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八百零二章 激斗仇敌上

    第五卷 破茧而出 第八百零二章 激斗仇敌上

    远处的两名老者收起各自的法宝,神识在附近仔细搜寻了一番,并未见丝毫异样,低声私语几句之后,身形一转向着北面方向,慢慢飞去。

    此时的秦凤鸣,也自收拾心情,以为此事将告一段落之时。

    突然,其身外的碧蚕丝法宝所化的巨大罩壁却是猛然被什么猛烈触碰了一下。随即一声闷响之音传出。

    随着此声闷响之音响起,一团透明之物包裹着一个虚幻红色人形展露在了秦凤鸣身外三十多丈处。

    此一情景发生的太过突然,心念电转之下,秦凤鸣已然知晓,面前定然是有修士隐形经过此地,两人的护罩不妨之下,触碰在了一起。

    就是此时的秦凤鸣,身外的碧蚕丝罩壁,也在触碰之下,变得能量游走不断,在灰色黄芒闪烁之下,一个巨大罩壁显露了出来。

    见到此景的秦凤鸣丝毫犹豫也无,双手同时挥舞之下,两道白光便自其手中飞出,巨大能量波动一起,便穿出了碧蚕丝罩壁的包裹,向着那闪现而出的虚幻人影激射而去。

    “啊~~,不好。”

    随着一声呼喝声响起,就在秦凤鸣祭出两张射阳符之时,对面的红色人影也已知晓了所发生情景。毫不犹豫之下,一道闪现着红色光芒的幡旗便现身在了其身前。一闪之下,便将之整个身体包裹了起来。

    同时,一闪现着红芒的妖刀也自闪现而出,向着秦凤鸣站立之处激射而来。

    “砰、砰、砰~~嘿~”

    随着三声巨大的砰然之音响起,一声好像因突然受到疼痛而呼喊出的嘿然之声也自响起。

    秦凤鸣只感觉眼前红芒一闪,一股巨大的撞击之力便自身外的碧蚕丝罩壁之上传涌到了自己身体上。秦凤鸣咬牙之下,身形急速向着后面飞去。

    就在此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金芒也在秦凤鸣的手中飞出,向着那处红光包裹的的身影急速射去。

    “轰~啊~~~”

    眨眼之间,那金色光芒携带着巨大的威能,便撞击在了那红光包裹之处,随即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大轰鸣之音响起,随着巨大轰鸣之音,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呼之音也陡然响彻在了当场。

    蕴含灵力的惨呼之音好像并不比那巨大的轰鸣之音弱小多少。让人听在耳中,也是惊心的难以自已。

    “啊,小辈,竟敢偷袭老夫。老夫定然将你抽魂炼魄,以消心头之恨。”

    随着秦凤鸣足足退出了四五十丈之远,这才停下身形。此时原来碰撞之地,随着各种攻击消失,剧烈的能量波动也已然消散。此时一名面色苍白的恶面老者,正手握着一杆残破的幡旗,正自用手抹去嘴角鲜血,怒视着秦凤鸣。

    此名老者,非是旁人,正是躲避而逃的红魔上人无疑。

    见到此时红魔上人竟然毫发无损,秦凤鸣心中也是一惊,自己的两张射阳符,一张破山符,竟然未能将着红魔上人击杀。此却是大出他之所料。

    此时的红魔上人,虽然表面未有丝毫伤势,但他心中却是惊震不已。

    在他锤炼了三四百年的本命法宝护卫之下,那两道白光虽然未能将其击伤,但巨大攻击力,还是让他心神一阵不稳,胸口处一口鲜血险险喷吐而出。

    就在他心中巨震之时,一道更加巨大的能量波动一起,一道金光携带着更加巨大的威压已然接近到了身前。

    一见之下,红魔上人也是心神登时大惊。此道金光,其展现的威能,却是比起刚才两道白光还要巨大数倍。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红魔上人硬是在红色幡旗之内移动了数尺之远。

    红魔上人刚刚移动之际,那道耀眼以极的金光一闪之下,就已然攻击在了他本命法宝上。红魔上人最为依仗的本命法宝,在一声震耳的撞击声中,竟然片刻也未能抵挡。

    便被那道金光一穿而过,在其身侧一闪之下,竟然自另一边贯穿而过。

    随着金光的消失,红魔上人只感觉丹田内一阵激荡,心底也是一阵翻滚,一团无比血腥之物便自其胸腹之下上涌而来。张口之下,登时两股鲜血便自其口中喷射而出。

    此时,他身外的红色罩壁已然消失不见,他锤炼数百年的红色幡旗法宝,此时已然光彩暗淡,没有丝毫灵气在其上。

    心神惊恐的红魔上人此时也已然看清了攻击自己的是何人。他自是一眼就认出,此青年仅是一名筑基顶峰修士,一见之下,他登时一股怒气上涌,一声暴喝便自其口中飞出。

    此时的秦凤鸣,也已然看出,虽然红魔上人外表未曾受到丝毫损伤,但那杆幡旗法宝,此时已然损毁,难以再用了。

    同时自红魔上人的表情看,你幡旗定然就是红魔上人的本命法宝无疑。

    “哼,老匹夫,你可认得小爷我是谁?”秦凤鸣并未立即再出手,而是瞪视着红魔上人,表情毫无笑意的断然喝问道。

    “哼,小辈你是何人,关本上人何事?老夫只要将你生擒,抽魂炼魄,大卸八块以消心头之恨。”突然听闻对面青年如此喝问,红魔上人也自一顿,他此时胸中也自难以忍受,趁此之际,强自压下了胸中闷气。之后才阴冷的恨声道。

    “哼,让你老匹夫死个明白,你可记得,二十五年前,千湖州萧家大比之后,你那宝贝徒弟是命丧在何人之手的?”

    “什么?千湖州萧家大比?你?你就是那名魏姓筑基中期修士?你…你…你是莽皇山少主?”

    红魔上人也是心思缜密之人,虽然其此时因本命法宝被毁,怒气上涌,但其灵台依旧清明。

    在进入此天焱山脉之时,曾听闻一名魔道修士说莽皇山一名筑基顶峰修士也进入了天焱山脉之中,且此人就是莽皇山少主。并且此莽皇山少主还是魔道联盟颁布巨额悬赏之人。

    此时听闻面前青年自认是那魏姓修士,再联想到当初萧家长老萧弘治曾经言说,那魏姓青年是莽皇山之人,两方印证之下,却是让他转瞬便辩明了秦凤鸣的身份来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