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101章 气死尖下巴

    躲在观众席另一个角落的宁雨馨,贝齿咬着嘴唇,脑子里充满了一个念头:“我真是瞎了眼,为什么我离开他之后,越来越耀眼?”

    听着周围的观众发出的赞叹声,宁雨馨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尤其是听到几个少女发出的那充满了倾慕之意的加油声,宁雨馨在心里大声疾呼:“岳锋曾经是属于我的……”

    “我为什么要去敖月武学院?”

    “我为什么要认识卫辰?”

    “我为什么要变得那么的世故?”

    一个个懊悔的念头和敖武学院大门她羞辱岳锋的那一幕叠加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恶梦。

    “在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我做了一生中最愚蠢的决定……”宁雨馨双手捂着耳朵,痛苦地呻吟起来。

    看着岳锋在擂台上挥洒自如的岳锋,姜郦不由得痴了,怦怦跳动的芳心,不由得有肘部碰了碰林嫣,兴奋道:“我表哥好帅!”

    林嫣也看得痴了,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美眸着含着一抹泪光,她想起敖月武学院门口那个孤傲的背影,心里不由得有些自嘲:“我居然同情过他,这要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肯定会笑掉大牙罢……可是,我心里记挂的,却是那个在敖月武学院那个倔强的少年,那个孤傲的背影……”

    主席台上的宁家族长,这时已经面如死灰,嘴唇微微有些哆嗦。他已经开始后悔投靠卫家,而惹恼了岳锋。

    在擂台下观战的县政韩特喃喃道:“真是没想到,一个天符师,夺得了武者大赛冠军,这事传出去,恐怕其他县的人,都会以为我青阳县的武者太差劲了。”

    高楚笑道:“县政大人,岳锋才是货真价实的青阳县武者,那个尖下巴真的卫家的人,名叫卫轶!”

    林重道:“县政大人,岳锋夺得武者大赛冠军,也可能会有人这么想,青阳县少年武者大赛的冠军,居然还是一个天符师,青阳县真牛啊。”

    县政韩特顿时笑了起来,说道:“说的也是。”

    这时比赛差不多已经进行了十分钟,岳锋估计着尖下巴少年马上就可以召唤出战气铠甲了,他轻声对尖下巴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你是卫家的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碧波之舞是中乘下阶战技。”

    尖下巴怒道:“你告诉我这个干什么?你想用这个来气我?”

    岳锋笑道:“因为这种战技,本来是你们卫家之物,是我在黑水城从你们卫家的卫浣手里面抢到的。”

    尖下巴顿时气得吐血,他大喝一声:“我们卫家一定会将碧波之舞抢回来的。”

    尖下巴说着,马上就要召唤出战气铠甲,就在他要召唤出战气铠甲的那一瞬间。

    岳锋冷笑一声,说道:“可惜你没有机会告诉卫家这个秘密了。结束了——”

    岳锋说着,施展出穿云步,身形如风,来到了尖下巴的侧面,手臂一抖。

    九重抖劲!热血三连击!

    二十七道鞭影直接击在了尖下巴少年的身上。

    尖下巴少年的身体在擂台上飞了起来,形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抛物线,跌落在擂台之下。全身抽搐几下之后,死掉了。

    一群参赛者顿时围了上来,对着那曾经不可一世的尖下巴少年的尸体,指指点点起来。

    宁家族长连忙走下主席台,气急败坏地命令宁家的参赛者将尖下巴的尸体抬走。

    韩特想起岳锋的话,连忙阻止道:“宁族长,尸体别忙抬走!”

    宁家族长恼怒道:“韩特大人,我抬走我们家族参赛者的尸体,并没有违背比赛规则,你无权阻止。”

    趁着宁家族长和韩特论理,这时岳锋跳下了擂台,走到尖下巴少年面前,拿出一包白色的药粉,往尖下巴少年的脸上一撒。那些白色药粉立即在尖下巴少年脸上起了反应,一些气泡从尖下巴少年脸上冒了出来。

    岳锋接着手往尖下巴少年脸上一抓,将一张人皮面具从尖下巴脸上揭了下来,露出了尖下巴的真实面目。

    虽然尖下巴还是尖下巴,但是其面部五官和刚才那个尖下巴完全不同。

    看到这一幕的其他参赛者顿时哗然:“尖下巴的样子完全变了,这是怎么回事,宁家的参赛者为什么要易容之后才参赛……”

    这时雷家族长也走下了主席台,他冲到宁家族长面前怒喝道:“宁族长,你必须给个说法,这个尖下巴倒底是不是你宁家的人……”

    韩特看着宁家族长,问道:“宁族长,这个你怎么解释……”

    宁家族长只有抵赖到底了:“这人就是我宁家的子弟,名叫宁然,他来来就喜欢易容。”

    韩特冷冷道:“至于这人是不是宁家的人,我们下一步再查,按照大赛的规则,参加大赛的人是不能易容的,你们宁家至少违反了这一规则,宁家所有参赛者所得的名次全部无效!”

