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纯阳武圣

第七七三章 列山常的请求

    第七七三章列山常的请求

    云风的眉心之中浮现出一道蓝色的星纹,宛如是火焰般的星辰之纹,双目之中蓝光闪烁,传闻星辰之瞳大成之日,便是能够照耀大千世界,更是能够窥视过去,现在,未来,更可借诸天星辰之力。i^

    两道瞳光扫视虚空,方圆百里的空间,全部都是无所遁形,前方十二点钟的方向,云风赫然见到一道身影,赫然是之前那名中年人,嘴角带着一抹森冷的笑容,使用空间遁就是为了偷袭自己。

    双腿微弯,全身的肌肉颤动起来,所有的力量全部的凝聚于双腿之中,云风的身影犹如是猎豹,直接的窜了出去,重剑反握在手,横扫虚空,而目标正是天阶五重那名中年强者的遁身之地。

    重剑横扫虚空,爆发出浓烈的金光,一剑刺入虚空,一点金光犹如是水面的涟漪朝着四面荡漾开来,空间传出剧烈的震荡,那名藏身起来的天阶强者,被迫现身,但是面对的又是云风凶猛无边的一拳。

    玄黄真气包裹左拳,恐怖剧烈的一拳,横扫虚空,完全的击中眼前的中年人的身躯,中年人的身影微闪,“轰“的一下,半边身躯直接被轰碎,内脏,肠子,鲜血在天空飘舞,右手执剑再次的落下,那恐怖的一剑,激荡出千重幻影,瞬间砸爆了中年人头颅。

    雪白的脑浆混合着鲜红的血迹漫天飞舞,空气之中发出浓烈的血腥味,左手炼化天葫闪现,瞬间的吸光所有的精血,眼神露出几分的鄙夷,道:“天阶武者,不过如此,诸位同道,我云风今日并非以私怨杀人,而是要向万初圣地讨一个公道,玄一出卖同伴,勾结天尘星修道者,其罪当斩,万初圣地难逃那管教不严之罪,本公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万初圣地交出玄一,在十大圣地的面前进行公审,一日不交人,万初圣地的弟子,本公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杀一双。i^“

    狂妄,霸道,嚣张,强硬,这个理由可是绝对的让云风站稳了脚根,这不是私人恩怨,而是要找你们万初圣地讨个公道,你万初圣地一日不交人,那么我就杀你万初圣地的弟子,直到你万初圣的交人为至。

    “云公爵,快走吧!你不是万初圣地的对手,你的理由很充足,但那可是传承无尽岁月的圣地,你是斗不过他们的,还是赶紧走吧!你这么做只会让万初圣地派强者追杀你而已,你最少要有三大圣地的支持你,那么才能逼万初圣地公审玄一。”

    万事通可是见到了云风的手段,一掌,一拳,三剑,斩天阶强者两名,百名人阶弟子,但这远远不是他的极限战力,可以想像云风的手段是多么的恐怖和强悍,肯怕就算是王者也能一战。

    “走,本公为什么要走,本公可是巴不得万初圣地的人来才好,动我的女人,不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真以为我秦人已经死绝了,公审那不过是一个理由而已,不管万初圣地来多少人,本公照杀不误。”

    云风执着重剑,鲜血不停的剑尖滴落,眼神之中闪烁着一股无穷的杀伐之意,有天女和姬长琴两名至人的大高手撑着,你们不大闹一翻,岂不是太亏大了。

    万事通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云风,那眼神之中露出绝对平静之意,心里更是疑惑无比,根本就是不明白云风究竟有什么依仗,竟然是这般的强横霸道,这可是单挑一个圣地,可不是一个三流的宗门。

    一道身影极速而来,满头的黑发,但是面孔带着漆黑的面纱,那一双眼睛之中露出无尽的杀意,身躯是不住的颤抖,道:“小畜生,你们云家人都是一样的卑鄙无耻,你敢下毒手害我,还敢前来杀我万初圣地的人,你当真以为我万初圣地的强者死绝了吗?”

    云风的嘴角露出无尽的邪意,道:“:这不是一千三百年前,中州第一美女蝶心圣女吗?怎么带着面纱不敢见人,莫非害怕让人见到你那副丑陋的面孔吗?丑陋不是你的错,但是你出来吓人可就是你的不对,老妖婆,我要是你,早就是一头撞死了,免的出来丢人现眼。”

    蝶心似乎被触到痛处,身躯不住的颤抖,眼神之中只有那恐怖的杀机,道:“小畜生,我要你的命,不杀你简直难消老身的心头之恨,我要你的狗命。”

    “老妖婆,你不配跟我动手,小修,出来灭了他。”云风瞬间从不周神山的世界之中将修罗王给拖了出来,但修罗王依旧是幻化出人族的相貌,毕竟在中州出现修罗族,那么云风可是遭到所有人的追杀,现在还不是直面天下的时候。

    一直关注着战况的修罗王,那早就是露出按耐不住了,“老不死的,你不配跟我家少主动手,我来战你,万初圣地的龟儿子,你修爷爷来了。“

    蝶心早就是忍耐不住了,一柄漆黑的长剑浮现,瞬间的朝着修罗王袭来,现在早就是被云风刺激的失去了冷静,只有那满腹的杀意,还有那对云家人的痛恨,杀心如刀,根本就是不可收拾。

    “云小子,住手,蝶心,你且慢动手,请听我一言。“列山常的声音是远远的出现,带着无比的急切之意,这让列山常是很难受,一个自己的至爱,一个是最看好的青年,现在刀剑相向,已经是到了水火不容的境地。

    云风的面孔依旧是平静,但是带着几分的森然之意,道:“列山叔,个中前因后果,已经不用我说了吧!想必你是很清楚,多说无益,看在列山兄的份上,今日不会为难你,但你若是阻我,别怪我不讲情面。“

    蝶心近乎是疯狂,满腹的杀机是无从宣泄,道:“列山常,你若是还是一个男人,就给我杀了这个小畜生,他是云断天的后人,你别忘了两千年前,云断天在中州卷起了多大的风浪,你列山家也有不少高手惨死在他的手上,杀了他,我嫁给你,否则,从今以后,你我一刀两断。“

    列山常仰望天空,心中很不是滋味,直接的叹息起来,道:“蝶心你变了,你变的心狠手辣,此事不正是你泄露出去的吗?是你自己的私心太重,我不能因为你将列山家卷入其中,两千年前的恩怨,是非自有定论,是你祖父贪图云断天前辈的玄黄不灭体,假意结交,最后事情败露,便是无故栽赃,今日面对这样的结果,你敢做,就要有承担的后果,要说的我已经说完了,云小子,我列山常以私人的身份求你,废了她的武道,留她一命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