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战血滔天

第1章 人微礼轻

    站在精英荟的萃敖月武学院大门等一个人,对于岳锋来说,那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在一眼就可以看出修炼境界的幻武大陆,五级武徒,就像一个耻辱烙印,将废物两个字显眼地烙在岳锋的脸上。武徒是最低级的武者,一个人如果在十三岁还没有修炼到七级武徒的话,就可以被称为废物了,而岳锋现在已经十五岁了。

    武徒一共十级,十级武徒也要经过艰苦的修炼和一定物质条件作基础,才能修炼到一级武士。出入敖月武学院那些和岳锋同龄的学生,修炼境界已经是五级武士、六级武士、甚至是七级武士,他们的脸上如同贴上了“精英”二个耀眼的金字。

    看着那些意气风发的学生,岳锋感到自己就如同一个穷人出现在只供富豪出入的豪华场所,他清秀的面庞上,局促的双目露出略显自卑的目光,在那些从学院往校门走来的学生中,寻找着他等待的那个人。

    等待的每一分钟,对岳锋来说,都是一种折麿。他需要莫大的勇气来承受那一缕缕飘过来的轻视目光,以及那些刺耳的嘲笑。

    “雨馨,你快出来啊……”等了近二个小时的岳锋在心里呼唤着。

    宁雨馨这个名字,唤起了岳锋的记忆,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自己八岁时那个寂寞的生日,在这个生日一个带着甜美笑容的女孩,送给了岳锋平生第一件生日礼物。

    也是从那一年起,他和这个小女孩建立起了一种很纯真的感情。在女孩九岁时,两人许下了诺言,每一年他们都会为对方庆祝生日,并向对方送一份礼物。

    女孩十一岁那年的生日,岳锋为了凑钱给女孩买礼物,在山上采药时被毒蛇咬伤,没能及时赶去赴约,第二天岳锋赶去时,那女孩仍在等他,这个等了一天一夜的女孩对岳锋说,她相信岳锋一定会来的,因为岳锋从来不失信于她。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之间也有了一些朦胧的初恋情怀。

    这个女孩,就是岳锋正在等待的人,一年前考入敖月武学院的宁雨馨。今天是宁雨馨十五岁数的生日,所以岳锋从千里之外的家乡走到敖月城,为宁雨馨送一份生日礼物。

    一个威武的门卫从门卫屋走了出来,瞥了一眼有些局促的岳锋,不耐烦地说道:“乡下小子,你已经等了快二个小时了,你等的那个人,或许根本就不愿出来见你。”

    已经等了许久的岳锋,听到这句话,确实有一些动摇。他也隐隐感到,宁雨馨确实可能不愿见自己。因为去年宁雨馨还在老家时,对他就有些冷淡。

    不过想到自己的承诺,岳锋还是决定等下去,他对那门卫道:“门卫大人,能否再给我通知一声宁雨馨。”

    那门卫不耐烦地说道:“我已经通知了三次了,最后帮你通知一次。”

    岳锋道:“谢谢门卫大人!”想了想又道:“门卫大人,能不能在通知宁雨馨时,不要提到我的名字。”

    门卫用嘲讽之色地看了岳锋一眼,说道:“算你聪明!”

    在门卫的通知发出去后不久,一个相貌姣好、气质优雅的白衣少女,从学院内缓缓地向校门这边走来。这个少女正是岳锋等待的宁雨馨。

    “不报我的名字,雨馨果然出现了。”看到宁雨馨的那一刹那,岳锋感到心里隐隐有些难受,这说明宁雨馨真的不愿见他。

    “雨馨,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送完今年的礼物,我便再也不会来找你。”看着宁雨馨的身影,岳锋心里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

    这时宁雨馨也看到了岳锋,在略作迟疑之后,她加快了速度向岳锋走来。她走到岳锋面前,脸色一沉,面若冰霜地对岳锋说道:“岳锋,你来干什么?”

    岳锋愣了一下,他没想自己时常思念的女孩,用这么生硬、陌生的语气,说出了这句开场白。

    他顿时感到对方变得异常的陌生。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能感觉到雨馨的那一丝冷淡如同凉涼的秋意,而现在岳锋感觉到的却是冬天的严寒。

    有些难堪地搓了一下手,岳锋拿出一个青玉发夹,脸色涨得通红,对宁雨馨道:“雨馨,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宁雨馨没有伸手接礼物,她带着讥讽的语气说道:“岳锋,你还是五级武徒吧?”

