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魏姓老者

    当初秦凤鸣在人界之时,曾经与人合力斩杀过一名魔界魔君中期魔修。那名魔界之人来历极不寻常,乃是魔界中的一名为幻魇魔的魔族。

    那幻魇魔奇异之处,便是有一对魔瞳,凭借那对魔瞳,其可以幻化幻阵以及让与之对战的对手坠入迷幻之中。

    此对魔瞳,如果经过精心炼制,可以炼制成一种名为灵清神目的神通。可以让修士修炼成为如天眼通神通一般的强大手段。

    天眼神通,那是一些修士天生才存有的奇异体质。就是那些通神甚至玄灵境界的大能,如果没有特殊奇遇,也休想存有此种手段。而通过炼制幻魇魔的魔瞳,却是可以让修士修炼成此种极为实用且强大的秘术。

    要知道,不管是鬼道、魔道还是正道修士,均都有一些遮蔽身形的秘术。

    如果有天眼通秘术,那些秘术,将毫无用处可言,并且如果陷入一幻阵,那在天眼通神通之下,几乎可以不受幻阵的影响,瞬间寻找到阵眼所在从而破阵而出。

    当然,灵清神目与天眼通神通是两种相似的手段,两者虽然有相同之处,但也有不同存在。

    秦凤鸣虽然得到了一对已然可以幻化幻阵的幻魇魔魔瞳,但他一直未曾着手修炼那灵清神目神通。

    无他,就是因为修炼那灵清神目神通,需要用到数种极为珍惜的灵草。

    虽然他身上有不少数万甚至十数万年份的灵草,精心寻找的话,也可以寻到替代之物,但为了做到万无一失,秦凤鸣硬是一直未曾动手。

    因为自上古修炼灵清神目的典籍中,那清月草正是所需灵草中的最为主要的一味药草。虽然明月草之类与清月草就药效而言相差不大,但秦凤鸣却不敢尝试,因为那幻魇魔的一对魔瞳实在难以寻找。

    他只有两次机会,如果不能成功,就彻底与此种神通失之交臂了。

    此番未曾想到,竟然在鬼手尊者的洞府之中寻觅的了一株十数万的清月草,这让秦凤鸣心中兴奋到了极处。

    秦凤鸣飞离出十数万里之后,停身在了一处隐秘所在,然后重新变化容颜之后,进入到了神机府。

    “魏道友,此番你师尊洞府一行,确然是九死一生,你师弟的陨落,也是事出突然之事,当初费某说的明白,你如果没有异心,便会放你性命,此刻费某便兑现诺言,这些是你师尊洞府中一些未曾损毁的宝物,就送与你了,今后只要你不做对不起费某之事,费某便不会取你性命。”

    看着面前一堆各色灵石以及珍惜炼器材料,魏姓老者面露震惊之色。

    他未曾想到,对方不仅如此轻易便欲释放自己,而且还将得自其师尊处的宝物相赠。这可是其从来未曾想到过之事。

    “前辈,晚辈不要这些宝物,晚辈只有一个请求,请求前辈允许晚辈跟在前辈身边以效犬马之劳。”

    此时的魏姓老者,心中虽然不知面前这名中年修士为谁,但其已然与李姓老者相谈了不短时间,知道李姓老者非是秦凤鸣的徒弟,而只是一名手下。

    一名手下,一直被藏在神机府之中,遇到危险之时也未被放出帮手,这让魏姓老者心中却是感触颇多。

    他修仙已然有六百多年,如此人物还是首次见到。故此思虑之下,其才下定决心,开口央求道。

    当然其也有私心存在,那就是面前这名中年修士凭借大修士的身份,而执意要去当黄泉宫的执旗使,不外乎定然是想进入那黄泉秘境了。

    凭借执旗使身份,以及其大修士的手段,进入秘境,自是会安稳非常,如果他随着这位大修士寻觅到那秘境黄泉所在,到时定然能够在其中浸泡一番,所得好处,将是难以言明的。

    要知道,黄泉秘境中的凶险,他们鬼君初期修士进入其中,与自行找死也无什么区别。如此绝佳机会,以其数百年的见识,那里愿意放弃。

    “什么?你想跟随在费某身边?哼,你难道还想为你师尊报仇不成?”骤闻之下,秦凤鸣顿时面色一沉,语气冰冷之意大现道。

    面前这老者的师尊,师弟三人可以说都是陨落在自己手中的,要说没有怨气,秦凤鸣可不相信。

    如果是有人将秦凤鸣自己的师尊灭杀,那他势必会竭尽所能,想法设法的将仇人斩杀,为师尊报仇不可。而面前修士竟然要跟随在自己身边,那能不让其警惕大起。

    虽然将其释放也存在一些风险,但其还有一些确信,面前修士在不知其底细情形之下,还不敢过分将其身份泄露。但要跟随在身边,却危险系数大增不少。

    “啊,前辈息怒,晚辈万万没有此种想法。前辈不知,晚辈拜在鬼手尊者的门下,也是不得已之事,晚辈本是不是建安府修士,百多年前,晚辈到建安府的一处险地,寻觅一种只有建安府才有的灵草之时,不想与鬼手尊者相遇,于是便被其擒拿,硬要晚辈拜在其门下,以充当跑腿之事。

    当时晚辈也是贪图其大修士的身份,故此便顺水推舟拜入了其门下。拜入其门下之后才知晓,其竟然有一名嫡系后代,就是那习姓鬼帅修士,而晚辈拜入其门下,最为主要之事,便是充当他那名晚辈的护卫。而被其撕裂的褚师弟也是与晚辈一般被其强迫拜入其门下的。

    拜入其门下百多年以来,非但没有获得其什么好处,就是自身修炼都耽搁了不少。此事千真万确,晚辈绝对没有一句虚言。前辈不信,晚辈可以立即施展血咒,以明心智。”

    魏姓老者说完,不待秦凤鸣搭话,立即便盘膝做到了地上,然后舌尖咬破,一口精血喷吐而出,就此开始施展术咒起来。

    秦凤鸣看着魏姓老者施咒,双目精芒连闪,并未出手阻拦。

    不管面前之人所言是真是假,但血咒是不会说谎的。既然已然收下了李姓老者二人,再收一人也并无不可。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大用也说不定。

    “前辈,晚辈已然施术完毕,先前所言,一点虚假也无,请前辈收下晚辈,以后有何琐碎之事,尽可吩咐晚辈去办。”

    施术完毕的魏姓老者并未起身,而是跪伏在秦凤鸣面前,恭敬说道,脸上期望之色显露无遗。

    秦凤鸣面色凝重,仔细看视面前老者,似乎要将其浑身看透一般。片刻之后,才自点头道:“既然你已然发下了血咒,如果不将你收下,却也说不过去,那好吧,你便留在我身边吧。”

    “多谢前辈成全,晚辈定当为前辈马首是瞻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