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六百三十八章 惊震莽皇山一

    对于技能比试,秦凤鸣也是知晓,每项技能,就是浸淫数十、上百年的大师,都不可能说就毫无差错。

    好比炼丹,这不仅要求测试者对各种火焰的操控达到炉火纯青,还要求修士对各种灵草性能药效了若指掌,做到这一步,谈何容易。

    故此,莽皇山比试之时规定,每名参加的修士,进行某次技能之时,可以有一次失手,但损失的材料,却是需要修士付出等价的灵石或是其他珍惜物品。

    莽皇山的此种做法,却也是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而来。这无形之中,却是可以优选到极为突出的修士。

    自刚才测试情形观之,此次参加选拨的修士,将近两千名,虽然刚才测试骨龄与修为之时,有一两百名修士未能达到要求,已然被送离了莽皇山,但剩余修士,还是有一千七百多人之数。

    在这些修士之中,除去数十名修士参加育草、驯兽与傀儡术之外,基本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修士,均是冲炼丹、炼器、制符此三项而来。

    如此多修士一同参加技能比试,仅消耗的各种珍稀材料,就是一难以估量之数。

    虽然修士比试之时,所用材料并非极为珍惜之物,但凑足这些材料,所需要的灵石数量,绝对是一天文数字。

    如是一普通门派,绝对难以有此手笔。由此足可以看出,莽皇山底蕴是何其深厚。

    自刚刚得到的地图玉简,秦凤鸣已然知晓,此次各项比试,均是分开进行,并未在同一处地方,此种情形却是也在其意料之中。

    想这些比试,各自均有其所需的特殊条件。炼丹、炼器,均需要火焰焚烧。筑基修士的先天真火,却是难以达到要求,这就必须使用地心之火才可。

    制符,虽然无什么特殊限制,却是需要一个极为安静的场所,否则稍有打扰,就可前功尽弃。

    育草和驯兽,则必须到现场才可,种种限制条件,自是难以聚集在同一地方同时进行。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秦凤鸣将自身之物收拾停当,抬脚就迈出了所居住的大殿,站在殿门之外。

    此时,已然早有修士自秦凤鸣身周的楼宇之内走出,驾起御空诀,向着各自方向飞去。看着这些面色严正的修士,秦凤鸣稍稍稳定心神,也自辩好方向,向着正南方向而去。

    昨日之时,其就已然有所打算,他此次比试,还是先进行炼器一项。

    炼器,是秦凤鸣进入修仙界之后,第一项接触的技能,也是其接受过系统传授的一项技能。对于此项技能,其却是信心十足。

    在秦凤鸣想来,炼器比试,不外乎是让修士用相同材料炼制一件灵器,以炼制成的灵器威力与炼制时间长短,来评判其技能高低。

    此点难度,自是难不住秦凤鸣,就是让其用数种炼制法器的材料,其都可有信心炼制出一件顶级灵器,如此小儿科之事,其自是不会放在眼中。

    玉简地图之中注明,炼器与炼丹,均被安置在了一处火山口附近。距离秦凤鸣所居住之地,足有六七十里之远,地图玉简之中,却是将路线详细标注了下来。

    依据此地图,自是不会进入那些莽皇山所布置的禁制之中。

    秦凤鸣一路飞行,途中却是看到了不少参加此次比试的同道,众人均是闷头赶路,谁也未曾交谈。

    当秦凤鸣到达地图所标记之地之时,却是被眼前景象惊得一呆。

    只见远远看到一片红色火海,炙热的岩浆在一巨大的山石凹坑之中不断翻滚,在凹坑中间位置之处,更是有高达数十丈的红色岩浆喷涌而出,场面壮观以极。

    站在距离那凹坑数十里之外,都能感觉那炙热能量扑面而来,如不是体内灵力急速运转,定然难以长时承受此炙烤。

    此时,众多修士正自站立在一处黝黑的洞口之前,此时正有数名莽皇山修士端然站立,这些修士,修为均已到了筑基期顶峰境界。

    在距离秦凤鸣众人十数里之外,还有一波修士停留。

    秦凤鸣知晓,那处修士,就是参加炼丹比试的无疑。看来,此两种技能比试,均是被安排在了此巨大岩浆湖附近了。

    看看身周修士,此时已然有了三四百人之多,眼光扫过,却是见袁士海此时正自站在人群之中,面容略有紧张。

    看着如此多名修士来此,秦凤鸣大为不解:难道此洞穴之中,有如此多间炼器室不成?

    就在秦凤鸣心中思索之时,却是站立山洞口的一名莽皇山修士轻咳一声,开口发言道:

    “众位同道,此时时辰已到,下面就将进行炼器技能比试,不过,如此多人同时进入,却是难以满足,因为此洞穴之中,仅有一百间炼器室,可允许百名道友同时比试。”

    “哪位道友首先进入比试,此也是不难,各位手中的玉牌之上,里面已然有一小型禁制存在,只要接近此处山洞,其内就会随机出现一数字,只要各位道友灵力激发各自玉牌,就可知自己参加比试的序号名次。”

    听到面前莽皇山修士如此言说,众人均是心中暗自佩服,如此小小的一个玉牌,其内就暗含如此奇异禁制,莽皇山果然非比寻常。

    于是众人纷纷拿出各自玉牌,灵力注入之下,确实一个数字显示在了玉牌一面之上。

    秦凤鸣如是操作之下,却是见玉牌之上赫然出现了一个‘一’字。此却是让其大为兴奋,‘一’字,就代表自己可以首先参加此炼器比试。

    对于此种禁止法阵,秦凤鸣心中却是并未有多少惊讶之处,此种等级禁制,其自己就可布置,虽然看似玄奥,但说来却是不难,此是玉牌炼制之时,就已然在里面打入特定的法咒禁制。

    只要有修士明白此禁制激发方法,极其容易就可激发此玉牌中的禁制法阵。

    虽然未见面前莽皇山修士有所动作,想来却是有人暗中已然驱动了在场参加比试修士的手中玉牌。

    看着手中玉牌显示的‘一’字,秦凤鸣也不免心中惊讶,难道莽皇山选择次序,是以年龄大小来定的不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