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纯阳武圣

第五二三章 公孙极之死

    第五二三章公孙极之死

    云风真是懒的跟这个万宝楼的管事罗嗦,李木一出现,云风就有一种想要杀了他的冲动,已经心生敌意,若不是想调查公孙家是否跟人皇有接触,根本就是懒的呆在这里。.|

    “几位前辈,你们继续聊,我先回去了,剑兄,陪我出去走走。”云风直接的起身,朝着几人一拱手,随后朝着外面走去,那眼神之中蕴涵着无穷的阴沉之意,李木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的。

    云风的动作已经是表明,根本不想接触万宝楼的人,这可是把公孙雄给急坏了,两头都是不能得罪的主,而且一个比一个难惹,尤其是李木的性子难以定位,说翻脸就是翻脸,异常的难伺候。

    公孙剑也是向着几人告辞而去,李木看着云风的态度,完全就是冷哼了一声,道:“好一个没有教养的小子,公孙老弟,这也是你族中的子弟吗?”

    公孙雄完全的苦笑起来,道:“教养,人家有傲气是正常,这些符咒就是他炼制的,李兄千万不要小看此人,否则,你会后悔无比的,我不知道剑儿从那里结交来的,光凭他的这手本事,而且两亿极品元石,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李木的心思活络起来,指间黑色的符文突然是舞动而出,给人一种无尽的妖异之色,瞬间的化成一道漆黑无比光球,将眼前的房间是瞬间的包容,而且嘴角给人一种无尽的邪笑。

    “公孙老弟,你我相交数百年的时间,难道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既然能够炼制出四阶的符咒,那么五阶,甚至是六阶,传说中的王符,自然是不成问题,你们公孙一族潜入这里数千年的时间,一但起事的话,必然需要大量的资源,如果我们将此人掌控在手中的话,就等于是一个摇钱树,要多少有多少,未来不需要人皇拨动一块元石,成功举事,人皇必然是大加封赏,富贵险中求,我们只是控制他,而不是杀他,相信他背后的势力,自然不会知道,只要计划周密,必然可成大事,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李木的声音似乎拥有无数的魔力,半眯的眼睛是全部的睁开,露出无穷的精光,完全是一片贪婪之意。

    公孙雄心中是举棋不定,若是一但失败了的话,公孙一族肯怕将要满门灭族,但他就是一颗摇钱树,若是能够成功控制的话,未来必然有很多的好处,李木说的很有道理,富贵险中求,但是这个危险。

    代价太大了,他不敢赌,但又是无尽的诱惑,逼他炼制符咒,那必然将是有无穷的好处,有了钱才能掌握更多权势,有是权势自然也能是赚取更多的钱,想到这里,公孙雄决定是狠赌一把。

    “李兄,这个事情必须要计划周密,首先要弄清楚,他究竟是何来历,如果是没有什么背景的话,我们动手也不迟,但若是背景深厚的话,我们在想他法,你觉得如何。”

    李木点点头,面孔带着几分的凝重之色,道:“自是如此,一定先要弄清楚他的来历,此事不能操之过急,既然是公孙剑结交的,那么我们就从他的身上下手,我这里有一张符,可以暂时控制他的心神,到时候问他什么,那肯定就是说什么,放心,不会对他的心神有所伤害。”

    公孙极使命的摇摇头,道:“大哥,此法不妥,我劝你们最好还是放弃,这个小子给我的感觉,让我都觉得心颤,你们若是贸然动手的话,若是引出了他师门的老怪物,我们可就真完了,在者,他的师门放心他一个人出来,而且随意的露出这种手段,难道会没有护身的宝贝吗?”

    “二弟,凭你的性子如何能够成事,我们公孙家的财力已经是外强中干,光是每年军费的开销,就达到几百万的极品元石,还没有算武器,粮饷等等,不冒险,我们可就是真要完了,我决定赌一把。”

    公孙雄的心底完全为贪婪所占据,受到了李木的蛊惑,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完全就是心太黑。

    “你们,真是要把公孙家逼到绝路吗?不行,你们的计划太危险了,我要将此事告知老祖,由老祖定夺,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当家主了,你果然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结交不成,就准备下黑手,大哥,这还是你吗?”

    话落,公孙极径直的朝着外面而去,但是受到黑光的阻挡,顿时是挥拳朝着里面重击而去,李木单手一挥,黑色的符文瞬间的笼罩他的身躯,给人一种无比恐怖的气息,化成一道黑色的符文之锁,直接的勒住公孙极的脖子。

    公孙极常年研究符咒,身躯自然是一般武者要虚弱不少,虽然是地阶高手,可是那里经的起王者的一击,“咔嚓”一声,公孙极的脖子瞬间的断裂,身上的灵魂直接被符文之锁所吞噬。

    “李老哥,你居然杀了我的二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可以困住他,为什么要杀了他。”公孙雄近乎是咆哮而出,目光给人一种无尽的愤怒。

    李木却是露出无比邪恶的笑容,道:“因为他知道了我们的秘密,不参与的话,只能送他去死,因为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是不会白死的,我们可以完全的嫁祸给那小子,到时候还不是任由我们控制吗?“

    公孙雄一瞬间居然是释然了,对于二弟的死,也不是那么愧疚,直接的将公孙极的双目闭合,微微的出声,道:“二弟,你不会白死的,你的死将会给我们公孙家带来无穷的好处,你也算是给我们做贡献了,我不会忘记你的恩德的,你安心的去吧!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李木大笑了几声,道:“自然将他是送回房间之中去,然后在派人通知那小子,就说公孙极想要交流符道,等那小子到了,然后我们在派一个仆人去端茶送水,然后由这个仆人的嘴,将事情说出来,不仅可以撇清我们之间的关系,更是可以让这个小子走无可走。”

    “好,此计甚妙,好一招连环嫁祸,就算是这个小子也是跑不了,高,真是高明的策略。”

    公孙雄浑然忘记了死的是自己的二弟,完全的大笑起来,眼神之中没有一丝的悲伤,有的只是那无穷的狠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