    雷家族长道:“韩特大人,这个人的身份必须搞清楚,我的孙儿就死在他手里,这件事我绝不罢休。”

    岳锋道:“雷家族长,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线索,敖月城铜徽世族卫家,有一个叫卫轶的子弟,是一级武师,也是一个尖下巴。”

    雷家族长虽然知道岳锋是在利用他对付卫家,不过岳锋给他提供的线索还是有利的,他对岳锋道:“谢谢岳锋大人。我一定要替我孙儿讨回一个公道。”

    韩特道:“雷族长,这具尸体,青阳县官府一定会保存下来作为证物。”

    韩特说完,便让县城官府佣兵团的佣兵,将尖下巴的尸体抬了下去,作为证物保存。

    尖下巴的尸体被抬下去后,韩特道:“这件事情,比赛完之后再追究,比赛还有最后的二十分钟,岳锋你是擂主,你守住这二十分钟擂台,青阳县少年武者大赛的冠军便是你的……”

    岳锋重新走上擂台之后,裁判宣布道:“原来的擂主宁然,已经被岳锋打败,现在的擂主是岳锋,所有参赛者,可以向岳锋提出挑战,争夺青阳县少年武者大赛冠军!”

    众参赛者都露出苦笑之色,尖下巴是擂主时,尚且无人敢向其挑战,更何况是杀了尖下巴的岳锋。众参赛者现在只有选择性遗忘了,他们“忘掉”了岳锋还是天符师,完全把他当成了一个武者。

    一想到一个天符师将站在武者大赛的冠军宝座上,所有的参赛者心里多少都会受到些打击。

    这最后剩下的二十分钟,虽然没有人上场挑战,根本没有任何一场比赛,但是观众席上的欢呼声,却是此起彼伏,他们还没有忘记岳锋的另一个身份——天符师。

    一个天符师,本就有着尊贵的身份,一个少年天符师,更是明星般的存在。

    现在这个天符师又即将登上青阳县少年武者大赛的冠军宝座。这实在是太刺激了,这一次少年武者大赛,因为有尖下巴和岳锋的存在,精彩了许多,观众的情绪全部发泄在他们的喝彩和纳喊声中。

    这时有些观众们发现,有一个用黑布遮着脸的观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踉踉跄跄地往赛场外面走去。

    这些观众立即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个黑布遮脸的观众,然后议论起来。

    “这人有病啊,现在是最精彩的时刻,这人却离开了。”

    “他肯定是宁家的人吧,宁家的参赛者违反比赛规则,被取消了获奖资格,全部都离场了。”

    “搞不好这个人是卫家的人,卫家不是想杀岳锋吧?我听说啊,卫家的卫辰和岳锋大人订下了生死之战,宁家也是因为岳锋即将死于生死之战,才当了卫家的走狗的,现在看来啊,那个卫辰一定会死在岳锋大人手上。”

    “就是就是,这基本上毫无悬念了。”

    听着这些议论,那个黑布遮脸的观众,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黑布下面的面孔痛苦地抽搐着。

    在他的不远之处,一双怨恨的眼睛,正在看着他。

    这双怨恨目光的主人,就是宁雨馨,她是唯一没有离开观众席的宁家人。

    宁雨馨在看到岳锋杀了尖下巴之后,她根本坐不住了,那感觉就像被自己贱卖的东西,在拍卖场上拍出了天价一般的痛苦。

    这痛苦使她彻底麻木了,手脚都已经无法动弹。所以躲在角落里的她,此时并没有离开。

    当她看到狼狈不堪的卫辰之后,她心里的一切懊悔和痛苦,都转移到了这个向他灌输“实力便是一切”的男子身上。正是这个观点,改变了她对岳锋的感情。

    而现在岳锋的实力,已经超越了这个向他灌输实力便是一切的卫辰。

    这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卫辰这时也发现了宁雨馨。他的目光中也充满了怨恨。

    要不是因为宁雨馨,他便不会在敖月武学院门口羞辱和他没得一点关系的岳锋,也不会因此追到敖月城外的荒山上,被岳锋打得断了男根,更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这时,二十分钟时间已经过去,青阳县少年武者大赛结束。

    韩特的声音在赛场上响起:“各位,青阳县少年武者大赛圆满地完成了所有的比赛,虽然出现了宁家的少年易容参赛的事情,但是也出现了一颗令人惊叹的璀璨明星,他就是我们青阳县的少年天符师,本次大赛的冠军岳锋……”

    听到韩特的声音,卫辰和宁雨馨有脸上,都痛苦地抽搐了一下,头却不由自主地看着那登上了主席台的岳锋。

    (赶到三点多钟,终于把加更的一章赶出来了。下午五点还有一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