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223章 挑战

    主持宗庙降恩的那个老者,是宗庙长老手下的一个执事,他见岳关要对岳一行动手,连忙身形一闪,挡在了岳一行面前,冷冷地看着岳关,开口说道:“岳关,你想对一个晚辈对手吗?”

    岳磬一家被逐出岳家时,岳关二十二岁,那时他已经二级武灵。经过了三十年,他晋级到了七级武灵,他只需一招,便可结果了岳一行的性命。

    可是现在岳关也不是沒有轻重的人,只是岳一行实在太欠揍了,他才忍不住要出手教训一下打伤了自己的侄子,儿子还十分嘴臭的人。

    现在岳关已经冷静下來。现在岳家是正威族掌权,而正武族又不帮他们,他知道在这种场合,他以一个长辈的身份,真的打伤或者杀了岳一行,那事情就闹大了。

    岳关强忍怒火收起了拳头。

    岳一行有宗庙执事撑腰,顿时跩了起來,他面带嘲讽之色地说道:“岳关,怎么你们第三代子弟在我手上过不了一招,你恼羞成怒了?你打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叫一个你们的三代弟子出來和我较量!要是你们哪个三代子弟能在我手上过十招,我给你磕三个响头。”

    岳关心里叹了一口气,心中十分无奈。他们这一家的第三代子弟,还沒有一个大武师呢,根本沒人可以和岳一行过十招。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來一个人的声音:“岳一行,老子不需要你磕头,老子要你卧床不起!”

    随着这一个愤怒的声音,一个人疾飞过來,接着一跃而起,落在了园台上。

    岳一行一看这个落在园台上的人,顿时露出惊讶和几分畏惧,他颤声道:“岳锋,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入我们岳家!”

    这个落在园台上的人,正是岳锋。他刚举行完还血认祖仪式,走出宗庙,就听到岳一行那些大言不惭的话,他知道岳一行现在打伤的,正是他们磬门的人,他心中一急,马上扔下千娇恶魔,施展出身法战技“风影动”赶了过來。

    岳关疑惑地看着岳锋,一进搞不清楚他是什么來路。

    就在这时,又一道人影飞到了园台上,來的这人正是千娇恶魔。

    岳一行马上明白岳锋是千娇小恶魔带來的,他对宗庙执事道:“执事大人,岳莹违反族规,私自带外人进入家族主城。”

    执事肃然问道:“岳莹,这是怎么回事?”

    千娇恶魔露出了一个恶魔式的微笑,对执事说道:“执事大人,岳锋是外门岳磬那一支第三代子弟!有我岳家的血统,不是外人。”

    千娇恶魔一句话,如同一道惊雷劈在岳关头上。他仔细打量着岳锋,颤声道:“难道……难道……你是五弟的后代?”

    岳锋恭敬地向岳关行了个礼,开口说道:“二伯,我是岳鼎的儿子岳锋!”

    岳关心里顿时涌起千言万语,他向前跨出两步,哽咽道:“你真是五弟岳鼎的儿子,岳鼎……五弟……他现在在哪里?”

    岳锋道:“二伯,这事回头再说,我先去看看受伤的堂兄弟吧。”

    岳磬的五个儿子感情深厚,尤其最小的五弟岳鼎,深受几个兄长的喜爱。自从那次和毒牙盗团之战,岳鼎失散之后,岳关时常想念自己的五弟。

    现在五弟的后人,突然这么气宇轩昂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岳关心里真是快慰无比。现在他见岳锋,首先关心的是几个受伤兄弟的伤情,知道他心地仁厚,心中更是欣慰。

    岳关走到园台之后,來到岳昌面前,正要取出丹药,岳锋却已拿出一个盒子交给了岳关说道:“这是疗伤药!”

    岳关接过盒子打开,一看那些疗伤丹药,至少都是四五品的丹药,比他带的那些一品疗伤丹药好得多了,不觉心中大慰,至少岳昌的性命可以保住了。

    岳关道:“这是你大伯的儿子岳昌,大哥就他一根独苗。”

    岳关说着,语气已有些哽咽。岳关也是经过了诸多事情磨练的人,心志甚坚,但是大哥的独苗受伤,使他差点失去理智。所以看到岳昌那血肉模糊的样子,岳关也忍不住心里伤心。

    看到自己这个二伯性情如此率真,岳锋心里也很喜欢,他拍了拍岳关的背,安慰道:“二伯,等会我们离开这里后,再去找炼药师对症炼些丹药,岳昌兄弟以后还是可以修炼的。”

    岳关心里苦笑了一下,岳昌这伤,能保一条命已经不错了,要他恢复功力,除非是找五六品的炼药师。可是,以他现家现在的实力,请个三四品的炼药师请得起,但要请个五六品的炼药师,就有些困难了。

    给岳昌喂了药之后,岳关将药盒子还给了岳锋,说道:“孩子,这些丹药极其珍贵,你留着。”

    岳锋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二伯的意思,他连忙道:“二伯,别心疼这点药,我还有。”

