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大布局

    欲想弄明面前之事,那只有一方法可用,那就是擒拿下一名当事修士,询问一番。

    让秦凤鸣略感诧异的是,方圆三四百里之地,并未见到有一名大修士身影。

    略一思虑,心中已然明白,大修士速度太过急速,争斗波及太广,此时定然早已飞遁出了一两千里之外了。

    片刻后,秦凤鸣身形一跃而出,悬浮在了空中。此时距离大批修士争斗之地,已然有了百里之远。凭借秦凤鸣手段,敛气隐形之下,鬼君初期、中期修士也实难发觉。

    神识稍一扫视,他便锁定了一名脱逃而出的鬼君初期修士。

    其身后虽然也有两名鬼君初期境界修士追赶,但二人速度,明显不如前方奔逃之人。仅仅飞遁出了三百里,身后追击二人便无语的回撤而回了。

    在难以追上情形之下,身后两名修士自是不会做此无用功。

    面上微笑一起,秦凤鸣已然自当场消失不见踪影。

    五百里之外,一道弱小的能量波动一起,正自急速奔逃的那名鬼君初期修士急速奔行中的陡然停滞下了身形。

    “啊,你是何人?因何要拦截老夫?”

    暴喝声一响,那名鬼君初期修士双目惊恐神色大显,但看清面前之人面容,又自不由长出一口气。面色一怒之下,厉声喝道。

    此时距离争斗虽然仅有数百里之远,但只要不是谢家之人拦截,其到也不是极为畏惧。

    “哈哈哈,秦某只是向道友问些事情,还望道友能够告知。”人影一闪,秦凤鸣已然站立到了那名鬼修老者面前。面上神色毫不波澜。哈哈一笑道。

    “啊,你不是鬼界修士,你难道是人界之人不成?”以鬼君修士的老辣,自也是心思缜密之人,稍事扫视,便已然认出了秦凤鸣身份。

    “是否是人界之人与道友无关,你只需回答秦某所问就好。谢家之人是如何逃离那阴沙阵的?还有其他之人是何人?道友只要回答,秦某便放道友安然离去,否则就只有将命留在此地了。”

    面对面前青年如此言语,老者面色忽变数下,眼中神芒激闪,一丝惧意不由显露在了其面容之上。

    面前修士,身上明显没有鬼界修士人人存有的那丝真鬼之气。

    不用问也能知晓,其定然就是人界之人无疑。一名人界化婴初期境界修士竟然能够通过重重防卫,深入到鬼界如此之深,对方手段之强大,让其稍想就会心中大惊。

    此番跟随两位大人在此设伏,拦截谢家之人,可谓隐秘之极,而面前青年竟然知晓谢家众人被困阴沙阵,这就更加让此名老者大为震惊了。

    “哼,道友既然不想开口,那就不劳道友了,秦某亲自寻找答案好啦。”

    话声还未说完,当场已然消失不见了秦凤鸣身形,再次闪烁而出之时,已然站立到了老者面前三四十丈处。

    “嗤!~~~”一声尖锐之音已然自秦凤鸣口中呼出。

    鬼君初期老者还未来得及有丝毫反应,一股强大之极的魂力已然涌入了其识海,头脑为之一昏,老者已然陷入了昏迷。

    此时秦凤鸣在对鬼君初期境界修士施展惊魂嘘秘术,自是立竿见影之极。

    在距离大修士如此近之地出手,秦凤鸣当然不敢施展威能庞大的手段,而惊魂嘘是再合适不过了。

    身形一闪,已然将那鬼君初期修士擒在了手中,晃身之下,便向着远处一处山谷飞遁而去……

    盏茶时间都未到,山谷之内人影一闪,秦凤鸣重新闪现而出。

    此时的秦凤鸣,双眉微凝,面上神色却是笼着一层阴沉之色。

    经过搜魂那鬼君初期修士,对于发生面前之事,他终是完全明白了。

    原来面前之事,非是表面一般,是血邬盟设计灭杀谢家修士。其中所暗含的,乃是三道宗与血邬盟之间相互算计在其中。

    谢家老祖身染重病,如此机密之事,竟然被其敌对之人获悉,这本就让秦凤鸣大为怀疑。以谢家老祖鬼君顶峰修为见识,如欲想将此事隐瞒,自是会连谢家亲近修士都可以谎骗。

    虽然谢家众人远离金川府,去到翔云阁所在寻找带路之人,表面更是看不出丝毫破绽存在,当时就是秦凤鸣,对于谢家此行也是深信不疑。

    回想当初谢家众人面对阴沙阵被困之时的表情,秦凤鸣此时才终是明白,谢家此一番作为,可能除了谢家老祖之外,其他家族修士,定然全被蒙在鼓中。

    原来那谢家老祖,非是身患什么残疾,其一切表象,均是在刻意伪装。

    谢家此番作为,便是欲想将此时还留在金川府的血邬盟的几位鬼君后期大修士灭杀,以彻底将血邬盟灭杀。

    原来数年之前,三道宗就已然开始布局。

    先是由两名鬼君后期大修士带领数以百计的三道宗修士,在三界大战开始不久,就进入到了人界之中。

    见三道宗如此行事,本来还有略有提防的血邬盟,自是放心不小。

    于是本就有心进入人界劫掠一番的血邬盟修士自是纷纷远离了金川府,也自通道进入了人界之中。

    在如此境况之下,谢家老祖突然传出身染经脉之伤,欲想进入万哭谷疗伤,谢家之人本来行事隐秘之极,但进入万哭谷,却是必须要有熟悉之人带队才可,否则别说进入,可能连那外围的阴雾都可能穿不过,就陷入其中了。

    此一情形,却在谢家众修士隐秘之极寻找带路修士之时,被血邬盟修士知闻,此消息自是很快便传回了留收血邬盟的孟姓大修士耳中。

    骤闻此事,孟姓大修士也是微楞,他自是不信谢家老祖会有如此伤病。

    但仔细打探之下,虽谢家表面看似未有什么变故发生,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还是让孟姓老者感觉到此事大有可能。

    因为以法阵立世的谢家,护族大阵竟然完全开启了。这种不同寻常的举动,却是昭示着谢家必定发生了什么变故无疑。

    一见之下,孟姓老者自是大喜,于是联系与其留收的血邬盟另外一名大修士,故此才率领手下,刻意到建安府设伏。

    他们未曾想到,这本就是三道宗所设的一陷阱。那两位带队进入人界的三道宗大修士,仅是在人界驻留了数月,便又带领十数名门人返回到了鬼界之中。并在建安府专门等待血邬盟众人到来。

    就在秦凤鸣将李姓老者二人救下,进入石地之时,三道宗修士突然现身而出,内外夹攻之下,无人操控的阴沙阵,在已然恢复全盛状态的谢家老祖率领众人强力攻击之下,顷刻便被破除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