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惩治

    这一连串的动作,秦凤鸣施展的如同已然排练过多次一般,中间毫无拖泥带水之处。结果倒也未出乎秦凤鸣所料。

    如果是面对一名在修仙界摸爬滚打多年的化婴修士,秦凤鸣就算此番动作再如何连贯,也难以说就能顷刻就将对面化婴修士擒拿。

    而秦凤鸣在前来之时,已然知晓,石德虽然突破到了化婴境界,但其并未在德庆帝国修仙界中闯荡过。他斗法经验,比起秦凤鸣,那可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之远。

    凭借秦凤鸣的强大体魄,将石德生擒活拿,倒也没有如何惊险。

    随着秦凤鸣的一道禁制能量入体,石德浑身一震之下,体内丝毫法力也未能再调动起来。双目呆滞下,堂堂的百巧门太上长老陡然瘫软在了石椅之上。

    这一番争斗,让石德无论如何也未能想到,自己竟然丝毫还手之力也无,便被面前青年修士生擒活捉了。

    “啊,你…你…你是化婴同道?”

    此时的石德,心中之震惊,已然无以言表,他唯一一个心念,便是面前青年修士是一名化婴修士假冒的无疑。

    “哼,秦某是什么境界已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老匹夫你此时落入到了秦某手中。那此时便要说说你应该接受的惩罚了。”

    随着秦凤鸣话音,乌芒闪烁下,一名衣衫不整的艳丽少妇已然被容清擒拿到了秦凤鸣面前。

    此时那艳丽少妇花容惊变,娇躯惊恐的颤抖不已。一片春色随着女修的娇躯颤动,在宽大袍服之下展露而出。

    看到此处,秦凤鸣也不由微微皱眉。秦凤鸣以面前情形,自是知晓,刚才那石德,定然正在与面前女修行那**之事无疑。

    眉头一皱之下,秦凤鸣手一挥,一道能量便激射进了那女修体内,脑袋一晕,女修便躺倒在了地面之上。

    随着秦凤鸣的传音,容清也是一闪,便消失不见了踪影。

    “哼,老匹夫,秦某也不用与你兜圈子,秦某此次前来百巧门,本是想见公孙静瑶仙子一面。不曾想,刚一到百巧门,便听闻公孙仙子被你所困,并且用卑劣手段逼迫与她。秦某如不为好友出手一番,自是于心难安。”

    听着面前青年修士的言语,石德此时已然重新恢复了平静。

    以其老辣,已然看出,面前青年,绝非是化婴修士,而确确实实是一名成丹修士无疑。对于那名鬼修,石德心中虽略有疑惑,但也并未如何看在眼中。

    此时最让石德心中懊恼的是,自己身为堂堂化婴修士,竟然被面前这名成丹修士生擒了。

    但此时,石德心中却也并未如何畏惧,在其看来,既然对面之人确实是一成丹修士,那禁锢自己法力的禁术,凭借自己修为,定然能暗自破除无疑。

    “小辈,你想如何?此地乃是我百巧门之内,如果你欲不轨,我百巧门上万修士,定然会对你群起而攻,凭借你们区区两名成丹修士,绝对难以生离此地。”

    石德一边暗自冲击体内那道禁制,一边恨声开口道。

    “呵呵,秦某既然敢只身进入到百巧门,便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别说区区仅有两名化婴修士的百巧门,就是再多有几名化婴修士存在,秦某也有把握安然离去。”

    看着石德,秦凤鸣通过与那到禁制能量的联系,自是知晓面前老者正强力冲击自己禁制。

    对此,秦凤鸣心中也仅是冷笑不已。别说是石德区区一名化婴初期修士,就是一化婴中期境界之人,也休想短时破除自己所下的此道禁制。

    暗自施展几种法诀后,石德心中已然冰冷一片。

    面对体内的那道禁锢自身法力的能量,石德有种面对大山之感,自己所施展的数种手段,对那禁制能量如同隔空瘙痒一般,一点效果也未显露。

    “你…你打算如何?”一见如此,石德也是惊恐神色显露,到了此时,他也终于明白,刚才面前青年修士所言,非是恐吓之言,他确实有此手段无疑。

    “呵呵,这还像话,只要石道友按秦某所言行事,明日太阳道友自是能够见到,否则道友能否还存于世,秦某就难以保证了。”

    看着面前瘫倒在石椅之上的石德,稍事思虑,秦凤鸣手一番,一浑圆乌黑的圆珠便出现在了手足,此圆珠,正是秦凤鸣早已炼制好的一颗禁神珠。当初容清认主之时,秦凤鸣便是使用此种宝珠。

    挥手将禁神珠放置在面前石桌上,秦凤鸣面色微微一笑,淡然开口道:“石道友,你只要将自身一缕魂魄交出,融入到此禁神珠内,秦某便将道友体内禁制撤出,不知道友以为如何?”

    “什么?你想对老夫施展禁魂术?”

    骤闻秦凤鸣之言,石德心中就是为之一颤。面前青年修士虽然手段看似不凡,但境界修为绝对仅是成丹境界无疑。

    以成丹修为,就想对自己这名化婴修士施展禁魂禁术,此种之事,他可是从来未曾听闻过的。

    “嗯,不错,秦某就是想道友交出一缕魂魄而施展禁魂秘术。只要石道友答应此事,秦某保证,必然释放道友重获自由。”

    看着面前青年平静的面容,任是石德存活了近五百余岁年纪,也是面露疑惑神情不止。

    “如果老夫要是不答应此事,你难道还敢动手灭杀老夫不成?要知道,老夫的名牌,此时就在公孙师兄洞府之中,只要老夫有何不测,公孙师兄定然会第一时间知晓,到时,一名化婴中期修士前来,任你手段再如何高明,也定然束手就擒不可。”

    眼中精芒闪烁之下,石德面色一寒,如是开口说道。

    “哼,秦某奉劝石道友,你还是不要刺激秦某忍耐度为好,要想灭杀与你,对于秦某而言,仅是举手之事,别说是区区一名刚刚进阶化婴中期境界之人,就是一化婴中期顶峰修士此时在面前,秦某也可当着其面将你灭杀。

    不过对于灭杀与你,秦某也无什么兴趣,不过对你施展禁神术,却还是能够做到的,你是让秦某亲手施展那禁神术呢?还是自愿交出一缕魂魄,主动让秦某禁锢呢?”

    听石德之言,秦凤鸣并未表现如何,轻哼一声后,慢慢开口说道。

    随着秦凤鸣话音,石德面色激变之下,眼中神色也是闪烁不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