    其实哪个父亲不心痛自己的儿子,岳戒现在的命能不能保住,还说不定呢,若是用了岳锋丹药,那就有九成的把握保住儿子的命。岳关看了岳锋一眼,也不虚礼客气了,拿着丹药走到儿子面前,把丹药给他喂下了。

    “这是我的儿子,岳戒。”岳关将丹药给儿子喂下后,对岳锋介绍道。

    看着岳昌、岳戒气息奄奄,一身是血的样子,岳锋心里充满了怒火。

    曾经因为岳一行是岳家的人,岳锋在曼陀帝国学院,处处都让他三分,至少不会让他太难堪,可是现在他看到了岳一行对岳昌、岳戒的凶狠,完全不顾血脉之情,他对岳一行再也沒有丝毫留情的念头。

    给岳方喂了药之后,岳锋站了起來,看着园台上的岳一行,目光有已经充满了杀气:“岳一行,我要向你挑战!”

    这时,岳关才注意到岳锋的实力,已经是三级大武师,他不由得惊讶万分。只有在紫徽世族才有可能在岳锋这个年龄晋级到三级大武师啊。

    “看來五弟一定是娶了哪个紫徽世族的女子,五弟相貌英俊,颇讨姑娘喜欢。只是以他的身份,又中了黑檀之毒,娶了一个紫徽世族的女子,难免要受些气,可真是难为五弟了。不过有岳锋这么一个儿子,就是受再多的罪,也值了。”

    岳关看着岳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那是长辈看到晚辈有出息后,百感交集,发自内心的欣慰笑容。

    这时,打伤了磬门三个子弟的岳一行,听到岳锋要向自己挑战,顿时浑身一颤。

    开什么玩笑,清秀恶霸岳锋是他惹得起的人么。

    岳一行不由退了两步,连忙道:“岳锋,你还沒有举行还血仪式,等你举行还血仪式之后,再來向我挑战吧。”

    宗庙执事道:“岳一行说得对,岳锋你还沒举行还血仪式,还不算是我岳家的人,你还沒资格参加宗庙降恩。你甚至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沒有,來人把岳锋给我抓起來!”

    神武院的十多个子弟,顿时一涌而上,要來抓岳锋。

    千娇恶魔冷喝道:“且慢,执事大人,刚才我已经陪岳锋到宗庙去还血认祖,已经是我岳家的人了。”

    这时,岳锋已经掏出了一块青色的玉牌,这正是岳家外门旁族子弟的信物。

    岳锋暗想,幸好一进主城,便进入宗庙还血认祖,要不然现在自己还真有麻烦。

    当然,认祖并不是归宗,只有内门子弟才算是认祖归宗。

    看到岳锋拿出了岳家外门旁族的信物,岳一行知道这一战在所难免了,顿时脸色惨白。

    宗庙执事按惯例让岳锋提出要求后,拉长了嗓子:“外门岳磬家第三代子弟岳锋,请求宗庙降恩灵品中阶元功五阳正脉诀。请神武院赤英殿子弟岳一行代族庙试力。”

    接着宗庙执事对岳锋道:“岳锋你若接住岳一行十招,咳咳,就可以如愿以偿了。”

    岳一行听到这番话,觉得刺耳得很,岳锋接他十招?岳锋闭着眼也能接他个千百招。

    反而是岳一行根本沒有信心接岳锋十招。

    当族庙长老发出战斗开始的信号后,岳一行马上和岳锋拉开了距离,他想借着身法战技的优势和岳锋打消耗战。

    毕竟是紫徽世族子弟,加上在曼陀帝边学院修炼了一段时间,岳一行战斗经验还是有的。

    岳锋仅凭风影动战技,很难追上岳一行。

    两人在园台上你追我赶,留下了一道道残影。

    这一幕,让那些在园台下等着接受考验的外门旁族都大吃了一惊,向來都是神武院子弟追着外门旁族子弟满场跑,现在却是外门旁族子弟追着神武院子弟满场乱跑。

    在园台一侧,有十來个神武院的子弟,有的穿着赤色战袍的赤英殿子弟,有的穿着紫色战袍紫英殿子弟,他们被这一幕也是搞得莫名其妙。

    虽然岳锋是三级大武师,岳一行是二级大武师,可是岳锋修炼的元功明显不如岳一行,岳一行的实力也并不比岳锋差啊。

    他们不明白岳一行见了岳锋,为何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完全沒有反抗的意志呢。

    几个神武院的子弟,不禁对岳一行露出不屑之色。

    一个留着光头,着紫色战袍青年大声谴责岳一行:“一行,你怎么回事?他的元功根本不如你,为什么你不敢与他一战?”

    听到光头青年的提醒,岳一行这才想起岳锋好像并沒有加持攻击祝福和圣甲祝福,沒有加持这两大秘技的岳锋,实力实际上比自己要弱。

    修炼灵品中阶元功的岳锋,战气的威力,只相当于修炼绝品中阶元功的一级大武师。

    岳一行修炼的就是绝品中阶元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