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折磨

    冰儿能够出现在此地,自是秦凤鸣早就安排好之事。

    当初来到齐云山之时,秦凤鸣担心不能顺利进入,故此之下,他便暗中吩咐冰儿,让其化作魂魄之体,先进入到齐云山,然后寻到蓝雪儿,在旁边护卫。

    自从冰儿进入到筑基顶峰之后,她神通自是已然大增,虽然未必是齐云山少主对手,但要将之拖住一时半刻,却绝对是毫无疑问之事。

    此时听闻冰儿竟然与首次见面的蓝雪儿讨要其身上的一块玉佩,秦凤鸣也不由为之愕然。以冰儿的太岁幼魂之体,什么宝物能够让她看上。

    此就是秦凤鸣,也不由大为好奇起来。

    “啊,多谢小妹妹护卫雪儿,不过雪儿胸前的那玉佩,却是不能给小妹妹,因为她乃是雪儿父母遗留之物,不过雪儿这里有几颗对阴魂有所效用的丹药,却是可以给小妹妹。”

    听到面前小丫头如此言说,蓝雪儿也是不由面色为之一凝。她胸前玉佩,乃是其母亲自幼便戴在她脖颈上的。从来未在人前显露。并且此玉佩毫无出奇之处。用神识探查,也毫无异样显露。

    她实在不知,面前的可爱小丫头,如何对此玉佩大感兴趣的。

    “哼,小姐姐毫无诚意,区区有助筑基修士有用的丹药冰儿可不稀罕,哥哥那里多得很,只要冰儿想要,就是当糖豆吃,哥哥也会给冰儿的。不过那玉佩冰儿很是喜欢。小姐姐就让给冰儿吧。”

    见冰儿如此执着向蓝雪儿要那不知名玉佩,秦凤鸣不由心中也是大动。以他对冰儿的了解,自是知晓,那玉佩定然是一宝物无疑。

    但既然是蓝雪儿父母遗留之物,自是不可能拱手送人,故此之下,秦凤鸣开口道:“冰儿休得无理,那玉佩乃是蓝姑娘父母之物,休要无理取闹。”

    听到秦凤鸣此言,冰儿却是毫无生气之态,面上笑容一转,眨动着一对大眼,嘻嘻一笑道:“哥哥就会使唤人,冰儿这次甘冒奇险,进入到此地,怎么也得收点好处吧。不如哥哥就把那万年尸魁的尸珠赏赐给冰儿权当做报酬吧。”

    “呵呵,小丫头真是贪得无厌,想来你早就打那颗尸珠的主意了吧。也罢,既然你想要,我就将它交给你,不过以你此时修为,却是难以将之驾驭,等你凝结出魂丹之后,再祭炼为好。”

    小丫头此言,却是让秦凤鸣苦笑不已。当初一见到那尸魁,冰儿就已然兴奋大起。对那尸丹,她自是早就有讨要之心了。

    听到尸魁尸珠,旁边正自大为不知如何回答那小丫头的蓝雪儿面色登时大变。尸魁,她自是知晓是何存在。面前之人竟然有一颗尸魁的内丹。此却是让见多识广的蓝雪儿,也是不由大为惊骇了。

    “好啦,小丫头,此时非是说话之时,你先隐藏起身形吧。”

    这次冰儿却是听话以极,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了踪迹。她也知道此地极为危险,故此并未再多言什么。

    “那小丫头一向如此,蓝姑娘不要记挂那小丫头之言,此时我等还在齐云山之内,却是需要好好筹划一番。如何向齐云山讨要些补偿。”

    “啊,秦大哥所言不错,此是齐云山,听闻此门派之内有两名化婴修士,你我还是尽快出离此地为妙。”

    见蓝雪儿所言与自己意思相去甚远,秦凤鸣不由微微一笑,并未多加解释什么,而是开口道:“离开此地是肯定的,但离去之前,秦某却是需要代蓝姑娘向齐云山讨要些压惊之物。一会儿姑娘只需跟随秦某,其他之事自又秦某出头。”

    秦凤鸣说完,不待蓝雪儿回答,便自飞身出了洞室。

    看到丁姓修士此时依旧站立在原地,秦凤鸣微微一笑,并未说什么,而是体内灵力一动,便将躺倒在地的齐云山少主唤醒了过来。

    虽然身在那处洞室,但秦凤鸣神识却是一直盯瞧着那丁姓修士。

    “你是何人,竟敢到我齐云山来捣乱。丁长老,你真是好胆,竟敢勾结外人来图谋齐云山,让门主知晓,定然叫你生不如死。”

    刚自恢复神智,齐云山少主便自面色一寒,语气阴冷的开口道。

    “哼,雷少主,段某既然敢来到此地,就有把握全身而退。就是此时段某想将你灭杀,也是无人能够拦下的。你要想活命,那就得先说说,你将段某同伴掠来此地,并将段某同伴的灵禽击伤,此事打算如何了结呢?”

    端坐在一把石椅之上,秦凤鸣面色略有阴冷的开口道。

    “身在我齐云山,谅你也不敢对雷某如何。只要雷某有事,我祖父定然会知晓。到时,你们绝难逃脱。”

    看一眼秦凤鸣身旁的蓝雪儿,齐云山少主眼中厉芒一闪,他已然知晓,面前中年修士是因为何来到此地的了。

    “呵呵,区区两名化婴初期修士,还未放在段某眼中,如果你不想遭受皮肉之苦,就乖乖听段某吩咐,否则有什么后果,段某却是也不敢保证。何去何从,雷少主还是早点拿主意的好。”

    看着面前一副人畜无害的中年修士,齐云山少主心中也是不由惧意大起。

    虽然他一向杀伐决断,但那是对别人,真到了自己身上,从来未遭受什么挫折的齐云山少主,心中也不免略有惊颤。

    不过一向的优越感还是让他语气坚硬的道:“哼,小辈说的好听,如你真敢将雷某灭杀,到时定然会让你们出离不了齐云山,就是想死也都难……”

    “啊!”就在齐云山少主还未说完之时,一道剑气已然斩在了他的左手手臂之上。一闪,便将其整条手臂斩落了下来。一声惨呼也随即响起。

    在有禁制禁身的情形之下,齐云山少主体内已然不能再以法力强自压制疼痛,故此其此时所受的痛楚,却是与常人无异。

    “你…你…你竟敢残破本少主躯体,等将你擒获,雷某定然加倍让你偿还。”

    “哼,到了此时还敢嘴硬,真是该罚。”

    随着秦凤鸣冷哼一声,一道剑气再次激射而出,一声惨呼声中,齐云山少主的另外一条臂膀,也已然被斩落了下来。

    接着身形一倒,齐云山少主便昏厥了过去。其此次昏厥,却是急火攻心成分居多。凭借成丹修士的强大体魄,虽然有疼痛,但绝不会让其昏厥。

    “好啦,丁道友,你即刻发传音符,就说少主被人击伤,请门主即刻前来此地。”看着倒地的齐云山少主,秦凤鸣手指点出,便将其断臂处的穴道点住,接着开口对站立一旁的丁姓老者淡然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