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三百六十九章 善后

    施术完毕的秦凤鸣盘膝坐于石地之上,足足过去一个时辰,其才长身而起,悬浮于空中。然后转头看向远处的欧阳修士。

    “欧阳道友,秦某已然施术完毕,下面秦某想将张道友交予欧阳道友发落,是杀是放,全由欧阳道友做主。”其说完,面容之上的淡淡微笑陡然消失不见,双目炯炯注视着远处欧阳修士。

    此时的张姓修士,虽然神识大损,但其神智依然清醒,如果秦凤鸣使用的普通搜魂之术,定然难以达到此种效果。

    他所用之术,乃是《阴魔功》中所纪录的秘术,《阴魔功》乃是一顶级修仙功法,此搜魂术更是玄妙非常,只对被施术者所纪录信息剥除,对其神识,损害并不是很大。

    欧阳修士听到秦凤鸣此言,面容不由一变,心思急转之下,立即明白面前青年修士心中意思。

    张姓老者乃是血狐盟派到衢州的负责之人,其身份极为特殊,就是衢州排名前几位的宗门,对其也要礼让三分。如果其此时陨落于此,势必引起血狐盟追查。

    血狐盟,其势力,遍布整个元丰大陆,盟内高级修士众多,自不是修为仅有筑基中期的秦凤鸣所能对抗的。其如此做法,就是想将自己拉下水,让自己承受灭杀张姓修士之名。

    但如果张姓修士将探宝之事已告知了其门人弟子,自己势必将难逃问责。一个不慎,就是就此被血狐盟灭杀,也是大有可能之事。但此时不将张姓老者灭杀,眼前就将是杀身之祸。

    想到此处,欧阳老者面色登时闪烁不定起来。

    秦凤鸣瞧在眼中,心中冷哼一声,面色却未有丝毫改变,微微一笑道:

    “欧阳道友,刚才秦某对张道友施展搜魂之术,已然从其记忆之中探明,此次探宝,他并未将实情告知其门人弟子,任何一名血狐盟之人都不知此事。其只是对人言说,需要闭关数月。想来,其他之人,必定不知其具体行踪。”

    听到秦凤鸣叙说,欧阳修士身躯一震,同时面色一红。自己心中所想,未能逃脱面前青年修士分毫。如果再不决断,势必引起对方不满。

    “多谢秦道友指点,以老朽看,留下此人对我等大为不利,还是将之灭杀,一了百了。”欧阳老者不再犹豫,立即张口说道。其心中已然清楚,只有将张姓老者灭杀,自己才有可能生离此地。

    “呵呵,一切依欧阳道友之意。”

    秦凤鸣说完,手一挥,一杆幡旗出现在空中,从中一跃,一只黄色小兽出现在二人面前。陡一出现,就不住四下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般。

    欧阳老者目视此黄色小兽,一时难以明白,青年修士因何又放出一只灵兽,但他不敢多想,手一挥,一件灵器出现在其手中,手指点指,灵器急速飞出,直奔倒地昏睡的张姓老者而去。

    转瞬之间,一颗人头就被斩下。

    站在一旁的黄色小兽在张姓老者被杀的同时,身形一弹,直奔老者尸体而来,眨眼就到了其近前,其口中突然喷出一灰白雾气,急速在张姓老者尸体之上一裹,后又急速回到其口中。

    只见其小嘴不住咀嚼,似乎在吞食何种食物一般。

    瞧到此处的欧阳老者目光顿时变得诧异非常,其头脑高速运转,也未能想到面前黄色小兽的来历。但其也是活了一百多年的修士。就是无法知晓此兽名字,但刚才小兽所做之事,他还是能明白几分。

    面前青年修士,手段之多,身上奇异之物更是层出不穷,与此种人物为敌,与自行找死,毫无二致。

    秦凤鸣见噬魂兽已然将张姓老者魂魄吸食,手一挥,小兽重新隐入噬魂幡之内,被其收入怀中。接着将两只灵兽也收回灵兽镯。这才转身面向欧阳老者。

    “呵呵,欧阳道友,既然此恶贼已然伏诛,下面道友有何打算,不妨说与秦某。“

    “什么,道友不打算与老朽一同离开妖兽谷吗?”

    听到秦凤鸣如此发问,欧阳老者面色一紧,讶然出声道,对于独自离开妖兽谷,他可未抱任何希望。

    “呵呵,道友所言极是,秦某打算在此地多滞留一些时日,看能否寻到一些珍惜灵草。”

    “这如何能行,此地乃是五级妖兽活动区域,虽然道友手段非凡,但要与之相遇,也绝难是其对手,还是一同离开此地为妙。”

    听闻秦凤鸣欲想在此地停留,欧阳老者面现不可思议神情。虽然面前青年修士手段奇多,且威力巨大,但真要与五级妖兽相斗,绝对是九死一生。

    “道友多虑了,遇到五级妖兽,秦某自认不是其对手,但要顺利脱逃,还是有几分把握。道友是否感觉,独自离开五级妖兽活动区域有些心中无底,这也没有何为难之处。”

    “秦某可以赠与你数张土遁符,凭借此符箓,按原来我等来时路径,应该问题不大,此路径之上,虽然有数只五级妖兽,但均不通土遁神通,有土遁符在,安全离去,再无危险存在。”

    秦凤鸣说完,手一挥,五张土遁符便飞向了欧阳修士。

    接过符箓,欧阳老者心中感激非常,面前青年修士,已将一切都算计到了,在其面前,一切都显得透明,无任何遗漏之处。

    “欧阳道友,秦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望道友能够担当一二。”

    将欧阳老者接过符箓,秦凤鸣面带笑容的说道。

    听闻此言,老者微微一愣,不知秦凤鸣因何有此一说:“秦道友有何吩咐,请直说,只要老朽能够办到,定然不负道友所托。”

    “呵呵,并不是什么为难之事,秦某乃是金符门客卿长老,且已收金符门门主之女做弟子。道友在衢州南部,已然是顶尖存在,秦某想请道友在今后能对金符门照拂一二。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虽欧阳老者在秦凤鸣面前毫无抵抗之力,但其对上其他筑基修士,绝对是难以轻视的强大存在。此时提出此事,可谓恩威并施,由不得老者不答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