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四千四百三十五章 赠令牌

    修仙界奇异之事众多,许多事,并不是轻易就能够解释清楚的。

    此时秦凤鸣如此说,也不过是一种猜测,选取最为可能的情形推断罢了。也只有如此想,才感觉卫羽所经历之事能够解释清楚。

    “恩公所言不错,卫羽也是如此想的。如不是有恩公当初出手相助,想必卫羽也不可能存活下来,卫羽能够有这一切,可以说全都是恩公所赐。”

    卫羽表情满怀感激,冲秦凤鸣深施一礼,极其客气道。

    “道友言重了,你能够有此际遇,是你自己冒险吞噬戴立森精魂本源之过,秦某只不过是稍微相助了一点而已。这一次万岛海域,你我也是共历过生死,故此道友以后‘恩公’两字,万勿再提及,你我一见如故,还是以平辈论交吧。”

    秦凤鸣自认在卫羽进阶之上相助虽然有,但与他而言,只是举手之劳,并且他在卫羽渡劫之时,得到的好处也是不少,故此他也不想狭恩什么。

    见到秦凤鸣说的很是干脆,表情也是郑重,卫羽知道对方不是客气,因此也郑重的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卫道友,我有一事很是好奇,当初在万岛海域,我与方道友联手,才好不容易得到了三枚令牌,而道友凭一己之力,就得到了三枚,且还能从海域深处夺路而走,这确然让人震惊。”

    秦凤鸣看视卫羽,脸上显露好奇之色,问出了心中一直有的疑问。

    他自认手段不凡,可也没有真的就小觑了天下修士。如卫羽一般际遇之人,修仙界之中绝对不在少数。

    以寒掠界域修士好斗本性,可以说人人手段不弱。

    能够在数千修士遍及的万岛海域得到三枚令牌,如此战绩,他心中非常的佩服。

    “卫羽得到那三枚令牌,其实也是非常运气的。最开始之时,并不是三枚令牌,而是七枚。”卫羽脸上显露一些自得之色,口中说出了一句让秦凤鸣大是一震的言语。

    “七枚?道友竟然一下得到了七枚?”骤闻卫羽之言,方良不由的惊呼出声。很明显,他先前也没有问过卫羽有关令牌之事。

    秦凤鸣目光微闪,心中急速思虑如何才有可能一下得到七枚令牌。

    “不错,最开始之时,卫某得到的是七枚,只是后来追遁的修士实在太多,故此才一枚枚的扔出去了四枚。如果不是碰到两位,说不定还会扔出去两枚。

    得到那七枚令牌,其实也是运气太好的缘故。当初在万岛海域之中,我与众多修士发现了大量令牌聚集所在,故此有数量众多的修士便蜂拥向了那处所在。等到了那里,才知晓那里竟然是一头体型足有数千丈的恐怖异兽。

    想来是那一异兽,将七枚令牌得到之人吞食了之过。那异兽虽然体型硕大,神通强大,可是在两三百名通神修士的合力攻击下,最终还是被灭杀了。

    巨兽身死,故此当时在场的两三百名修士纷纷祭出手段,破开了巨兽的身躯,进入到了巨兽体内,以寻找那令牌。卫某当时在场,自然不会错过,也进入到了其中。

    不曾想,我进入的位置非常准确,仅是片刻,便在异兽体内寻到了那七枚令牌。于是便夺路而出。为了不让众多修士追遁,这才分散出了四枚令牌,让大部分修士去争抢那四枚令牌。”

    卫羽娓娓道来,说的很是平静轻松,可秦凤鸣也能够想象到,当初面对那头异兽的数百名通神修士的攻击是何种一番景象。

    在数千丈巨大的凶兽体内寻找物品,那惨烈情形,也是想象就让人感觉不舒服之极。

    听闻之下,秦凤鸣与方良二人也是不住点头。

    “此时算来,距离两年之期应该快到了,不知那多余令牌如何处理呢?”方良收敛心神,冲秦凤鸣问道。

    “呵呵,令牌之事好办,我们只需将之拍卖,兑换之物,就是这一次我们借助天鹰殿护送去到凌翔界域的报酬。只要愿意拿出报酬之人,便将令牌送出。”

    秦凤鸣没有理会方良二人是如何将令牌携带出万岛海域的,而是略是沉吟,呵呵一笑道。

    他此举,自然最是合适,如果有人能够提供天鹰殿的报酬,那他们自然大为乐意。

    方良与卫羽听闻,脸上也是略喜,明显二人也是如此设想的。

    虽然秦凤鸣二人只是多得到了一枚,但卫羽如果没有秦凤鸣与方良相助,可能最后也只能得到一枚。

    故此秦凤鸣如此提议,自然没有它意,高兴点头。

    拍卖令牌之事,秦凤鸣自然不用管,他回到断山城,可还是有其他事要做,那就是收集材料,再炼制一炉五元三转神丹。

    见到妙雪仙子与文姜两位玄阶大能,两人早就等待了许久。见到秦凤鸣安然回返,二人并未询问他此番万岛海域之行是否得到了那令牌。而是直接便将准备好的材料交给了他。

    两年后,秦凤鸣重新出现在了文姜能面前。

    “让前辈久等了,晚辈炼制出五颗五元三转神丹,这里是三颗,请前辈验看。”将一只玉瓶放置到文姜面前,脸上带着笑意开口道。

    看着玉瓶之中的丹药,文姜面现惊喜之色。

    这三颗丹药,虽然让他拿出了许多珍惜之物,更是花费了天价极品灵石兑换了一些奇异之物,但只要拿这些丹药回去,那他所获得的好处,远远比他付出要不知多多少。

    “不错,很好,多谢秦大师这一次出手相帮。文某这里有一枚令牌,乃是我螌幽谷的一件信物,此物虽然对大多数修士无用,可是如果是道友在寒掠界域遇到其他大能修士,不敌之时将之拿出,说不定就能化险为夷。”

    欢喜的收起玉瓶,文姜略是沉吟,手一翻,将一枚造型很是奇异古朴的令牌送到了秦凤鸣面前道。

    这枚令牌好像是一只孩童的手掌,五指并拢,指尖之上均有一颗星点闪烁着荧光。令牌通体霞光包裹,显得非常的珍贵不凡。

    虽然没有触碰,但秦凤鸣已自令牌之上感应到了一股非常玄奇的气息弥漫之上。那气息并不迫人,且给人一种绵柔之感,但秦凤鸣却心神急震,感觉好像那令牌之中,蕴含着一股他曾经在句阳等大乘身上感应到过的气息。

    那五颗亮点虽然并不耀眼,可是秦凤鸣却感觉其内蕴含有五股极其恐怖的能量存在。

    仅是看这枚令牌,就足可知晓这令牌的不凡。

    “多谢前辈厚爱,晚辈却之不恭,就收下了。”秦凤鸣躬身一礼,恭敬的将令牌收入到了怀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