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怒意

    “呵呵,司徒仙子错会了,秦某当然不能让那些宗门势力修士打消此念,但秦某有把握带公孙仙子出离此是非之地,不管是何人,也休想将秦某阻止。”

    秦凤鸣也不想太过让面前女修吃惊,故此之下,其却是如是说道。

    听闻秦凤鸣如此坚定非常的话语,司徒念心中也是一震,但转而面色一暗,轻叹一声,道:

    “道友提议虽好,但如果是先前之时,可能公孙妹妹还能接受,但此时,却是已然不会有丝毫可能了。”

    “这是为何?秦某却是不明白了。难道招亲之事是公孙仙子首肯的不成?”

    “秦道友,虽然此事不是公孙妹妹欣然同意之事,但却是其曾祖亲自敲定的。如果是那石德提议,公孙妹妹自是会拼力抗争,但此时,已然是我百巧门首肯之事。如果此时公孙妹妹逃离,势必会给其曾祖招惹祸端。

    要知道,虽然此时我百巧门还未被其他势力吞没,但有此野心的宗门或是修仙家族还是大有人在。如有把柄留下,势必会为整个百巧门留下诟病,此事定然不是公孙妹妹想见到的结果。”

    听着面前女修的言说,秦凤鸣也轻轻点头,公孙静瑶表情温婉,内心更是良善,如果真因为她之过,给百巧门招致灭门之灾,她自是不愿。

    “好,秦某便打消此念,司徒仙子,只要此次斗法招亲之事不是公孙仙子自己决定的,那秦某便也参与其中,并拼力在斗法大会中拔得头筹,让那些不轨之人铩羽而归。公孙仙子依旧可以安然。”

    眼中精芒略微闪烁,秦凤鸣稍事思虑之下,表情毫无异色的平静开口道。

    看着面前仅有二十多岁的青年修士如此言说,司徒念心中却是大为不信。要知道,此次有意前来斗法招亲的修士,虽然无化婴老怪。但前来之人,却大多在成丹后期甚至顶峰境界。

    面前这名年岁仅有百岁,且修仙可能还未达到九十年的修士,就敢言说有把握战胜如此多存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

    “秦道友,那些前来斗法的同道,境界最低的,也有成丹中期修为,且大多数乃是有巨大靠山之人,家族或是宗门之中,均有数名化婴修士存在。且所修功法均都不凡,秘术更是强大之极。就是那些散修,身后也都有化婴师尊。凭借道友一人,难道有把握战胜如此多同道不成?”

    “此点秦某既然敢说出,就有把握做到,只要公孙仙子不同意,任何人也休想违拗公孙仙子之意。就是其曾祖,秦某都敢上前争论一番。”

    看着面前青年修士的坚定目光,听着其铿锵话语,司徒念也不由心中为之一震。好像面前青年修士的话音有一强大无比的意境,只要其说出,就肯定能做到一般。

    看视秦凤鸣许久,司徒念才点点秀首,蹲身给秦凤鸣拜了一万福,道:

    “司徒知晓,虽然道友与公孙妹妹仅见两面,但妾身还是希望道友既然说出,就要办到此事,这也不枉公孙妹妹对道友的一番心意了。”

    秦凤鸣骤闻此言,身形也是一顿,虽然与公孙静瑶仅匆匆见过两面,但那艳丽容颜,却是一直在其脑海浮现。

    此时听闻面前女修如此言说,他神色凝重,并未再言说什么,只是郑重的点了点头。

    如果换作是其他之人说出秦凤鸣刚才所言,言说凭借成丹初期修为,就能战胜众多成丹后期或是顶峰修士。司徒念可能还不相信。

    但对于秦凤鸣,她心中却是相信了几分。

    当初在上古战场相遇之时,秦凤鸣仅是一名刚刚进阶筑基境界的小修士,那时其以筑基初期修为,竟然能够驱使一只四级顶峰妖兽,轻易便将凭借自己筑基中期修士都难以战胜的一直四级顶级妖兽生擒了。

    这种之事,如果不是亲眼得见,是谁都无法相信的。

    此时面前青年竟然敢言说凭借成丹初期境界,战胜成丹后期修士,虽然司徒念并未完全相信,但她心中却也充满了期待。希望那青年修士话语成真。

    司徒念并未返回自己洞府,而是直接向着公孙静瑶的洞府飞去。

    在此之时,司徒念自是不可能带秦凤鸣去到公孙静瑶的洞府与之见面,但将秦凤鸣依旧在世的消息告知妹妹,却也能够让妹妹将死之心重新焕发新春。

    但当司徒念来到公孙静瑶的洞府近前之时,却让她面色为之一凛。

    面前此时竟然出现了一座广大的禁制罩壁,已然将公孙静瑶的洞府完全遮蔽在了其中。

    一见此景,司徒念那里还不明白,此时公孙静瑶,已然被人完全监控了起来。再想进入一见,已然难以如愿。

    站立片刻,司徒念玉手一抬,一传音符便出现在了其手中,低语几句后,抖手便将之祭出了。

    但让司徒仙子无语的是,那传音符与那道禁制罩壁触碰之后,竟然未能穿过禁制,进入到里面洞府,而是在一声砰然声中,化为了灰烬。

    此禁止,竟然有隔绝传音符的功效。

    不得已之下,司徒念也只能重新返回了秦凤鸣处,将此事告知了秦凤鸣。

    “既然如此,此事就不劳烦司徒仙子了,只要到了斗法之日,自是可以见到公孙仙子。不过还是请仙子将公孙仙子的洞府位置标注给秦某才好。”

    向司徒念道谢一声后,再次将风韵尤存的仙子送走,秦凤鸣站立在大殿门口,面色却是不由变得略有了一丝阴霾。

    公孙静瑶洞府之外的禁制,不用问,也知晓是石德那老匹夫刻意设置下的。其目的,便是防备公孙静瑶逃离出百巧门。

    虽然此时公孙尚文已然出关,但石德欲想设置下此种法阵,以其经营数十年的人脉,却是轻松以极。

    “哼,老匹夫想如此就能万事无忧了吗。此点伎俩,在秦某看来,却也并未有何难以破解。”

    随着秦凤鸣的冷哼,人影一闪,一个小巧的女童便出现在了大殿禁制之中。

    “嘻嘻,哥哥难道有何事情需要冰儿去办吗?”

    此小童正是秦冰儿,刚才在神机府,秦冰儿并未听闻秦凤鸣与司徒念交谈,但这并不影响秦冰儿的判断。

    她对于哥哥的手段,心中清楚,一般绝对不会如此急切的招呼自己现身。看着面前表情严肃的哥哥,秦冰儿自是能够判断出定然有什么棘手之事需要与自己相商无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