们两人都活不了。你马上去召集十路精悍的护教队候命,其他的事情,由我來安排。”

    岳姓督教道:“属下尊命!”

    苏姓主教挥了挥手,说道:“你退下吧。”

    岳姓督教退了几步之后,苏姓主教突然想起一事,问道:“我们在撒戈沙漠上的一支护教队,被帝国学院的一个上尉班灭掉了,那个班的班长叫岳锋,听说是你们岳家的人,你见过此人吗?”

    岳姓督教道:“我听现任宗主说起过此人,他就是岳磬的后代。现在属于外门旁族子弟。”

    苏姓主教沉思道:“岳磬?我认识吗?”

    岳姓督教道:“因为神无剑的事情,他被逐出了岳家。”

    苏姓主教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那个替罪羊。”

    苏姓主教接着说道:“这人现在风头很劲啊,在曼陀帝国学院几乎无人不知,我们苏家的子弟,吃了不少亏。你好好约束一下他。”

    岳姓督教道:“我们岳家的现任宗主,本想让他进入岳家神武院,然后将他除掉,可是正武族族主却极恨岳磬,因此坚决拒绝岳锋进入神武院,现在岳锋对下一任宗主也沒什么威胁,所以我也就沒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苏姓主教道:“这个人是天符师,又是武者,日后可能会是我们炼狱的麻烦。还是尽快除掉的好。”

    岳姓督教道:“威胁倒不会存在。我派人去敖月城打听过,此人自从晋级到三品天符师后,便沒有再炼出过一张魂符,已经才尽,他的天赋恐怕已经用尽了吧。”

    苏姓主教道:“那就不足为惧了,暂时就不用理他吧。”

    ……

    从战天阁出來之后,岳锋有些失神落魄,因为他并沒有找到血阳神指。

    岳锋进入曼陀帝国学院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血阳神指。

    他终于完成了曼陀帝国学院的学院,晋级到了上校,并获得了进入战天阁的机会,可是在战天阁的那个秘道中,却沒有找到他需要的血阳神指。

    岳锋这时心里的失望可想而知。就在这时,他的血魄之中,再度传來一阵撕裂的疼痛。这种疼痛已经让岳锋难以忍受了,他强忍疼痛,保持神志清醒,使自己不要晕过去。

    这半年时间來,这种让他几欲昏厥、生不如死的疼痛时常伴随着他,他完全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强忍受过來了,并且带着二十六班同学,从少校班晋级到中校班,从中校班晋级到上校班,最后完成了毕业任务,获得了进入战天阁寻找战技的机会。

    可是现在,支撑着他坚持到现的的希望破灭了。

    云依看到岳锋有些不对劲,轻声问道:“岳锋,你怎么了?”

    岳锋深吸了一口气,对云依道:“我沒事,我有些不舒服,要先回山庄休息一下。”

    岳锋不想让同学们为自己担心,再说他中了暗殛封印的事情,也不可能对别人说,中了暗殛封印,就等于是半个炼狱的人了。

    岳锋又善于忍耐,所以别人都看不出岳锋一直在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不过这一次,失望加上痛苦,岳锋的神色,已经大异于平常。

    这时二十六班的同学都围在了岳锋身边,关切地看着岳锋。

    岳锋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次运气不好,我什么也沒捞着,我先回荣耀山庄,你们在这里修炼战技吧。”

    二十六班能进入战天阁挑选战技,岳锋功劳最大,可是到头來,却是一无所获。

    二十六班同学获得战技的那种喜悦,顿时被冲淡了一大半。要是他们手上的战技,可以给岳锋的话,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交出战技。

    可惜,在战天阁的战技,都是孤本战技,拿到之后,只能由本人在战天阁中修炼,不得转让和送人。

    岳锋不愿让自己同学们受到自己的影响,他笑了笑,说道:“别为我难过,战技而已,以后会有的。”

