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七百五十五章 洞悉阴谋

    望着站立面前的青年满面笑容的脸庞,躺倒在地的飞剑道人心中却是惧意大起。修为到了他此种境界,本就对生死极为看重。

    虽然飞剑道人此时已知,陨落此地已然难以幸免,他此时最大希望就是自己身死之后,魂魄能够进入幽冥之地,重新修炼,以期在阴鬼界面之内有所成。

    如果真如面前青年所言,将自己魂魄坠入轮回的机会也不给,那自己将彻底消失,不再有丝毫希望存留。

    “少主,你我本无冤无仇,既然被少主擒获,老夫已然认命,但因何对老夫狠辣至此,连老夫魂魄也不留下?”

    听到飞剑道人如此说,秦凤鸣心中却是一喜。知道对方虽然狠辣,但还是有一些难舍之事难以放下。

    “呵呵,飞剑道友此言却是明知故问,想你是绝魂殿修士,陨落在道友手中之人想来绝不在少数,其中大部,想来已然被道友抽魂炼魄,炼入法宝之内了吧。”

    面前青年此言,却是让飞剑道人一震,眼中精光登时黯淡了下来。

    在其修仙三四百年之内,陨落在他手中的修士,却是数量不少,其中大部分,也确实如面前青年所言,被其使用秘术,将魂魄炼化了。

    “呵呵,如果飞剑道友想魂魄逃脱被消散的下场,此事倒也非是不可商量。不过此就需要道友老老实实回答本少主几个问题。”

    见到飞剑道人如此表情,秦凤鸣呵呵一笑,淡然开口说道。

    “什么问题?只要少主能够放老夫魂魄坠入轮回,老夫定然会如实相告。”

    骤闻面前青年修士如此说,飞剑道人面色一震,肃声问道。

    “只要飞剑道友能如实相告,本少主以人格担保,定然放道友魂魄安然离去,绝不食言。”秦凤鸣并未立即开口询问,而是再次保证道。他知道,此时的保证,更能将对方心底防御击破。让其全盘说出自己想知之事。

    “好,老夫定然知无不言,有何问题,少主请问吧。”

    再次听到面前青年修士的保证,飞剑道人却是眼中喜色大起,决然说道。

    “本少主所问之事,也并非是什么机密之事,本少主想知晓,原先道友所言,说要将本少主擒获,然后交到所去之地。但不知道友想将我擒到何处?又交予何人?”

    “原来是此事,此事虽然机密,但知道之人,却是极多,就是老夫不说,想必以后少主也会知晓。在进入天焱山脉之前,我等魔道联盟中的修士,均是收到了上层的传音。说是少主也要进入天焱山脉之内。让我等修士如果遇到,就将少主擒获,然后交到青石山,那里有魔道联盟派驻的修士等待。只要送到,便有珍惜宝物赏赐。”

    飞剑道人听闻秦凤鸣问言,稍事沉吟,便沉声回答道。

    对于魔道联盟的此项秘密吩咐,飞剑道人此时自是不会再保守分毫。自己性命都已然不保,守着这秘密自是毫无用处。还不如换些好处的好。

    听闻面前老者所言,秦凤鸣心中也是一惊,如果真如面前老者所言,那对自己绝对是一天大灾难。

    想此时进入天焱山脉的魔道联盟修士,足有上万之多,如果算上与其交好的魔道宗门和修仙家族中的修士,足有数万之众。面对如此多成丹修士,秦凤鸣不由一阵头大。心中也是砰砰巨跳不已。

    “飞剑道友,本少主仅是一名筑基修士,往常并未与魔道联盟中的宗门有所交集,因何会被魔道联盟出高额悬赏,道友对此,可知道一二吗?”

    稍事思虑,秦凤鸣不免对此越发的好奇起来。在他想来,当初在莽皇山之时,他对于煞神宗的血魔老祖曾经顶撞过一番,但对于魔道联盟,却是并未有过正面冲突。

    就是血魔老祖也将自己灭杀,也不该动用整个魔道联盟势力才是。

    “少主,对于内中情由,老夫确实不曾知晓,不过,本次我魔道联盟所出的赏赐,却是惊人以极。那些赏赐,并不比进入天焱山脉中灵潭浸泡弱多少。只要得到那些赏赐,老夫确信,让四五名丹顶峰修士顺利进入化婴境界,也是大有可能之事。”

    虽然明知自己已然难以得到那些赏赐,但飞剑道人说道此处之时,双眼之中贪婪之色还是连闪不断。

    听完飞剑道人言语,秦凤鸣站立当场,久久未曾言语。

    到了此时,秦凤鸣似乎抓住了些什么,自他进入莽皇山,被五位大修士收为弟子想起,经过莽皇山与煞神宗的血魔老祖交恶,慢慢联想五位师尊对其此次进入天焱山脉的态度。

    虽然所有这些都是自己主动所为,五位莽皇山大修士并未有丝毫勉强,但所有这些,无疑之中,却是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了整个元丰帝国修仙界中。

    以身设想,如果自己收到了一名资质极佳的弟子,自是不想让他身入险地,但此次自己要求进入此危机四伏的天焱山脉,莽皇山的五位大修士虽然略有劝阻,但均为拼死阻拦。此时想来,却是疑点颇多。

    莽皇山与煞神宗交恶,秦凤鸣自是知道其中缘由。如果此次魔道联盟想擒拿自己之事是受煞神宗指使,那一切都能解释清楚。

    莽皇山利用自己进入天焱山脉,极大的吸引了煞神宗与魔道联盟的注意力。如果自己陨落在煞神宗或是魔道联盟修士手中,莽皇山自是可以以此向天玄宗等超级宗门申诉并大做文章。

    有此一事,煞神宗定然难以再使什么阴谋手段图谋莽皇山,就是自己未曾陨落,有自己外独自闯荡,也可吸引此两大势力的注意。莽皇山自是可以安稳不少。无论自己是生是死,对莽皇山来说,都是双赢之局。

    五位大修士在丝毫未显山露水的情况之下,便布下了如此一个天衣无缝的局,却是显得老谋深算以极。

    想明白此节,秦凤鸣不由心中一阵隐痛。

    他满以为,此次身入莽皇山,被五位大修士收为亲传弟子,乃是自己天赋迥异,深受五位大修士喜爱才会如此。未曾想到,此中却是存在如此一个天大阴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