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5章 紫妤的留言和馈赠

    就要岳锋要动手时,一声娇喝传了过来:“姜东,你不要欺负岳锋。”

    岳锋循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杏黄短裙的靓丽少女从村子一头走了过来。这名少女正是岳锋舅舅的女儿,和岳锋同一天出生的表妹姜郦。

    姜郦的爷爷,就是岳锋的外公,姜家现任族长姜胜。

    虽说是族长的外孙,但是岳锋却从来没有沾过一点光。谁也没把岳锋当成是族长的外孙。

    当年岳锋的母亲执意要嫁给一个从外地来的落魄汉子,姜胜强烈反对,但是岳锋的母亲仍然不顾一切嫁给了那个落魄汉子,并与那名男子生下了岳锋。

    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一个不会武功的流浪汉,为此姜胜觉得十分丢脸,耿耿于怀,公开和岳锋的母亲断绝了父女关系。

    这些往事,都是岳锋那出色的听觉,从父母以及舅舅的片言子语中窃听来的。

    后来岳锋修炼又出了问题,姜胜更是感到家门不幸,对岳锋一家也就更加的失望。

    有一次岳锋听到姜胜指责母亲,不仅嫁了一个废物丈夫,还生了一个废物儿子。也就从那一天起,岳锋便再也没叫过一声外公。

    姜郦和岳锋同年同月同日生,只相差几个小时。

    但是姜郦的处境和岳锋相比,却完全是两回事情。

    姜郦的母亲的娘家,是青阳县一个二等庶族的女子。而且姜郦本身的资质,在姜家也颇为不凡,因此姜郦从小就受到姜胜的疼爱,修炼条件比岳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现在两人的差别更大,姜郦已经是一级武士,而且已经是家族武馆的见习教头。而岳锋,却连家族武馆的学徒都还不是。

    知道姜郦也颇瞧不起岳锋,姜郦的喝斥并没有使姜东感到害怕,他反而笑嬉嬉说道:“姜郦教头,现在是岳锋准备欺负我。我可没有欺负岳锋。”

    姜郦看了一眼姜东说道:“岳锋一个五级武徒,又没有战技,怎么可能欺负你呢。你又从家族武馆里逃出来,限你五分钟内回到武馆,否则重罚。”

    姜东向岳锋扮了一个鬼脸,一溜烟跑走了。

    虽然姜郦的举动是在维护自己,但是岳锋却一点也不感激,因为他知道姜郦马上也会损自己了,虽然姜郦损自己的方式和姜东有些不一样。

    姜东走后,岳锋马上向姜郦告辞。

    姜郦喝道:“岳锋,你别走,我还有话对你说。”

    岳锋知道姜郦接下来,又要损自己了,于是淡然道:“姜郦,有话改天说吧。”

    姜郦道:“岳锋,你要有自知之明,打不过别人,就不要丢人现眼和人动武,爷爷的脸都让你们父子丢尽了。”

    虽然姜郦平坚对岳锋说话就颇为刻薄,但是这一次刻薄得有些过份了。因为姜郦的言语涉及损到了自己的父亲。

    岳锋心中微怒,双眸紧盯着姜郦,开口说道:“姜郦,你最好多学学你爹,做人厚道一点,别学你妈,做人那么尖酸刻薄。有些话不说,你会死吗”

    岳锋突然的发飚,使姜郦不禁一愣,接着她恼怒道:“岳锋,你算什么东西,竟敢教训我。”

    岳锋淡然道:“我为什么不能教训你,别忘了,我是表哥!你是表妹!”

    姜郦冷笑道:“我为有你这个表哥感到悲哀。”

    岳锋道:“有一天你会为我这个表哥而骄傲。”

    姜郦怒道:“你连家族武馆都进不了,就别说大话了。”

    岳锋道:“一个月后,我就来家族武馆。”

    姜郦连忙道:“岳锋,你千万别来武馆丢人现眼了。”

    岳锋道:“我已经决定了,一个月后就来家族武馆。”

    岳锋的固执是众所周知的,姜郦也深知岳锋这说一不二的性格。姜郦也很奇怪,岳锋这个垃圾,怎么会有这种霸气的性格。

    姜郦语气变软了,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说道:“岳锋表哥,你千万别来家族武馆,你连姜东都打不过,要是姜东再次把你打倒,你让我这脸往哪搁啊。”

    岳锋叹了一口气,不再理睬姜郦,现在他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一切还是让实事来说话吧。他说完之后径直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了。

    可惜岳锋的听力实在太好了,走了很远,他仍旧可以听到姜郦喋喋不休地损自己的那些话。

    在村子的小路上拐了几个弯,又走了一会,姜郦的声音才彻底的消失了。

    敲了敲家门,一个穿着粗布衣裙,端庄美丽的女人出现在岳锋的面前,这就是岳锋的母亲姜瑜。

    看到母亲,岳锋就想起舅舅说过的那些话,当年有很多人追求姜瑜,甚至有一个铁徽世族的子弟也在追求姜瑜,但是姜瑜和岳锋的父亲岳鼎相识后,却义无反顾地嫁给了岳鼎。

    对于母亲的选择,岳锋是心怀感激,因为他知道如果母亲不是嫁给自己的父亲的话,这世上就没有他了。

    同时,母亲的选择对岳锋来说,也是一个谜。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哪方面吸引了母亲。母亲当年为什么要执意嫁给一个不会武功的外地流浪汉。

