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220章 罪人?

    千娇恶魔嘿嘿一笑,声音变得娇媚了几分,问道:“岳锋,你到我家去,见到我父母,我怎么介绍你呢?”

    岳锋白了千娇恶魔一眼,说道:“你就说我们是好朋友不就成了吗?”

    千娇恶魔冷哼一声:“我们算好朋友吗?”

    岳锋顿时有一种热脸贴上了冷屁股的感觉,不过为了见到自己的二伯,他只有忍了,他看了千娇恶魔一眼,讪讪道:“是岳锋高攀了,我们算是校友吧。”

    千娇恶魔见岳锋竟把关系越拉越远,不由得心中來气,怒道:“校友,你和岳一行还是校友呢?你怎么不去找他?”

    岳锋见千娇小恶魔有些不正常,他觉得姜郦的话沒错,千娇恶魔今天对自己好像有些不怀好意,很是不友好。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冰冷的语气说道:“岳莹姑娘,那就当刚才我什么也沒有说,告辞了。”

    听到岳锋用冷冰冰的语气直呼自己大名,千娇恶魔顿时感到岳锋身上冒出一股寒气,这寒气将她冻得直哆嗦,她被岳锋的态度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一跺脚,委屈得都有哭了:“岳锋,你是不是故意气我?为什么话沒说二句就要走?”

    岳锋转过身,看到千娇恶魔的眼眶里,竟然有一颗泪珠在打转,一副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样子。

    这个时候的千娇恶魔,显得楚楚动人,岳锋也不禁生出我见犹怜之感。岳锋马上提醒自己:“哼,流两滴鳄鱼眼泪來吓唬谁啊。“

    看着岳锋一眼不发的样子,千娇恶魔心里更加恼怒,忍不住说道:“你看到人家都要被你气哭了,也不來劝人家两句。”

    岳锋道:“恶魔,你也太不讲理了吧,我们既然不是好朋友,我走我的,你气什么气?”

    千娇恶魔怒道:“我就是要生气!你一直对我好么好,难道只是把我当成好朋友?”

    千娇恶魔虽然很大方,倒底也是女儿家,说到这里时,也不禁脸上一红,接着心里又涌起千般委屈的念头,两滴泪还真的就夺眶而出了。

    千娇恶魔这番话说出來,岳锋再笨也明白她的意思了,岳锋纳闷,这沒心沒肺,喜欢穿男装调戏妇女的千娇恶魔,岳锋一向以为她的性取向不正常,怎么还会喜欢自己呢?

    岳锋叹了一口气,斟字酌句地说道:“恶魔,友谊是很纯洁滴,我们要珍惜我们的友谊,不要把友情变得乱七八糟的……”

    岳锋说到这里,偷偷看了千娇恶魔一眼,见她脸上已经露出一丝愧色,他的脸马上变得严肃起來,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们两个,经过多少风风雨雨,才建立了这牢不可破的友谊,我绝不容忍任何人,包括我自己玷污这纯洁暇的友谊,我们两个要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千娇恶魔身上打了一个哆嗦,不出岳锋意料,她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羞愧之色,仿佛自己真是破坏她和岳锋之间纯洁友谊的罪魁祸首。

    岳锋顿时在心里得意地笑了一下,岳锋说的这番话,其实也并不是他的发明。

    在前世时,岳锋曾经看上过一个女孩,也曾向对方表白过,结过那女孩就说了岳锋今天对千娇恶魔说的这番话。岳锋当时真是羞愧难当,感到自己实在太沒觉悟了。

    后來她才知道,那女孩的父亲,是一个外交官。

    千娇恶魔低头沉思了一会,她脸上的愧色慢慢地消失了,她不是个笨女孩,她听明白了岳锋的意思。她也是一个骨子里极骄傲的人,既然岳锋一口回绝了她,她也不会纠缠的,现在她得掩饰自己了。

    千娇恶魔猛地往岳锋身上一拍说道:“岳锋,你什么意思?谁破坏我们纯洁的友谊了?你以为本姑娘看上你了吗,我呸,你想得美?我的意思你还不清楚吗?我们的关系自然比好朋友要好得多,应该算是兄弟,对不对?”

    岳锋一怔,马上顺水推舟地拍了拍千娇恶魔的肩,肃然道:“好兄弟,那就带我到岳家去吧。”

    千娇恶魔这时才想起一个问題,问道:“岳锋,你怎么突然想起去我们岳家?”

    岳锋道:“我爷爷其实是岳家的人,因为我爷爷执行家族的任务失败之后,被逐出了岳家。我二伯岳关带着子弟到岳家宗庙來还血,我想见见他们。”

    爷爷被逐出家族,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岳锋说得很简短。

    千娇恶魔问道:“你爷爷是哪个支族的,叫什么名字?”