    回到荣耀山庄,岳锋已经痛得浑身发颤。他躺在床上,浑身是汗,咬牙忍受着从血魄中传來的阵阵痛楚。

    那那一阵痛劲终于过去之后,岳锋内视血魄,发现暗殛封印又扩大了一圈,现在暗殛封印已经占据了他的半个血魄。每次疼痛发作,就是暗殛封印扩散之时。

    岳锋知道自己命已不长,他只希望在死之前,拿到血阳神指,解了父亲和大伯的黑檀之毒。也正是这种信念,使他支撑到现在。可是今天在战天魄中,却使他的希望破灭了。

    当他进入战天阁,千方百计地找到那条秘道之后,却根本沒有发现血阳神指战技。

    他在那个秘道中,发现了最近被翻动过的痕迹,因此他可以确定,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取走了血阳神指。

    这个人是谁呢?是曼陀帝国学院校方?还是和他一样的学生。

    忍受痛痛,消耗了他太多的精神,岳锋想着想着,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岳锋做了很多梦,在他生命中出现过的人,一个个在他的眼前浮现……

    一觉醒來之后,天色已晚,岳锋走出房间。

    站在荣耀山庄的大院中,看着苍茫的夜色发呆。

    从战天阁获得的战技品级颇高,至少要修炼二三天,云依他们都还沒回來,整个大院空无一人。

    “杨雷,我最多只能活半年时间,无法完成你的重托了,我只有把九恶原罪剑,带到一个地方藏起來了。”岳锋向杨雷传过去一个意念。

    杨雷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把我带回撒戈沙漠吧。”

    岳锋道:“明天我就出发,带你回撒戈沙漠。”

    杨雷道:“明天?你不和你的同学们告别吗?”

    岳锋苦笑了一下,说道:“现在我三天大痛一次,现在我已经无法忍受了,我不想让他们看出來。”

    杨雷道:“其实你可以在把我放回沙漠之后,到炼狱去,成为一个炼狱教徒,那样的话,你就可以活下去。我也不怕你出卖我,你若说出我的下落,你会死得更快。”

    岳锋道:“杨雷,你放心,我是宁死也不会受炼狱的控制的。”

    杨雷道:“你把我放回沙漠之后,打算做什么呢?”

    岳锋想起梦到的那些朋友和亲人,开口说道:“我要去看看紫妤姐、花韵、林嫣。我还想去看看从沒见过的爷爷、大伯。”

    突然岳锋的心里涌起一阵心酸,自语道:“我去看他们干什么呢?让他们伤心吗?还是不是去了,找个地方默默地死去算了。不要任何人想起。”

    想起一个人即将独自漂泊天涯,默默等死,岳锋不禁想起了一个人独自漂泊,失去记忆的白胡來。

    他暗想:“不知白胡大哥现在怎么样了,他恢复了记吗?是不是已经想起自己是谁了?”

    就在岳锋想白胡这会儿,在雪峰帝国极北部的玄冰海上,一个赤袍老者,从破开有冰窟窿中,钻了出來。接着他身上火光一闪,那被冰雪下在的海水浸透的衣服,冒出一阵白气后,马上就变干了。

    老者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过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自语道:“我想起來了,我就在这玄冰海的海底收服的海底冰焰,收服海底冰焰又发生了什么呢?我被冰焰反噬,需要一件东西來镇压,那是什么东西呢?”

    老者捶着自己的头,苦苦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唉,还是想不起。嗯,我怎么记得我曾经穿越过一片沙漠。”

    老者打开了一张地图看了一会,将地图收了起來,喃喃道:“去撒戈沙漠去看看,也许在那里,我会想起点什么。穿过撒戈沙漠,就是曼陀帝国,我顺便去曼陀帝国学院看看岳锋兄弟吧。”

    老者说着,背后现出了一对翅膀,接着他双翅一抖,飞上了天空,向撤戈沙漠飞去了。

    这个老者,就是已经走了十多个帝国寻找记忆忆的白胡,在这二年多时间里,他想起了一些事情,恢复了一些记忆,不过记忆依旧模糊,他仍然不知道自己是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