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百九十八章 离虎遇狼

    见自己法宝建功,老者毫不犹豫,身形一弹,自那孔洞中一飞而出。同时,神识迅速向四周扫视而去。

    足足一盏茶功夫后,老者容颜大变。因为,他反复扫视了附近三四十里之内,竟未见到那名落霞宗小修士的踪影。

    他确信,对方不可能还有土遁符,土遁符乃是初级高阶符箓,坊市之中,一般也很少有出售。并且,对方所用土遁符,和普通符大不相同,其速度竟然和自己的秘术所展现的速度相差无几。如此符箓,他可是从未听说过。

    要知道,他的此种秘术,乃是他成名之术,就是一般成丹修士驾驭本命法宝全力飞行,也会有所不如。

    威力如此惊人的土遁符,他可不信,对方身上还会有。那小修士一定使用了什么敛气符,躲藏在附近。

    想到此,老者身形一动,一道惊鸿而起,迅速向附近搜寻而去。

    就在老者还在原地搜寻秦凤鸣之时,他已经逃出了数十里之遥。此时,他正自躲在地下四五十丈处,隐形敛气,盘膝打坐,恢复法力起来。

    就在不久前,他瞅准时机,突然变向,自一侧的山壁之中窜出,同时挥手就将早已准备好的一张划地成钢符箓祭出,登时将那处山壁都变成钢铁一般。

    然后,其毫不停留,迅速又自祭出了一张土遁符,迅速进入了地面,急速向着远方逃逸而去。

    秦凤鸣知道,那划地成钢符虽然是中级符箓,也经过了神秘液体炼制,但是要想将那成丹中期老者困住,是绝对无法做到。也仅仅能稍微阻挡其一时片刻而已。

    自己只有在这有限时间内,多逃出一段路程才行。

    一个月后,苍松岭的一处高大林密之地,一个淡蓝色青年身影缓缓自地下冒出,就在其刚刚现身之时,迅速向四下扫视了一番。

    方圆七八十里之内,除了两只妖兽,并未见到任何修士存在。瞧到此,青年才脸色稍缓。

    此正是在地下躲了一个多月的秦凤鸣。他此时,已然离当初他躲藏之地有三十里之远了。

    面对成丹中期的修士,他也不得不将小心,再加些小心,这样才能活的久一些。见附近并无其他修士,其才辩好方向,向着此行目的地而去。

    十几天后,秦凤鸣终于距离那藏宝图所标记的那座大山不远了,距其判断,也就仅剩百里之遥。

    经过数天赶路,他此时也有些劳累,故此,秦凤鸣寻了一处靠山,树木比较浓密之地,将阴阳八卦阵布下,然后进入阵内,盘膝入定起来。

    此一休息,就一夜时间,第二日,当其睁开双眼之时,已然没有丝毫疲劳之感。站起身,活动一下手脚,抬手就想将阴阳八卦阵阵收起。

    就在此时,突然,两道惊鸿自其右侧远处激射而来,速度极快无比,转瞬就到了秦凤鸣所布法阵两三百丈处。后面之人祭出一柄金色巨刃,将前面之人拦截下来。双方相距数十丈,竟然相互对持起来。

    秦凤鸣大惊,连忙收回伸出的手臂,紧紧注视着两名修士。只见当先一人四五十岁年纪,身材魁梧,有成丹中期的修为。是一名安东国散修。

    后面之人是一老者,面色红润,花白胡须飘洒胸前,也有成丹中期修为,却是一名安东国翠屏山修士。

    秦凤鸣见此,大为不解,此二人都是安东国修士,怎么竟然相互追逐起来呢?就在秦凤鸣困惑之时,那老者面带怒容,恨声说道:

    “魏明,你竟敢趁老夫不备,抢先出手,将那令牌取走,还对老夫出手偷袭,真是狼子野心,快快将令牌拿出,否则,立即让你命丧当场。”

    那大汉面色阴沉,眼珠乱转,似乎在思虑对策,听到老者此言,也怒气大盛道:

    “张方,我们相交数十年,你还有脸说如此话,到底刚才是谁抢先出手的,如不是我有一件龙鳞甲护体,始在那洞府之中,魏某就命丧你手了。未曾想你我相交如此多年,你竟然为了此件不知名令牌,和魏某反目。好,我这就将此令牌毁灭,看你还能得到什么。”

    说完,大汉手一晃,一个古朴的令牌出现在其手中。只见上面符文闪烁,似乎灵性十足。

    那大汉手持令牌,作势就要击向空中自己法宝。

    那老者见此,立即大惊,急急说道:“万万不可,你可知,此令牌的真实来历?”

    那大汉见老者如此说,也将抬起的手慢慢收回,注视老者,沉声问道:“哼,来历?什么来历?魏某看它也没什么新奇之处,上面倒是灵力十足,但却丝毫威力也无,这还能有什么来历不成?”

    “刚才那洞府之内,那座古传送阵,如果老夫所料不错,应该是通向外界的传送阵,此令牌,正是那古修士,用于远距离传送之时,使用的传送令牌。如此珍惜之物,怎能轻易损毁。”

    “哼,原来此令牌有如此妙用,难怪刚才你一见那令牌,就出手对魏某偷袭。原来你认得此令牌。不过,既然知道了此令牌用途,魏某自不会将之损毁,刚才也仅是试你而已。”

    那大汉听完老者之言,面容一正,傲然说道。

    那老者此时,也后悔不已,不想相交数十年,这魏明一直表现憨直,原来其内心也奸诈无比。看来要想得到令牌,难度非小。

    “张方,你将魏某拦下,难道真想和魏某动手,分输赢吗?真要动起手,胜负可是很难说,说不得你命丧魏某之手,也大有可能。”

    老者听到此言,也大为踌躇,他们相交数十年,每人的手段,也都知之甚详,真要动手,谁输谁赢,还真是难说之事。

    就在二人相持不下,不知如何收场之时,一个声音在左侧远处传来:

    “哈哈哈,未曾想到,此地还有如此一个传送阵,既然有此阵法,那这传送令牌,就不需你们两个争夺了,将他交于老夫保管就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