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六百六十章 血咒

    看到五位大修士不断传音商议,秦凤鸣不由心中也是焦急,好不容易来到此莽皇山,难道因为自己一言不慎,招致灾祸,此可是大为不妙。

    想到此处,秦凤鸣连忙再次施礼,看向道孁上人,恭敬的说道:

    “道孁前辈,晚辈身上有一物,不知前辈可认得?”

    秦凤鸣说着,手一抬一只绛红色木盒出现在手中,轻轻一弹,玉盒便离手飞出,轻飘飘的飞到了道孁老者面前。

    到了此时,秦凤鸣也打定主意,与其让莽皇山驱逐,不如先认下一人再说。

    几人听闻面前小修士之言,不由同时住口,双目紧紧看着那木盒。

    道孁上人目光微闪,神念锁定,已然知晓此木盒之内仅是一只玉佩,好奇之下,伸手将红色木盒拿在手中,弹指之下,盒盖打开,露出了里面一通体血红的晶莹玉佩。

    只见此红色玉佩被一层烟雾包裹,丝丝符文在烟雾之内不断闪现,一股暖意自玉佩之上不断散发,显得甚是玄妙非常。

    “啊,此玉佩从何而来?还请小友解说一二。”

    一见手中玉佩,道孁上人便是神情一振,他虽然是一眼就认出了此玉佩的由来。但还是出口问道。

    “回禀前辈,此玉佩,乃是一名名唤尹碧珠的同道交予晚辈的,当时她曾说,只要晚辈手持此玉佩,就可见到前辈。”

    秦凤鸣自是不敢隐瞒,急忙解说道。

    “嗯,不错,尹碧珠老夫却是见过一面,毫州尹家老祖乃是老夫好友,数十年前,他曾带一名女子来过莽皇山,那女子便是尹碧珠,此玉佩,也正是尹家老祖之物。当初曾经要我那好友留心有无制符天才,难道你是尹家推荐之人吗?”

    “回禀前辈,当初晚辈曾经用三个月时间,为尹碧珠炼制了五万张低级高阶火莽符,故此,她便将此玉佩交予晚辈,并告知,只要手持此玉佩,就可到莽皇山面见前辈,并有机会接受到前辈亲自指点。”

    当秦凤鸣说完此言,在场的众人顿时面色一变。

    “什么?你竟然用三个月时间,便炼制成了五万张火莽符,此却是从未听闻过。“

    众人听此,立即几乎同时出声的说道。

    虽然其他人不擅长炼制符箓,但也知晓,五万张火莽符,就是一浸淫制符数十年的制符大师,也得需要一两年时间,但面前青年竟然仅仅三个月,就将之炼制完成,此种之事,可是从未听闻过。

    “小友,你在制符一道上竟有如此天赋,又有老夫好友的推荐信物,因何还要参加那技能比试,直接去面见老夫,可就省却了其他之人争抢。”

    道孁上人听到此,心中一震的同时,也是大为暗道可惜。

    未曾想到,面前小修士竟然在制符之上有如此深的基础,只要稍加指点,定然能有所成就。

    只是此时面前小修士对于其他技能,同样天赋非常,且还被其他几位大修士知晓了此事,如果那小修士直接手持信物面见自己,势必少了这些麻烦。

    “呵呵,道孁兄,这也是天意,想小友仅仅是筑基修士,就是来到我莽皇山,说出面见你这位太上长老之事,想来也会被那些守门弟子阻挡。他也是不得已,才参加此技能比试的。”

    庄道勤听闻,知道道孁上人心中所想,于是不由揶揄的说道。

    “就是,如果不是小友参加此比试,我等还不知道修仙界中出了一名如此天赋惊人的后辈,此也是冥冥之中的定数。道孁师兄想要独专,此时却是不可能了。”

    天极老祖也是随声附和。

    秦凤鸣站在下方,此时心中却是安定了很多。此三人之言,却是打消了其刚才心中的顾虑。刚才众人低语,并不是他所言触碰了众大修士的禁忌,而是再协商何人收自己为徒。

    “好了,众位师弟莫要再斗口,我等虽然已经同意,但还不知小友意下如何,还是要听他自己言说才能算数。”

    听到黑须老者之言,众人立即住口,双目炯炯注视秦凤鸣,每人脸上均是带有几分期待之意。

    “秦小道友,既然你想入我莽皇山,此时,却是有两条路要你自选,一条是,你必须在我等五人之中,立即选一人,拜为师傅;另一条就是,你可以同时拜我等五人为师,我等五人不分大小,同时收你为徒。”

    随着司马博的话音落下,站立在下方的秦凤鸣犹如一击重锤击头,头脑登时轰一声,浑身感觉轻飘飘的,难以自持。

    就是站立秦凤鸣身旁不远的舒敬良,也是面色大变。

    五位大修士竟然决定,同时收面前的青年修士为徒,此种自古至今从未有过的事情出现眼前,他都有几分被惊呆之感。

    足足过来一炷香时间,秦凤鸣才自恢复了过来,其一清醒,立即不再迟疑,双膝一曲,跪伏在地,声音有些颤抖的道:

    “晚辈秦凤鸣,能受五位前辈的垂爱,自是万年修来的福气,拜五位前辈为师,自是求之不得。”

    五位大修士竟然同意同时收自己为徒,此是秦凤鸣想都没有想过之事。如此万年难遇之事,他自是不会推脱分毫。

    “呵呵,你也不要想得太过轻松,虽然我等同意同时收你为徒,但也有条件存在。”

    见面前小修士如此表情,庄道勤却是开口道。秦凤鸣不敢插言,跪在地上,仔细听着庄姓老者言说。

    “条件就是,你必须发下血咒,此生身入莽皇山,不管以后如何,必须为莽皇山之事为重,不得做有违莽皇山之事分毫。”

    听闻庄姓老者之言,秦凤鸣心中也是一怔,血咒,可不是随意就发下之事。此可是事关其修为进阶的大事,如果以后违反所发血咒之事发生,那他在进阶之时,被心魔入侵的机会,将会成倍增加。

    可以说,只要秦凤鸣违反血咒,就可能今生无法再进阶分毫。

    秦凤鸣跪在地上,面容也是闪烁不定,对于此种要求,他心中知晓,五位大修士所提要求也是极为合理,并无丝毫框外之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