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114章 他是紫妤的爹

    岳锋在敖月城买了一个很大的宅子,这个宅子可以住数十人,现在这个宅子成了姜家在敖月城的驿馆。

    这时姜家的族人,郝通、兰尘、高楚、林嫣等人都在这个大宅子中,坐立不安地等待着岳锋的消息。

    当“东尼”带着岳锋回到岳锋的住处后,众人顿时欣喜若狂。

    虽然兰尘告诉过郝通,“东尼”就是他们的师父,但是郝通到十分年轻的“东尼”,仍旧是一脸讶然,他实在不敢把眼前这个青年,和自己的师父联系起来。

    兰尘推了推郝通,再次提醒对郝通:“郝师弟,这就是师父。”

    郝通连忙向东尼跪了下去,开口说道:“弟子郝通,参加师父。求师父重新收我为徒。”

    东尼叹了口气,说道:“郝通,你起来吧。我给兰尘已经说过了,我不配做别人的师父,就算我把你们重新收为徒弟,也没心情教你们了,这事以后再说吧。”

    郝通只得无奈地站了起来,和兰尘相顾无言,叹了一口气。

    看到这一幕的岳锋,顿时目瞪口呆,他确实没有想到,东尼居然就是郝通的师父。

    岳锋讶然道:“郝通的师父?紫妤姐和郝通是师兄妹,难道紫妤姐也是你的徒弟?”

    听到紫妤两个字,东尼浑身一颤,说道:“你认识紫妤?”

    岳锋道:“她是我姐。”

    东尼道:“原来你紫妤的关系不错,幸好我没亏待你。”

    岳锋问道:“紫妤姐是你的徒弟吗?”

    东尼道:“不是。”

    岳锋问道:“那紫妤姐怎么会是郝通的师妹呢?”

    东尼道:“因为紫妤是我的女儿。”

    东尼的回答,让岳锋大吃了一惊:“紫妤姐是你的女儿,东尼,那我应该叫你伯伯啰,那你倒底叫什么名字啊?”

    东尼笑了笑,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下,露出了一个一副中年人的面孔,对岳锋道:“我的名字叫紫周。你当然应该叫我伯伯。”接着东尼有些迫不急待地问道:“岳锋,你告诉我,紫妤现在在什么地方?”

    岳锋摇了摇头,说道:“紫周伯伯,你是紫妤姐的爹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就更不知道了。我也很想她呢……”

    岳锋感到很奇怪,东尼怎么会不知道紫妤的所在。

    紫周目光落在了郝通的身上,声音变得有些严厉:“郝通,你见过妤儿,是不是?”

    郝通这时尴尬无比,因为紫妤专门交待过,不许说出她的行踪,而紫周是他的师父,他又不敢撒谎。

    岳锋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郝通不敢说出曾经见过紫妤,他脑海里升起了一个念头,紫周和紫妤父女之间,肯定有什么外人所不知道的恩怨。

    可是父女子间,会有什么恩怨呢,岳锋有些搞不明白了。

    这时紫周的眼神更加严厉,加重了语气说道:“郝通,快说,你是不是见过妤儿?”

    郝通浑身一颤,连忙跪了下来,对紫周道:“师父,师妹交待过我,不许向你透露曾见过她,所以我不能说……”

    郝通这句话,无疑就是承认见过紫妤了,郝通也是被逼无奈,才说出这番话的。

    紫周看了一眼左右为难的郝通,仰天叹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妤儿还是不肯原谅我,还是那么恨我吗?”

    看到紫周一脸惆怅的样子,岳锋想起自己十六岁生日那天,紫妤对郝通说的那番话,暗想:“难道紫周就是紫妤说的那个无情无义的的人?”

    岳锋忍不住问道:“紫周伯伯,紫妤姐和你之间倒底有什么恩怨,父女子间,难道有解不开的结吗?”

    紫周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口气,想了想说道:“这事,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既然紫周不愿说这事,岳锋也不好再提了。

    他突然想到紫周既然是紫妤的父亲,那肯定是个厉害的炼药师,他连忙跪下来,对紫周道:“紫周伯伯,岳锋有一事相求。”

    紫周连忙将岳锋扶了起来,问道:“岳锋,你和紫妤是朋友,我自当尽力帮你,有事你尽管说。”

    岳锋道:“我父亲中了毒,想请您去帮我父亲解毒。”

    郝通一脸喜色地对岳锋道:“岳锋,我师父是东楚王国的丹王,在整个曼陀帝国,也是赫赫有名的六品炼药师,他一定有办法帮你解令尊的毒的。”

    紫周瞪了郝通一眼,说道:“郝通,你就别往我头上戴高帽了。”

    接作紫周问岳锋道:“令尊中的是什么毒?”

    岳锋道:“紫妤姐说,我爹中的是黑檀之毒。”

    紫周一听,顿时露出讶然之色,开口说道:“黑檀之毒,若是刚中毒,还有办法可解,只要超过三天,根本无药可解。令尊中毒多久了?”

