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四百零四章 苦战

    对于三人相继离去,争斗中的六人并未有丝毫异动。

    自阴魂锁魔阵将对方四人困住,到秦凤鸣驾驭白疾舟逃离,说来话长,但其实也仅是半柱香时间不到。

    就在此时间之内,法阵中的四人却是心神剧震。皆因四人同时发觉,虽四件法宝,将众鬼物拦截在二十丈开外,但随时间慢慢过去,四人只感觉自己本命法宝,竟然慢慢变得迟钝下来。

    无论神念如何催动,竟然难以将之极速运转。同时,神念与之联系之下,竟然感觉本命法宝有失去控制之感。此种情形,让四人惊惧万分。如本命法宝有失,对其心神,将受创极大。

    众人不敢耽搁,纷纷神念发出,拼力将各自法宝收回。

    摄到近前,定睛察看之下,均大惊不已。只见本命法宝光彩暗淡,一副不堪大用之态,如不经过精心淬炼,绝难在驱动迎敌。

    看着如此诡异的法阵,四人对望一眼,均都无言以对。

    四人虽收回了法宝,但失去阻挡的十数具鬼物仅稍停了片刻,便在一后期鬼帅呜咽声中,再次向四人围攻上来。

    四人不得已之下,纷纷祭出了各自其余法宝,此次,竟然祭出了十数件之多。虽单件法宝无法与其本命法宝相比,但数量将此不足弥补。顿时,法阵之内,刀斧枪戟在黑色鬼雾中漫天飞舞。

    在修士齐力之下,其中七件威力强大的法宝将七只鬼帅勉强拦截下来,剩余一爪、一黑色玉尺却径直向其余厉鬼而去。

    顿时,惨嚎声响起,两只厉鬼在两件法宝攻击之下,立即分崩离析,身首异处。

    众人见此,正自心中一喜,刚要再次驱动两宝攻击剩余厉鬼之时,却见倒地两只厉鬼一个翻身,残破身躯竟然晃悠悠站起,并开始慢慢重新凝聚。顷刻之间,竟重新凝聚成一只厉鬼出来。

    看到此景的四人顿时惊惧万分,恍然明白,在此法阵之内,所有鬼物均是不死之身。欲想将众鬼物灭杀,将是不可能之事。

    四人对望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绝望之意。

    “不要在灭杀那些厉鬼,快快驱动宝物,攻击禁制罩壁,只要将罩壁击破,我们就可离开此禁制。”

    见到硬碰无法胜出,突然一人心念急转,高声喊道。

    此一言登时惊醒其余三人,立即两件法宝一个盘旋,舍弃数只厉鬼,急速向着远处乌黑罩壁攻击而去。

    众厉鬼见此,竟然灵性十足,分别身形一弹,化作一团黑雾,向着两法宝奔涌而去,速度竟然比法宝还要快两分。

    转瞬之间,数团黑色浓雾就将两法宝包裹,登时,黑色浓雾之中发出‘砰砰’之音。

    驱动法宝的两位修士见此,神念急动之下,两法宝终于摆脱鬼物纠缠,再次向前飞去。众厉鬼见此,竟然身形晃动之下,竟然纷纷消失不见。

    就在法宝即将攻击到黑色罩壁之时,只见黑色罩壁也一阵晃动,浓密以及的黑色雾气急速自罩壁之上涌出,迅速将两法宝重新包裹。同时,雾气之内,一个个厉鬼重新闪现出身形,挥舞手中巨刃,再次将法宝拦截。

    看到此法阵如此变幻,本就信心全无的四名修士,更是绝望无比。

    虽仅仅被困法阵盏茶功夫,但四人有种经历了数日之感。面对此种阴邪法阵,就是那名成丹顶峰修士身处此地,也定然一筹莫展。

    四人此时唯一希望,就是外面同伴快速将法阵布置之人灭杀,在无人控制法阵之下,定然可以脱困而出。

    但此时,虽然那名白面中年人稳占上风,但想即刻就将对面成丹后期修士灭杀,也是不可能之事。成丹以上修士斗法,并不是看谁的法宝多,其主要决定因素是看谁法宝威能更大,所用秘术更加难测。

    法宝,任何一名成丹修士,都会身有数件之多,除去本命法宝外,威能相差不大。凭借数量,绝难占到什么便宜,只是白白浪费法力而已。

    此处,并非只是他们一拨修士在场,还有另外一拨虎视眈眈。如法力消耗过大,后面将难以为继。此也是白面中年人顾虑之处。

    此时,萧姓老者三人也是苦苦坚持,仅凭他一人,应对一名成丹顶峰修士,实在有些勉强。如不是对方有所顾忌,自己将早已落败。

    尚凌汐此时也是极为艰苦,对面两后期修士,功法实在诡异,其两件本命法宝攻防转换诡异莫测,变幻无方。如不是凭借其化婴神识,提前预判,提早施以援手,李姓修士早已死去多时了。

    打斗中的那对成丹后期男女,此时也大为诧异,他们也已看出,对面两人,那包裹在粉红雾气中的女子,其势力明显要高过另一名男性修士甚多。

    故此,他们心念联系之下,便商定,先将那男性修士灭杀。然后再全力对付此难缠女修。

    但他们二人曾数次出手,都被对面女修提前发觉,在间不容发之际,将那男性修士救下。如此情形,让二人也大为不解。

    尽管如此,尚凌汐二人落败,也将是早晚之事。

    凭尚凌汐化婴修士的神识、见识,自是未将面前两名成丹修士看在眼中,但要凭借此时的修为,将对面两人灭杀,其也难以做到。

    她此时依旧在此缠斗,就是要让秦凤鸣能够逃远一些。

    对于刚刚离去的那名成丹初期修士,她也已判断出,定然是洪路无疑。虽知晓自己这弟弟手段惊人,但其境界仅有筑基中期,能否顺利逃离,她也心中无底。

    如果再有一名成丹修士追去,自己弟弟处境将更加艰难。

    此时,所有修士,均是全力以赴,陷入苦斗之中,就是在一旁观战的那名筑基顶峰修士,都心中焦急万分。

    但唯有秦凤鸣,此时站在白疾舟之上,神情轻松,心态平稳。

    对于追踪而来的一男一女两名修士,他并未有如何担心,只要其手段尽出,要想灭杀两人,想来做到,也并非什么难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