    岳锋难堪地点了点头。想起自己付出比别人多几倍却毫无结果的努力,他也很难过。

    宁雨馨冷笑道:“岳锋,我真服了你,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废的人,三年前你是五级武徒,去年你还是五级武徒,现在你还是五级武徒,站在敖月武学院门口,你不觉得丢脸吗?你丢脸不要紧,别丢我的脸。”

    虽然受尽了各种人的嘲笑,饱尝各种白眼,岳锋已经有不错的心理承受力,但是听到曾经十分亲密的宁雨馨说出这番话来,岳锋难堪又难受。

    拿着发夹的手,变得有些僵硬,竟然不知道缩回来。

    另一只手上的五指,已经紧紧地掐进了肉里,好像要扯下一块肉来。

    脚趾紧紧地抓紧鞋底,几欲将鞋底抓破。

    看着岳锋的样子,宁雨馨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过分。不过看着四处飘来的那淡淡的嘲讽目光,宁雨馨感到自己和眼前的这人牵扯在一起,就是一件让人耻笑的事情。

    咬了咬牙,宁雨馨冷然说道:“岳锋,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你根本就有任何前途,我以前太天真才和你来往,你走吧……”

    听到宁雨馨的话,岳锋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说道:“我没有痴心妄想。你不要说了,你的意思我懂了。我以后绝不会再来找你……””

    岳锋并不是一个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明白自己和宁雨馨之间的距离。

    宁雨馨是青阳县一个世族的千金,十四岁就以四级武士的实力考入了敖月武学院。

    而他岳锋不过是一个五级武徒,即使是在一个被人瞧不起的低等小家族中,也被人称为废物。

    双方天差地别,不可斗量!

    岳锋拼命努力地修炼,想缩小二人之间的差距,可是由于身体诡异的原因,他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他永远停留在五级武徒境界,踏步不前。

    现在既然对方说出这番话来,岳锋也不会死皮赖脸地纠缠,更不会哀求。

    苦涩地一笑之后,岳锋正要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抢过了岳锋手中的青玉发夹。

    岳锋扭头一看,抢他发夹的,是一个面带嘲讽之色的锦衣青年。

    “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岳锋本能地向那个青年冲去,要抢回发夹。个发夹用尽了岳锋所有的积蓄。

    青年轻描淡写地一挥手,将岳锋弹出几米。岳锋重重地跌在地上,痛得喘不过气来。

    “这发夹,是你送给雨馨的吗?”看着一时爬不起来的岳锋,锦衣青年傲然问道。

    “这和你无关。把发夹还给我。”岳锋怒喝道。

    那青年轻蔑地看着抢过来的青玉发夹,讥笑道:“这么廉价的货色,也敢拿来送给雨馨。也不怕人笑话。”

    青年说完,目光转向宁雨馨,问道:“雨馨,这件可能只值三块金币的发夹,你打算收下吗?”

    宁雨馨冷笑道:“卫辰,你太瞧不起人了,我怎么可能那么没品味。”

    已经决定将岳锋从心里抹去的宁雨馨,也顾不得这些话会怎么伤害岳锋了。她感到一个没有前途的废物,根本就不存在自尊,践踏了无所谓。

    岳锋听到这些话,心如刀绞,他用所有的积储买来、又千里迢迢从青阳县送到省城的发夹,竟然被人这么轻视。

    那叫卫辰的青年道:“一个廉价的东西,还是一个五级武徒的废物送的,我想雨馨也不会那么没品味,我替你扔了它!”

    卫辰说完将青玉发夹狠狠地扔在了地上。卫辰扔发夹的动作和发夹破碎的过程,在岳锋的眼中似乎变得极其缓慢。

    那个过程变得很长,足以使他的一颗火热的心变得冰冷。

    全世界只有发夹落地破碎的声音!

