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纯阳武圣

第五七一章 我就是要造反

    第五七一章我就是要造反

    寒风,呼啸而过,卷起了满天的落叶,空旷的街道空无一人,这是属于达官贵人上朝专用的街道,平民百姓是禁止跨越其中的,然而,街道的尽头浮现一人,反手提起重剑,剑身的血迹还未干,不时的会滴落,身影缓慢无比,双目犹如寒冰。.|

    “咯“剑尖落入地面,呈现出清晰无比的剑痕,空旷的街道上显得是格外的刺耳。

    皇城之下,云风停步而立,望着眼前上百名高手,剑重重的插入地面,抬首望着赢子期和吕沧海,云风忽然是大笑起来,笑声之中带着无尽的不屑,畅快,鄙夷,阴冷,以及杀意。

    “小畜生,死头临头了,你还笑,一会看你如何笑的出来。“吕沧海气的是七窍生烟,恨不得是一掌劈了云风才好。

    “我笑堂堂大秦人皇,卑鄙无耻,阴险下作,为了对付我,居然出此下策,我都为其感到丢人,人皇,我来了,放出离若,别让我看不起你。“云风的眼神之中光芒闪烁,宛如是两道神电一般,竟无人敢与其对视。

    赢子期目光寒光爆闪,瞬间的冲下城墙,直接站在云风的身前,一股恐怖的龙气缭绕,道:“云风,你敢辱骂我父皇,你当真是找死,不过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明知是死路还敢来,一个女人真的这么重要吗?“

    云风狠狠的鄙视了赢子期一眼,道:“赢子期,你没资格跟我说话,你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女人去死,本少爷做不到,罢了,废话少说,出手吧!吕沧海,忘了告诉你,本少爷就在来的时候,不小心杀了你家几百口人,想抱仇吗?赶紧下来吧!不然一会你可就没机会了。.|“

    “什么,小畜生,你找死。“吕沧海瞬间的从城墙上跳下来,目光似要喷出了火焰,二话不说,直接挥掌朝着云风轰击而来,已经快要达到地阶威势自然是不凡,恐怖的真气化成浓烈的青色巨掌,似要一掌将云风拍成碎肉。

    云风拔剑舞动虚空,虚空闪烁着恐怖的爆炸之声,剑出如浪,纯粹力量的一剑,居然完全粉碎吕沧海的爆怒一击,而同时云风脚踩雷步,化做惊雷闪电一般,瞬间到了吕沧海的身后,一剑横斩,没有任何的招式,只有单纯的力量和无比的速度。

    吕沧海身影快速后退,但是一剑擦着头皮而过,硬是削掉了吕沧海的半层皮发,吕沧海是宛如一头怒狮一般,再次的朝着云风挥掌而去,瞬间击出了十八掌,完全封杀云风所有的退路。

    而云风在层层的掌印之中,犹如是闲庭信步,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幻炎步交织而出,身化七道残像,吕沧海一时是真假难分,云风瞬间到了他的身后,一剑砸下,对是砸下,以剑带棍,那是直取吕沧海的脊梁。

    “砰!“的一声,吕沧海的身躯倒飞十几米,脊梁骨完全是粉碎,后背完全就被洞穿,虽然还没有死,但是已经没有多少的战力了,吕沧海完全是不至可否的看着云风,就算是赢子期也是震慑无比。

    人阶九重的强者,居然被御空境的云风给击败,而且看样子是丝毫不费力,完全就是打一条死狗一般的轻松,他到底是什么境界,就算是在普通人阶巅峰,也不可能如此的惨败。

    赢子期欲去检查吕沧海的伤势,但是云风重剑瞬间的飞来,将他的身影逼退十几米,而云风一步到了吕沧海的面前,反手唤回重剑,眼神之中充满无穷的杀意,道:“吕沧海,卑鄙小人,今日便是你殒命之时,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的去死,我要让你尝尽酷刑而死。“

    一剑斩下吕沧海的身躯,上半身和下半身完全的分家,可以清晰的见到体内的肠子和鲜血流了满地,但是吕沧海并没有死,人阶强者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死的,虽然身躯不能动,但是手臂还没有断,利用最后的真气,直接的封锁住云风的大腿的经脉,道:“殿下,快杀了此人,给我报仇。“

    云风一剑刺进他的头颅中,将其粉碎,经脉传来一阵阵的麻痹感,最快也十息的时间才能恢复,但是十息足够赢子期出动三招了,赢子期掌心出现一把长约七尺的龙形大枪,一枪朝着云风的心脏穿刺而来,速度是迅猛无比。

    此时,云风身前忽然裂道一道缝隙,一道身影是快速浮现,剑尖瞬间的击中赢子期的大枪,将其击退了十几米之外,此人不是剑七还有谁,忽然回首看了一眼云风,道:“云兄,闹了这么大的动静,也不通知我一声,你还当我是你的兄弟吗?“

    “剑兄,你怎么来了,可这是我的事情,我不想假手于人,更不想挑起绝天剑宗和大秦的纷争,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兄弟的话,就不要出手。“云风的神色是无比的坚定,更是给人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老七,退下吧!这是他们秦人的家事,我们外人不便插手,云小子,你放心,有老夫在这里,这里有些老不死若是敢不要脸的出手,那可就不是你一人的事情了。“裂缝之中再次的走出一道老者的身影,此人一出现,一股恐怖的剑意笼罩整个咸阳城,尊者级的盖世强者,而且还是剑帝的后人,威力岂容小窥。

    云风对着老者就是抱拳一礼,道:“多谢前辈好意,今日晚辈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但今日前来的,我云风承了他的这个情,若是今日不死,来日一定加倍尝还,还是那句话,这是我们秦人自己的事情。“

    老者倒眉一竖,看似带着几分的怒意,随后却是大笑起来,瞬间的收回了自己的剑意,道:“好,好,好,有种,有血性,我喜欢,老七认的这个兄弟不错,小子,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老夫今日绝不插手,一切只为观战而来。“

    “云风,你居然勾结中州的宗门,今日你杀上咸阳城,我看是你真的要造反了,左右何在,给我拿下叛徒,就地格杀。“赢子期的目光喷出仇恨的怒火,但更多的还是嫉妒,为什么他就没有这样的朋友,为什么他就得不到中州宗门的支持。

    “造反,他娘的,本少爷我今天还就是造反怎么的,官逼民反,自古便是如此,曾几何时,我很骄傲,真的,因为我是一个秦人,雄霸东土,震慑四海的大秦子民,可都是你们一次次的逼我,我不是羔羊,不会任由你们宰,赢子期,赢策,你们两父子果然都是一样的,为了杀我,不惜绑架我的女人,今日,老子便反了,你们若是敢伤他一根毫毛,来日我必屠尽你大秦赢家满门,上至秦皇赢政,下至你赢子期。“

    云风的声音宛如是惊雷,完全的在虚空之中狂爆,双目之中更是流露出无尽的杀伐之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