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七百一十九章 振作 谋定

    拜别了天权上人,秦凤鸣出离了山谷,辨别方向,向着书麓殿方向飞去。

    既然知道了自己难以进阶的原因所在,秦凤鸣知道,就是自己再努力,也难以突破成丹瓶颈,利用此时仍在莽皇山,不如去到书麓殿,搜寻一番各种典籍,以备不时之需。

    同时,当初司马博赐予的那本前辈关于炼制仿制灵宝的炼器心得,上面的文字,司马博曾经言说,乃是一古代部落所特有文字,书麓殿中有那种文字的介绍。

    秦凤鸣上次去到书麓殿中之时,只是寻找关于隐灵根的书册,并未刻意搜寻关于古文字的书册典籍。此次却是主要好好搜寻一番。

    同时,秦凤鸣心中,却是有一种感知,他总感觉,此次离开莽皇山,他今生就可能再也难以回到此地了。

    虽然此种感觉极为弱小,但秦凤鸣确确实实的感应到了。并且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如果他一直未能进阶进入成丹境界,他在莽皇山五位大修士眼中,定然失去宠幸,到那之时,势必会遭众人白眼,如此难以忍受之事,秦凤鸣自是不会再待在莽皇山。

    再次回到书麓殿,接待秦凤鸣的,依旧是那名陈姓成丹修士,见秦凤鸣返回,面色比离开之时还要阴沉,以为他在天权上人哪里碰了壁,于是稍加安慰了一番秦凤鸣。

    秦凤鸣自是不会对陈姓修士多加解释,而是再次给了他一千块灵石,让陈姓修士逐一传送到了各种技能的房间。仔细搜寻了一番。

    最后他更是怀抱数百本典籍,回到了陈姓老者面前。再次交付了五千灵石之后,他竟然将数百本典籍统统复印了一番。

    看着离去的秦凤鸣,驻守书麓殿的陈姓老者,心中也是大为震惊。

    那些典籍,并算不上是多么珍惜之物,未曾想到,少主竟然花费了数千灵石,统统复印了一遍。此种之事,可是他驻守书麓殿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事情。

    对于陈姓老者的如何惊讶,秦凤鸣自是不会理会。回到洞府的秦凤鸣,此时正端坐在山石之上,双眼微闭,表情平静以极。但内心却是波澜不已。

    对于今后修炼之事,秦凤鸣不得不仔细谋划一番。

    虽然五龙之体之事,对秦凤鸣打击巨大,但这并未绝了秦凤鸣的进阶之心,想他十岁之时,自悬崖坠落而大幸不死,接着误入莽洞,侥幸将蟒蛇击杀,误食朱果而得活。

    之后更是身入落霞谷,在江湖中摸爬滚打,虽然并未遇到什么极为危险之事,但在初遇修仙者之时,还是险险命丧。

    加入修仙界后,也是荆棘丛生,数次游走在鬼门关前,直到秦凤鸣历尽千辛万苦,只身来到莽皇山,被五位大修士收为弟子。

    所有这一切,均是他一个人默默承担,并无一人为秦凤鸣分担丝毫。

    数次面对生死,秦凤鸣都安然度过了,此次面对五龙之体,虽然开始之时,秦凤鸣也是无所适从,但经过深思熟虑,此时的秦凤鸣已然没有了多少担心之处。

    想当初如果不是大哥秦祥应征入伍,机缘下在战场之上救下了指挥使,秦祥也就不能当上将军,更不能让秦凤鸣离开那个小山村,进入落霞谷。

    之后如果不是艺成回家省亲,就不会将血炼门的张姓修士灭杀,也就不能接触到修仙功法,就更不能进入落霞宗。

    如果不是秦凤鸣进入落霞宗,习得炼器术,也就没有后来的炼制符箓。更加没有在上古战场中的种种奇遇。

    没有了这些,就更加没有了他此时的筑基顶峰修为。

    所有这些,都是秦凤鸣遭遇种种奇遇而得到的结果。如果没有奇遇,此时的秦凤鸣,应该还在大梁国秦家庄中打猎艰苦度日呢。

    五龙之体虽然难以逾越,但偌大的修仙界中,就未必没有一解决之法,如一味怨天尤人,不思进取,一百多年后,秦凤鸣也只能呆坐等死一途。

    想明白了此节,秦凤鸣陡然睁开了双目,双眼精光闪现,一扫原来的阴郁神色,重新振作了起来。

    此时,秦凤鸣心中已然主意打定,以后遍走名山大川,以寻找一丝进阶的机遇。此时,首要就是好好准备天焱山脉一行之事。

    以秦凤鸣此时修为,参加五百年一次的天焱山脉开启,却是显得修为有些低下。面对成千上万的成丹期修士,筑基修士进入天焱山脉,与自行找死,也无什么区别。

    对于此点,秦凤鸣却是并未有多少担心之处,凭借符箓,就可将此不利之事完全摈除。此次道孁师尊曾经赐予了秦凤鸣两种高级符咒。

    一是龟甲符,一是破山符。

    虽然秦凤鸣并未知晓此两种符箓的威力如何,但自中级高阶射阳符可知,此两种符箓威力,绝对惊人以极。只要秦凤鸣能多多准备此两种符箓,天焱山脉之行,秦凤鸣却是有十足把握全身而退。

    此时,距离与师尊司马博相约的十五年期限,还剩下**年之久,在这**年之内,秦凤鸣凭借师尊道孁上人赐予的数十张五六级妖兽的兽皮,却是有把握将此两种符箓炼制出来不少。

    对于其他几项技能,却是对此次天焱山脉之行帮助不大。

    以他此时境界修为,要想在傀儡、阵法方面有所突破,炼制出可以威胁成丹境界的傀儡和法阵,却是不会有丝毫可能。

    主意打定,秦凤鸣便不再迟疑,收敛心神,将自身状态调整了一番之后,秦凤鸣便全身心的突入到了炼制符箓当中了。

    秦凤鸣的洞府之外一片寂静,自从秦凤鸣进入洞府之后,除了前三年之时,偶有外出之后,后面几年,就再也未出来分毫。就是路过此地的修士,也未曾有一人。

    暑去冬来,花开花落,时间,在秦凤鸣炼制符箓当中慢慢过去。

    此时的修仙界中,热闹程度更是尤甚原来,众人均是全力备战数十年后开启的三界大战。修士间的相互猎杀,比起原来,更是加剧了数倍不止。

    对于这些,正在闭关的秦凤鸣,却是不会关心分毫。

    秦凤鸣洞府之外的山林叶落了八次之时,这一日,风和日丽,只见繁茂的山林之中,林木一阵荡漾,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衫的青年凭空出现。挥手之下,便将数杆阵旗收入了手中,接着身形一转,向着远处群山飞去。

    此青年修士非是旁人,正是在此闭关十五年的秦凤鸣无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