    这声破碎之声,点燃了岳锋的愤怒。他像一头受伤发怒的狼,用尽全力向那个比他高一头的卫辰猛地撞去。

    “把老子的发夹赔来!”少年带着绝望和伤心的怒吼,眼眸中闪动着疯狂的狠劲。

    岳锋虽然是武徒,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的体力却出奇的大,比他的同龄人大十多倍。

    卫辰是世族子弟,一般庶族子弟,对他都是敬畏不已,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只有五级武徒实力的岳锋,却敢公然冒犯他,在猝不及防之下,卫辰被撞得一个踉跄,差点就没站稳。

    在正在追求的少女面前,被一个来自乡下的穷小子,一个五级武徒撞得差点跌倒,卫辰感到颜面无存,他对岳锋怒喝道:“他妈的,老子打死你!”

    卫辰说着立即举起拳头,向岳锋冲去。岳锋也不顾一切向卫辰再次撞了过去。

    幸好两个门卫在听到两人争吵后早就违了过来,一个门卫拖住了卫辰,另一个门卫紧紧地抓住浑身颤抖,不顾一切要和卫辰拼命的岳锋,感到很奇怪,这个五级武徒,怎么有这么大的体力。

    门卫的队长这时从门卫室也冲了出来,对着岳锋和卫辰怒喝道:“敖月武学院门口,谁敢动武!”

    听到门卫队长的喝声,卫辰只得收起了拳头,满脸怒火地看着岳锋。

    岳锋也慢慢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卫辰的对手。

    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不可逾越!

    就像对方是高富帅,而自己只是一个来自乡下的穷小子一般。

    将愤怒的目光投向卫辰,把他的那带着轻蔑之意,如同看蝼蚁一样看着自己的眼神,深深地印在心里。

    “这一刻所受的羞辱,我岳锋永远难忘。不把这个卫辰打倒在地,我岳锋誓不为人。”虽然岳锋并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打败卫辰,但是这个念头在岳锋心里生根之后,再也无法抹去。

    如果不完成对自己的承诺,岳锋知道自己每天睡觉起来,都会很不爽。

    门卫松开手后,忍住了再看宁雨馨最后一眼的欲望,岳锋转过身,挺直了腰板,向远处走去。

    少年的背影显得孤傲而又寞落。

    宁雨馨看着岳锋的背影,心里的记忆被隐隐地触动。

    宁雨馨想起陪她笑,陪她哭,陪她做她任何想做的事情的男孩。

    每个生日,岳锋都会用令她最感动的方式为她庆祝,仿佛她来到世间的日子就是世界诞生之日。

    岳锋曾让她感动。

    不过在敖月武学院的一年,宁雨馨变化得很快,因为在这里只信奉两个字:实力。

    没有实力就没有一切,这正是在这种不断强化的意识,宁雨馨越发觉得没有实力作支撑的感情没有意义。

    而这个时候,来自比宁雨馨家族等级更高铜徽世族子弟卫辰开始猛烈地追求她,她虽然还没有答应卫辰,不过却暗中拿岳锋和卫辰作了比较。

    岳锋一无所有,自己也没有任何前途。

    而卫辰不仅是高富师,而且自身的实力已经是八级武士。

    卫辰和岳锋相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地上,真是判若云泥。

    这一种比较,使宁雨馨越来越轻视岳锋,轻视他那些没有任何结果的廉价努力,轻视他带给她的那些廉价的感动,轻视他所在的那个没有实力的小家族。

    “雨馨,你怎么会和那么一个废物扯上关系。”卫辰有些气恼地问道。

    宁雨馨收回目光,笑着解释道:“卫辰,你既然知道他是一个废物,何必呕他的气。”

    卫辰冷哼道:“我呕他的的气?他为我提鞋都不配。”

    卫辰说完,看了一下地上的青玉发夹碎片,酸溜溜地说道:“他是来给你送生日礼物的吧,这小子这么痴情,我还以为是你的相好呢。”

    宁雨馨恼怒道:“卫辰,你太瞧不起人了吧。这么一个永无出头之日的废物,我怎么可能看上她。”

    卫辰连忙哄道:“雨馨,别生气。晚上我请你吃饭,为你祝十五岁生日,你看如何。”

    宁雨馨道:“你请我吃饭可以,但你不许再提那个废物。”

    卫辰连忙说道:“好好好,我绝对不会提那个十五岁还是五级武徒的废物。”

    卫辰说完的目光从雨辰身上移到了岳锋背影上,目光变得阴冷起来。

    (新书上传,需要支持,求点击、收藏、鲜花、贵宾,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