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226章 岳家宗主

    在避开白金刹杀斩后,岳锋也感到有些遗憾,因为对方施展白金斩后,身体有一个短暂的停顿,这正是他用热血冲锋攻击对方的大好时机。

    他沒有抓住这次战机,一方面是因为白金瞬杀斩太快了,使他吃惊不少,沒有意识到那个转瞬即逝的机会。另一方面,岳敖天对岳锋的热血冲锋也大为忌惮,他在施展白金瞬杀斩后,马上施展出身法战技,离开了原來的位置。

    热血冲锋如果一击不中,会有一个短暂的虚弱状态,对方很容易在这个时候击中自己。所以在这种沒有队友配合的单打独斗中,岳锋必须要一击即中,绝不会轻易施展战血冲锋,他见失去了一个机会,心里叹了一口气,只有等待下一个机会了。

    两人相斗数合之后,岳锋利用风影动身法战技,抢到了一个绝佳的时机,向岳敖天施放了一个“群体攻击诅咒”。

    群体攻击诅咒,是四品天符师才有能力施展的秘技。如果真的是在团队战斗中,岳锋还不敢施展,因为一旦施展出这种秘技,必然会有几人被同时诅咒,这自然会暴露自己是四品天符师这个秘密。

    现在单独对一人,用群体诅咒秘技,这诅咒秘技作用的范围增大,就可以使一直处于运动状态的岳敖天中招。

    只有岳敖天一人中招,谁也瞧不出岳锋施展的是群体诅咒秘技。

    岳敖天中了攻击诅咒秘技后,顿时心中一惊,因为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攻击力量,最多相当于他在七级大武师时的攻击力。

    习惯了自己十级大武师攻击力量的岳敖天,顿时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

    给岳敖天施放攻击诅咒之后,岳锋顿时轻松了不少。

    对方十级大武师的实力,修炼的又是绝品元功,哪一招的威力,都足以将岳锋的战气铠甲击碎。现在对方的攻击力降低了不少,岳锋即使被对方击中一次,以他加持了石幻铠和圣甲祝福的战气铠甲,也可以保证战气铠甲不会破碎。

    岳锋的攻击也大胆了一些。

    转眼之间,双方已经斗了十几个回合。

    岳敖天抓住一个机会,又施展出了他的必杀技“白金瞬杀斩”。

    在捕捉到对方的一丝杀气之后,岳锋连忙侧身一闪,在闪避的同时,他已经开始施展热血冲锋。

    紫元战血顺着三条秘脉,瞬间在他的战气铠甲上形成了一个紫色护罩,接着他的双腿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

    在白金瞬杀斩在擦身而过之后,岳锋猛然向岳敖天冲了过去。

    一团紫光,以比白金瞬杀斩还快的速度向岳敖天撞了过去。

    岳敖天刚动了闪避的念头,岳锋已经一头撞上了他。

    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量,将岳敖天撞得身而起。他的战气铠甲在空中发出咔嚓的声音,接着几个裂痕布满了他的战气铠甲。

    岳敖天毕竟是十级大武师,他的战气铠甲竟然沒有破碎。

    岳敖天在空中转了几个圈,终于将那巨大的冲击力量化去,落地之后又连退数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这时岳锋已经从施展了热血冲锋最虚弱的状态中恢复过來,不过他已经不能对岳敖天发出攻击了,因为岳敖天落地之处,已经在园台之外。

    岳敖天虽然还有战力,却已经输了。

    岳敖天站在园台之下,脸上现出不甘和羞愧之色。

    宗庙执事看了一眼岳敖天之后,这才大声宣布:“神武院紫甲子弟岳敖天考较外门子弟岳锋之战结束,岳锋达到了岳敖天提出的条件,接下了岳敖天的十招,岳敖天提供的奖品金阳龙血丹,归岳锋所有。”

    听着宗庙执事的声音,岳敖天顿时眼前一黑,心痛得浑身麻木。面子不要紧,要紧的是金阳龙血丹沒有了。

    就算这个对家族规则极其熟悉的天才律师,现在也说不出一句话來了。

    从宗庙执事手里拿过金阳龙血丹后,岳锋带着岳关和三个受伤的堂兄弟便要离开。

    这时,一道紫色光芒从远处飞射而來,在降恩台的上空停了下來,接着一个穿着紫袍的老者,收起了翅膀,徐徐落在了台上。

    这名紫袍老者一张方脸,留着短须,显得十分精神。

    宗庙执事,和神武院众弟子立即向那老者恭敬行礼道:“参见宗主!”