    由于岳锋听觉出众,通过父母间的片言子语,岳锋隐约得到了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信息,父亲岳鼎曾经救过母亲。母亲在迷雾镇遇到父亲之前,就已经深深爱上了岳鼎。

    至于父亲岳鼎以前是什么样子的,岳锋却是一无所知,因为一旦母亲提到过去,父亲岳鼎总是用黯然的口气说道:“瑜妹,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岳锋正在胡思乱想,却被母亲一把抱在了怀中。

    “锋儿,想死娘了。”姜瑜喃喃道。

    “娘,锋儿也想你!”在母亲的怀抱中,岳锋终于忍不住流下了一滴眼泪。

    ……

    进入家门后,母子两人一番沉默。看着儿子眼眸中闪动着的一丝忧郁,善解人意的姜瑜已经猜出在儿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用试探的语气小心地说道:“锋儿,我知道感情很折磨人,娘什么也不会问。但是如果你想说什么,娘也很愿意听。”

    虽然她也曾想过阻止岳锋到王城去见宁雨馨,但是姜瑜也很清楚儿子的性格,儿子要做的事情,阻止是没有用的。

    岳锋淡然地笑了笑,说道:“娘,你已经猜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是不是?”

    对于儿子的淡定,姜瑜看得很清楚,那是表面上的,在儿子的心底,应该非常悲痛。岳锋就是那种喜欢死撑着的人。

    “娘知道,安慰对你没有任何用处,不过娘要告诉你,娘非常疼你,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你在娘心目中,始终都是最棒的。”姜瑜柔声说道。

    面对无私的母爱,岳锋心里升起一阵感动。

    要说他这么快就忘掉宁雨馨,那是不可能的。这是他这一世的初恋,他的内心的确隐藏着巨大的伤痛,即使得到了《血魄秘卷》,也不能冲淡那种伤痛丝毫。

    只是岳锋把这种伤痛压在了心底。他不再提醒自己不要犯贱再去想那个给自己伤害的人。

    “娘,你相信,儿子会挺过去的。”

    “娘相信你。”姜瑜拍了拍儿子的肩,鼓励道。

    忽然姜瑜想起了一事,对岳锋道:“锋儿,娘有一件事差点忘记了,以前镇上的紫妤医师一个月前来找过你,你没在,她便留下了一张晶卡和一个信物给你。”

    岳锋惊喜道:“紫妤姐来过?她……她还在吗?”

    姜瑜道:“她早就走了。”

    姜瑜说着,从屋内拿出了一张金色的晶卡和一个青铜手镯,交给了岳锋。

    晶卡就像岳锋前世用过的银行卡,可以在金行中提取金币。至于信物是什么,岳锋却有些不懂。

    岳锋试了试青铜手镯,感到很合适,他戴上之后,就没有取下来了。

    岳锋看着晶卡上“富贵金行”四个字,问道:“娘,紫妤姐为什么要给我这张晶卡啊。”

    姜瑜道:“紫妤医师说,你在她医馆帮了那么多忙,还为她采了那么多药,这是她给你的酬金。上次她走得急,没来得及给你。”

    岳锋道:“紫妤姐为了治我修炼中那古怪的毛病,用的药早就不止我给她做的那点事了,娘你不该要紫妤姐的东西。”

    姜瑜道:“紫妤医师救过你的命,这些东西我也受之有愧,不过紫妤医师说这是给你的报酬,叫我一定要收下。我才收下了这些东西。紫妤医师对你可真好,你以后要想办法报答她。”

    岳锋问道:“那紫妤姐还留下什么话没有?她说过她什么时候再来青阳县没有?”

    姜瑜沉默了一会,对岳锋道:“紫妤医师还说,她没办法治好你的怪病,使你像正常人一样修炼,你在武者的道路上是不会有成就的。你已经十五岁了,可以去考天符师学徒了,她相信以你的勤奋,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天符师。紫妤医师是一片好心,你可不许怪她。”

    岳锋道:“娘,紫妤姐虽然说我在武者之路上不会有什么成就,不过她的出发点和其他嘲讽我的人,根本就不一样,这一点儿子又岂能分辨不出来。那紫妤姐什么时候再来青阳县呢?”

    姜瑜笑道:“她说你十六岁生日那天,她一定会来青阳县看你的。”

    岳锋一听这个消息顿时兴奋起来:“还有半年时间。我一定要让紫妤姐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岳锋。”

    姜瑜小声道:“儿子,你真要去考天符师学徒?我听说天符师学徒很难考的,而且需要很高的费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