    岳锋一听紫周之言,顿时大失所望地,小声道:“有近二十年了,前些日子,二年前又因为强行运功,毒性发作晕了过去。”

    紫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苦笑了一下,说道:“已经中毒二十年,别说是我,就是更厉害的炼药师来,也没有办法完全解除他中的黑檀之毒,不过我可以去看看令尊的情况,看有办有办法缓解一下他的毒性。”

    紫周主动提出要去看岳鼎的伤,对岳锋来说,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他连忙说道:“紫周伯伯,那就多谢了。现在我们就到姜家去吧。”

    姜胜等姜家族人,林嫣等人知道紫周的身份之后,无不感到震惊,东楚王国的丹王,六品炼药师,那是何等厉害的角色啊。

    听说紫周要亲自去为岳鼎治伤,姜家众人心里也充满了期待,毕竟岳鼎当时也是因为替姜家出头,强行运功,才弄得昏迷不醒的,姜家的人都希望岳鼎早一天醒过来。

    紫周笑着看了看岳锋,感叹道:“岳锋真是一个孝子。有子若此,夫复何求啊。好我们现在就去你家。”

    紫周说完,带着岳锋走出了房间,用战气在背上凝结成一双翅膀,然后单手抱起了岳锋,接着一抖双翅,便飞上了天空,然后就往青阳县的方向飞去了。

    姜家村现在已经面貌一新,岳锋在敖月城这几个月,姜家村也在大兴土木,修堡筑寨,构建了各种防御工事,并装备了魔核箭弩等护堡装备,以防卫家再度侵入姜家。

    现在姜家村的城堡已经像模像样,只要不是大武师级别的高手强攻,对付十来个武师的攻击还是没有问题的。

    在青阳县,姜家已经成了一支不可小觑的势力。

    岳锋的母亲姜瑜对岳鼎感情甚深,自从岳鼎晕迷之后,她便是半步也没有离开过姜家村,日夜守护着丈夫,期待有朝一日丈夫可以从昏睡中醒来。

    岳锋在敖月城和卫辰决斗,她根本不敢到现场观战,所以就留在家中,心里担忧着岳锋的安危。

    看到岳锋安然归来,并且还带回来一个六品炼药师,姜瑜激动至极。

    紫周在检查了岳鼎的身体状况之后,遗憾地岳锋说道:“你紫妤姐的处理十分得当,你父亲虽然一直处于昏睡之中,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你父亲中的是黑檀之毒,这毒是没有人可以解的,即使是妤儿要找的那一个高手,也没法解黑檀之毒。”

    听到紫周这话,岳锋如同浑身浸在了冰水里。

    就连东楚王国的丹王紫周都没有办法,那这普天之下,又有谁有办法解这黑檀之毒呢。

    岳锋不甘心地问道:“紫周伯伯,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略着沉吟之后,紫周说道:“只有一种办法可以解令尊身上的毒。”

    岳锋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紫周道:“拥有血魄之体的人,可以修炼一种功法,叫血阳神指,修炼血阳神指之后,就可以化解别人身上的任何一种毒,包括黑檀之毒。”

    虽然知道血阳指这种功神奇的功法一定很难得到,但是只要能救父亲,就是再难岳锋也一定会努力得到这种功法。他立即满怀希望地问道:“血阳指功法,哪里有血阳指功法?”

    紫周叹了一口气,说道:“血阳神指功法早就失传了。”

    岳锋顿时陷入了绝望之中:“失传了?”

    紫周道:“血阳神指从创制以来,也没有几个人炼成,一则这门功法需要血魄之体才能修炼,二是因为这是一种大乘战技,需要五品以上的精神力才能修炼。血魄之体已经很罕见,拥有血魄之体又拥有那么高精神力的人更少。在上次炼狱势力入侵大陆之后,关于血阳神指的最后一点信息也都断绝了。”

    听到紫周的话,岳锋心里苦涩至极,修炼血阳神指的条件,他都具备,可是这门神技却失传了,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拍了拍岳锋的肩,紫周安慰道:“妤儿是不是曾答应带一个高人来为令尊治伤?”

    岳锋点了点头。

    紫周道:“这个高人比我厉害多了,如果他来,也许可以使令尊苏醒过来,虽然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但是却可以听到别人说话,甚至能和你们有眼神交流。”

    岳锋一听,大喜道:“紫妤姐请的那个高人,真的能使我爹苏醒过来?他是谁呢?”

    紫周神色一动,微微苦笑了一下,说道:“你马上就可以见到她了,她叫银叶姥姥,是个很有本事,但脾气古怪的老太婆。你可千万不要惹她。她来了,看来我得离开了,岳锋后会有期,希望你以后见到紫妤的时候,多为我说些好话。”

    紫周说完,亮出了背后的翅膀,然后双翅一抖,升上了天空,然后嗖地一声飞走了。

    (开新卷了,主要又要进入一个新的成长阶段,求鲜花啊,收藏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