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纯阳武圣

第五一二章 前往公孙家

    第五一二章前往公孙家

    阴阳岛,方圆四百三十万里,生活人口三亿,为公孙家所控制,现今的公孙家是生意秘布西海,整个公孙家从不介入任何的纷争,所以虽然是秦人,但是逐渐被西海方士所接纳,况且阴阳家精通五行术数,阴阳咒印,在西海乃是自成体系,隐隐成为西海一方霸主。.|

    而且十年一次的西海百岛的交易大会,就在阴阳岛所开设,那不仅是阴阳岛的象征,更是公孙家扬名的机会,为了这一日,公孙家可谓是筹备很长时间,甚至连公孙家闭关足有三百年之久的大长老公孙树都为之提前出关,这可是达到半步尊者的强者。

    而且公孙家的精锐力量全部的出动,不仅维持着岛上的秩序,还要防卫一些心怀不鬼的人前来捣乱,甚至就连公孙家阴阳术士,五行战士也是乔装在人群之中,可见其公孙家的人是多么的重视。

    阴阳岛十六个港口张灯结彩,虽然是全部开放,但依旧是无比的拥挤,而且临时又增加了十个港口,这样的情况才显得好上一些,公孙家有三座主城,分别是阴阳城,五行城,圣城。

    交易大会就在圣城之中展开,公孙家的主要防卫力量也都是在圣城之中,圣城处于阴阳岛的中心,不仅是元气浓郁,而且正好处于阴阳会聚的中心,可谓是人杰地灵,从这两千年来的发展,隐隐有成为西海第四势力的象征。

    圣城占地面积三千里,虽然跟咸阳城这样的雄城是无法比较,但是却别有一翻风味,而且这城市完全是根据阴阳五行生克之理而建造,乃是一座天成阵法,而且城市一但受到攻击,还有随时的转化,其中玄妙,不可为外人所道。.|

    而今日的城门口虽然是热闹非凡,来往人群多不胜数,让这圣城显得是无比的拥挤,但是人群中隐藏着两道身影,赫然就是云风和公孙剑,但是两人是衣衫褴褛,蓬头后面,脸色苍白,一副是受了重伤垂死的样子。

    “云兄,这样真的行吗?我可是公孙家的大少爷,穿成这样,若是被爷爷知道的话,肯定会生撕了我的,你确定这招能行。”公孙剑依旧是带着几分的不确定,毕竟实在太脏了,甚至连乞丐也不如。

    “少废话,想坑杀君文杰,咱们必须是如此,而且你见到巡查使的时候,立刻就给我告状,而且你只管给我哭诉,那当时的情景全部给我描绘,有多惨你就说多惨,让君文杰先惧怕再说。”

    云风的目光之中露出几分的阴冷之意,但是嘴角却是露出一翻恶魔般的笑容。

    当两人走到城门口的时候,门口的守卫立刻的拦住两人的身影,其中一人显然是皱起眉头,道:“那里来的乞丐,去,去,去,这里也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

    公孙剑是勃然大怒,陡然的扒开自己的头发,露出自己的真容咆哮,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草,本少爷受了一肚子的气,连你这个奴才也敢教训我,今天的帐我先给你记着,明天你自己过来请罪。”

    “是,大少爷,您,您这是怎么了。”守卫吓的是瑟瑟发抖,把自己家的大少爷当成乞丐,这可是死罪过一条。

    “少废话,不准说你见过我,我且问你巡查使大人来了没有,现在在何处。”公孙剑自然是按照云风策划的一切,直接去找巡查使告状去。

    “巡查使大人就在府邸,现在老爷已经是气翻天了,君二岛主告您杀人夺宝,结果是双方全部的陨身于海底,现在吕氏商会的人来了,他们正在找老爷锁要赔偿,大少爷您还是躲躲吧!老爷正在气头上。”

    守卫的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的担忧,看着云风的目光也是不一样了,显然是无比的惧怕。

    “少废话,你就给我守在这里,不要跟任何人说你见过我,不然的话,本少爷杀光你的家人,云兄,我们走。”

    公孙剑此刻可谓是怒火难平,没有别的感受,完全只是想要杀人,要将君文杰彻底的斩杀,方能平息心中的怨恨。

    “公孙兄,冷静一点,就算是现在心中在想杀人,也得给我忍下来,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区区的君文杰而已,乃是一个小角色,这回他不死也要让他脱下一层皮,现在他们以为我们死了,那么死无对证,只要你一出现,那么就有翻盘的余地,冲动是魔鬼,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反过来对你和你的家族都是很不利的。”

    云风拍了拍他的肩膀,目光之中露出无穷的阴沉之色,显然这次又是死局,不过在掌握足够证据的情况下,不知道是谁的死局的呢?

    公孙剑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眼神之中充斥着无尽的杀伐之意,道:“云兄,我知道了,我不会卤莽行事的,但是要将君文杰留给我。”

    “没问题。”云风是欣然应许,嘴角闪烁着无穷的寒光。

    公孙家的府邸,乃是高墙深院,方圆面积足有二十里,其宗室的人口足有百万人,但是一直只有九大直系,其余的全部都是为旁支,九大直系之中又以公孙树这一脉为主系,一直掌握着家族的权利。

    公孙家的府邸颜色永远是脱不了黑白二色,似乎为永远的主题,这才是公孙家的一切,乃是家族立族之根本,当公孙剑和云风刚是一脚进入的时候,只感觉二十里方圆为之颤抖,一股恐怖无边的气息直接的笼罩虚空,接着传出一声如雷般的吼声,道:“君文杰,说话注意你的言辞,如今小儿身死,可谓是死无对证,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还有你吕沧河,我公孙家与你向来无怨,小儿虽然是生性风流,但若说抢劫你吕家的财物,我绝对不信,而且如今你只听取其一面之词,就前来找我索要赔偿,你莫非觉得我吕家真的是好欺负不成。”

    君文杰完全就是冷笑起来,道:“公孙家主,论身份你乃是我的前辈,可此事乃我亲眼所见,如今巡查使大人就在此地,莫非你还想动武不成,分明就是公孙剑见财起意,但实力不敌,最后双双陨灭,可惜我赶到的时候已经迟了。”

    厅堂之中主位坐着一身影,此人须发雪白,穿着一道阴阳袍,半眯着眼睛,沉稳的犹如是泰山一般,此人就是公孙树,公孙家的大长老。

    旁边侧坐着一名中年人,跟公孙剑有成的相似,此刻是怒意冲天,完全就是如同一头怒狮一般,似要将眼前的人是彻底的粉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