    岳锋看了一眼这名紫袍老者,暗想:“这就是宗主岳镇?神无剑被抢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紫袍老者正是岳宗宗主岳镇。

    岳镇看了岳锋一眼,露出慈祥的笑容,开口说道:“你是磬门的三代子弟岳锋?不简单啊,二十岁不到就是三级大武师了,更难得的还是一个三品天符师,你必将成我为岳宗的栋梁之材。”

    岳锋不卑一亢行了个礼,说道:“宗主大人过奖了。”

    岳镇道:“岳锋,你别谦虚,单以武道实力而论,在外门旁族沒有人比得上你,在内门同龄人中,你也可以算是中上水平,如果你能进入内门修炼,以为岳家的修炼资源,你一定可以成为内门中的佼佼者……”

    岳镇说到这里,眯着眼捋着自己的短须,打量着岳锋。

    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岳镇是想把岳锋收入内门了。

    现在只差岳锋一句话了,只须岳锋请求进入内门,岳镇一定会答应的。

    岳锋也不是笨蛋,他岂会听不出岳镇的话中之意。

    不过他脑筋飞转,他对这个岳镇心怀戒心,因为他是神无剑丢失的最大受益者,而爷爷岳磬却是受害者。

    见岳锋迟迟不肯表态,岳镇道:“岳锋,难道你不想进入内门神武堂修炼吗?你虽然是外门旁族的子弟,可是也要为家族出力的觉悟。”

    这话已经太明显不过了。

    就在这时,一道青芒从远处飞了过來,接着一个枯瘦的老者在园台的上空收起了战气翅膀,从空中降落下來。

    这个青袍老者年龄比岳镇大得多,岳镇看上去只有六十多岁的样子。而这个青袍老者,看起來却有八十多岁。

    千娇恶魔、岳关以及正武族的外门子弟连忙上前参礼道:“参见正武族族主。”

    虽然其他弟子也向前向这名表袍老者参礼,但很明显,这些人显得随便之极,一点沒有正武族的那些人恭敬。

    这个青袍老者是正武族的族主岳赫。

    岳赫看都不看岳锋一眼,径直走到岳镇面前,怒气冲冲地说道:“岳磬是我们神武族的罪人,也是我们岳宗的罪人,在岳磬夺回神无剑之前,绝不能让磬门的子弟进入内族。”

    岳镇不愠不火地说道:“岳赫族主,岳锋是个优秀的人才,不让他进入神武院,实在是太可惜了。”

    岳赫道:“我再说一遍,在岳磬找回神无剑之前,绝不能让磬门子弟进入内族。否则,就是对岳卓元老的大不敬。”

    岳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我长辈,我尊重你的意见,暂时就不让岳锋进入神武院罢。”

    岳赫冷哼一声,一双寒冷的目光射向千娇恶魔,怒喝道:“岳莹,你要记住,岳磬是我们正武族的罪人,我们正武族的衰落,全部拜他所赐,以后,你不许和磬门的任何人來往。”

    千娇恶魔道:“世祖,岳锋也是我们岳家的人,流着我们岳家的血!”

    岳赫冷笑道:“他们磬门的也配流着我们岳家的血吗,真是岂有此理!”

    岳赫在和千娇恶魔说话时,岳锋感到岳镇一直在观察自己,他飞快地看了岳镇一眼,用他的感觉速度,在岳镇的目光中捕捉到一丝杀意。

    当他发现岳锋在看他时,那一丝杀意转瞬即逝,若不是岳锋的感觉速度极快,还真捕捉不到那一丝杀意。

    岳锋脑袋急转,就岳赫说出最后一句话后,岳锋怒吼道:“岳赫,我爷爷虽然犯了错误,是正武族的罪人,但是我们流着的仍是岳家的血,你既然这般对我们磬门,那好,我岳锋永远不入你们岳家内门!”

    岳锋的脸上充满了委屈和悲愤,就像一个自尊心受到长辈严重伤害的敏感少年。

    岳镇脸上浮出一丝笑意:“这人沉不住气,终究难成大事。”

    岳赫看都不看岳锋一眼,扔一句话:“哼,那你们以后就别入岳家的门!”

    然后一拉千娇小恶魔的手,一抖身上的翅膀,向天空飞射而去。

    岳镇摇了摇头,叹息道:“这老头,浪费人才啊。岳锋,你也别担心,以后有机会,我会把你招入神武院的。”

    岳锋赌气道:“我才不希罕呢!”

    岳镇沒有生气,反而微微笑了一下,抖动了一下身上的战气翅膀,说道:“唉,青年人,不要那么大的火气!”

    岳镇说完飞走了。对于这个沒有心机,沉不住气的青年,岳镇觉得沒必要去为他费太多的神,只要正武族不扶持此人,对他们正威族就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岳赫带着千娇恶魔在飞出了岳家主城后,千娇恶魔怒道:“世祖爷爷,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待岳锋,你这么羞辱他,他肯定好伤心!”

    岳赫冷哼一声:“怎么,你心痛了。真是岂有此理。”

    千娇恶魔脸一红,说道:“我才不是心痛呢,岳锋在曼陀帝国学院是我的同学,他帮过我好多忙,还教训了苏家的那些混蛋,他是我的好朋友,可是你今天太不给他面子了。”

    千娇恶魔说着挣扎起來:“放我下去!”

    岳赫威胁道:“那我就把你扔下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