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七百二十四章 术咒

    虽然秦凤鸣不知司马博要在自己身上下上何种术咒,但有一点,秦凤鸣心中也是知晓,不管何种术咒,均没有实时监控的功能,有的仅是将一特定情形的传回。

    就好比他当初灭杀鬼幽门少主之时,远在数万里之外的鬼幽门门主就知道了自己亲子陨落,发出人手追杀秦凤鸣。

    这种情形,没有地域限制,就是在数千万里之外,此术咒被激发之后,依然会被传回。

    如果仅是此种功效的术咒,秦凤鸣自是不会有什么担心之处的。想到此处,秦凤鸣躬身施礼道:“多谢师尊,此种术咒,弟子从未听闻,故此有些犹豫,还请师尊见谅。但不知师尊何时施术?”

    “呵呵,此事不急,你会安排完此次天焱山脉之行的诸多事情,再施术不迟。”司马博微微一笑,见面前的青年修士如此谨慎,他并没有丝毫不悦的神情。

    修仙不亚于逆天行事,小心谨慎,却是不得不为之事。处处小心谨慎,才可能在修仙界中活的久些。

    “是,师尊。”秦凤鸣说着,便退到了一旁。他知道,自己的事情,到此时,应该算是完了。下面就是莽皇山其他事情了。

    “各堂报上的名单,我等五人均已看过,此次打算进入天焱山脉的各堂修士,总共有四百七十六人,其中大部分乃是成丹中、后修士,此却是占了我莽皇山成丹修士的近四分之一。”

    “如此多修士要求进入那血腥之地,此可是以前从未有过之事。虽然那神秘潭水有增加进阶化婴境界的奇效,但每次能够寻到潭水所在之处的修士,却是仅是极少部分修士。”

    “天焱山脉之内,除去修士间的威胁之外,更大的威胁,却是那隐含的禁制和众多的妖兽。此点,却是要向打算进入天焱山脉众人详说清楚。数十年后的三界大战,同样有不少机缘存在,并非仅这天焱山脉有进阶希望。”

    “是师尊(太上长老),我等回去再逐一与各位成丹修士面谈一番,定然再让众人权衡利弊一番,不过,那些仅剩百年寿元的修士,想来不会改变主意。”

    对于众人所说情形,司马博五人心中也是知晓,那些寿元将尽的成丹修士,如果无法在剩余的百年之内进阶,那只有羽化一途,冒险进入此险地,也是不得已之事。

    “嗯,那就看各人的造化了,不过,凤鸣进入之事,还是要告知他们,让他们在天焱山脉之内遇到凤鸣之时,多加照拂一二。同时通知与我等交好的宗门,也将此事告知。”

    “是,我等定然详细对他们言明。”

    对于莽皇山少主想要进入天焱山脉,此事就是莽皇山想要隐瞒,也是隐瞒不了的,还不如大方的说出为好。对此,众人自是心知。

    “道孁师弟,不知对于此次天焱山脉开启,修仙界中可还有什么异动?”

    司马博吩咐完各堂堂主,却是又转头看向道孁上人。

    “嘿嘿,对我莽皇山不轨的事情,却是没有,有此次天焱山脉之事摆在眼前,就是那煞神宗,也已然无暇他顾了。”

    听闻道孁上人之言,司马博并未有何吃惊,在上次成功化解了煞神宗以划分区域,以吞并莽皇山的阴谋之后,煞神宗一时也未在有什么大的动作。

    此次有天焱山脉之事,想来煞神宗也会极为着紧此事。

    “嗯,如此甚好,有五百年才开启一次的天焱山脉之事在此时发生,却是为我莽皇山争取了一些时日,看来,在三界大战开启之前,煞神宗却是不会再生什么事端出来了。”

    天极老祖听闻道孁上人之言,也自开口说道。

    “这次天焱山脉之行,是由庄师弟亲自带队,敬良,你们各堂,均要安排一名长老随行,在此多事之秋,我莽皇山却是轻心不得。好了,此处没你等事了,你们下去安排吧,五日之后,巳时,我等在广场上聚齐。”

    略一沉吟之后,司马博面向极为堂主,沉声开口道。

    见太上长老已然吩咐完毕,舒敬良等各堂堂主纷纷起身,告辞离去,此时洞府之中,仅剩下莽皇山的五位太上长老和秦凤鸣六人。

    “凤鸣,此次天焱山脉之行,虽然筑基修士很少进入,但也并非绝对,到时,各个小些的宗门、修仙家族,定然会派不少筑基修士进入其中,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老夫这里有些飞腾符,可以助你在地面之上行动迅速些。就是遇到一些普通成丹修士,也定然难以将你追上。”

    道孁上人面向秦凤鸣,语气平静,挥手之下,一把符箓便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

    “多谢师尊。”

    秦凤鸣急忙躬身施礼,欢喜的将符箓收入怀中。此符箓,他可是从未听过。他身上有疾行符,但那是在空中飞行的符箓,天焱山脉有厉害的禁空禁制存在,疾行符却是不可使用。师尊赐予的此符箓,却是可用。

    虽然莽皇山的五位大修士都有厉害的法宝或是古宝,但对于此时的秦凤鸣,却是无任何帮助,就是赐予给他,也对他帮助不大。

    筑基修士驱动法宝与成丹修士对战,与自行找死无什么区别。秦凤鸣能安然度过天焱山脉之行,还是要以躲避为主。无论是修士还是妖兽,均是不与之会面,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好了凤鸣,此时,为师就在你身上下上符咒,你上前来,只需全身放松,不可有丝毫抵抗。”

    见秦凤鸣收起了符箓,司马博却是开口道。

    秦凤鸣不敢再有丝毫耽搁,躬身一礼后,疾步上前,来到师尊司马博近前,然后盘膝坐在地面之上,双目微闭,等待司马博施术。

    在自己洞府,又有四位大修士护卫,司马博自是不会再设置什么禁制。

    他双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道道符咒自他口中飞出,迅速的环绕在其双手之上。片刻之后,符咒不再飘出。接着,司马博口一张,一口青枣大鲜红血滴自其口中飞出,漂浮在其胸前。

    司马博手指点出,环绕在他双手上的符咒立即便向着血团飞去,转瞬没入其中。登时,红色鲜血光芒大放,耀人双目,那团鲜血更是滴溜溜旋转不止。

    接着司马博手一挥,一块玉佩出现在手中,手指向那旋转不止的血团一指,那血团登时一分为二,一团向着秦凤鸣头顶激射而去,另一团却是飞向了司马博手中的玉佩。

    一闪之下,两团鲜血均是消失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