    岳锋道:“我爷爷叫岳磬。”

    “岳磬?”千娇恶魔脸上顿时露出一股寒意:“你竟然是岳謦的孙子。”

    一看千娇恶魔的表情,岳锋感有些不妙,说不定爷爷岳磬以前所在的那一支,和千娇恶魔的那一支,有什么冲突。

    岳锋对岳家知之甚少,他决定还是少说为妙,他观察着千娇恶魔的反应。

    两人相视数秒后,千娇恶魔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爷爷是我们正武除的罪人!”

    岳锋想起在岳家主城前,听到族丁向镇门使报告,爷爷岳磬以前是属于正武族的,于是问道:“我爷爷不是正武族的吗?”

    千娇恶魔恨恨道:“沒错,你爷爷确实是正武族的人,因为你爷爷丢失了神无剑,害死了我们正武族在元老院中的执事元老,使我们正武族在岳家的地位一落千丈。”

    岳锋记得母亲说过,爷爷岳磬确实是因为神无剑被毒牙盗团抢走,才因此被逐出岳家的,但是并沒有提害死一个元老的事情。

    岳锋见千娇恶魔说起自己的爷爷岳磬,那十分痛恨的样子,心里也不禁有些恼怒,他本能地替爷爷辩护:“既然神无剑那么重要,岳家为什么不派些高手护送?偏偏让我爷爷去送,而且丢了一把剑,又怎么害死了一个元老?岳莹,你不要血口喷人。”

    千娇恶魔冷笑一声:“看來你对你爷爷怎么丢的神无剑是一无所知啊。”

    岳锋也很想知道爷爷当年的被逐出岳家的事情,于是强忍怒火,问道:“那你告诉我,神无剑是怎么从我爷爷手里丢失的?”

    千娇恶魔于是愤愤然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诉了岳锋。

    这件事情发生在三十年前,当时岳磬和另一名宗子岳单带着家族的圣器神无剑,正在外面执行一个任务。

    任务还沒结束,他们突然接到了岳宗的通知,岳宗的一名元老岳卓在外面收服一种奇火时,被奇火反噬,需要神无剑镇压,让他们两人立即带剑返回。

    结果两人在路上,遇到了一群黑衣人的袭击,结果岳单被杀,神无剑被那些黑衣人抢走。

    由于神无剑被抢,那名被异火反噬的元老岳卓,无法镇压异火,结果神志失常,狂性大发,杀掉了家族的数十名子弟。

    那元老杀之后,羞愧难当,离开了岳宗,从此生死不明。

    岳锋听完千娇恶魔所说的故事之后,有些不解地问道:“我爷爷丢失了神无剑,是该承担责任,可是也不至于成为正武族的罪人啊。”

    千娇恶魔冷笑道:“当时宗主即将退位,你爷爷和那个叫岳单的宗子,最有可能成为宗主的继承人。而且岳执事元老岳卓支持的人,正是岳单。”

    岳锋明白了,开口问道:“岳家的人,是怀疑我爷爷在路途故意使坏,害了岳单,然后故意把‘神无剑’隐藏了起來,害了元老岳卓?”

    千娇恶魔点了点头,说道:“沒错,当时岳家高层都这么想的。”

    岳锋冷笑道:“是你这么想的吧,要是岳家高层都这么想,我爷爷恐怕不止是被逐出家族那么简单了,应该是被家族处死吧。”

    千娇恶魔道:“岳家当时确实是要处死的爷爷的,就在准备行刑时,一个家族的成员交给了当时的宗主一张纸条,宗主看了纸条后,突然改变了决定,将岳磬由处死,改为逐出内门。”

    岳锋想不到事情会这么复杂,他想了想问道:“那个族人叫什么名字?他给当时宗主的纸条上写的什么?”

    千娇恶魔道:“那个族人叫什么名字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族人,现在他已经老死了。至于那张纸条是谁写的,写的什么,除了上一任的宗主和写纸条的本人,沒有人知道。”

    岳锋道:“我爷爷是正武族的人,我爷爷犯了这样的错,正武族应该庇护他才对,为什么会视把我爷爷当成正武族的罪人?”

    千娇恶魔咬牙切齿道:“因为宗子岳单和元老岳卓都是我们正武族的人,你爷爷为了争夺宗主之位,竟然不顾同族之义,害死了他们,这件事情之后,本來毫无希望接任宗主之位的正威族宗子岳镇,成为了岳宗的宗主。

    岳卓下落不明,我们正威族失去了一大靠山。宗主岳镇又是正威族的人,从此我们正武族被他们正威族压迫得喘不过气來。

    内门其他七个支族也被正威族拉拢,我们正武族在宗族内处于孤立无援的地位,我们正武族居住的正武城,差点就被岳镇卖给苏家了。”

    千娇恶魔气呼呼地说完之后,喝问道:“岳锋,你说,你爷爷是不是我们正武族的罪人?”

    岳锋断然道:“不是!我爷爷害了岳卓元老和岳单宗子的事情,只是你们的胡乱猜想,根本沒有真凭实据。”

    岳锋本能地认为自己的爷爷,绝不可能为了一己私利,可以做出伤害同族的事情。

    千娇恶魔道:“你要证明你爷爷是无辜的,也拿出真凭实据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