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四千二百一十八章 问天台

    身在石阶之上奔行,秦凤鸣心中警惕之意也是提升到了极处。

    这处所在,秦凤鸣已然可以确信,这一通天柱,肯定是一件仙界遗宝不假。那种可以禁锢法力、神魂能量,并且能够入侵意识的奇异气息,也只有仙界所特有的文字符纹之力才能展现。

    当然,秦凤鸣也不会认为所有仙界文字、符纹都会具有此种奇异之能。

    他见到过不少流传自仙界的物品,上面也有仙界文字与符纹,可是其中大部分不会存有此种奇异气息存在。

    不过他见到的几种仙界神通秘术的卷轴,倒是有一些其他气息存在。虽然不是能够禁锢法力神魂,但同样能让其精魂意识陷入昏厥之中。

    此种诡异气息,应该是仙界一些特殊符纹、文字所特有的。亦或是刻录之时,特殊的刻录手法所携带的。

    经过古代大能改良过的仙界符纹、文字,已经没有了此种功效。

    秦凤鸣此时自然不会深思那仙界符纹文字之事,他只要能够抵达能够让无字天书起反应的所在,让无字天书吸收那奇异能量就可。

    奔行在石阶之上,他几乎没有停顿分毫。

    随着秦凤鸣的身形急奔在石阶上,那处观看通天柱中众人的大殿之中,一声声惊呼就从来未曾停歇过。

    那石阶,任何曾经踏上的修士心中都会惧意涌现的。

    在那石阶之上,哪一个不是战战兢兢的小心前行,从来未曾有人会像那青年修士一般,在那雾气笼罩的石阶之上健步疾行。

    石阶蜿蜒曲折,坡度极大,虽然不是直上直下,但也是极为陡峭。

    如果换作其他修士,就算不畏惧此处那奇异气息袭扰,想来要在没有任何法力加持下在这石阶上疾行,也是不可能的。

    那股要将他弹射而出的力道,随着身形向上,也有了不小的增加。

    如果不是秦凤鸣肉身之力强大,说不定他仅是身形急速向上迈出之时,就已经被那强大的力道抛出了石阶。

    身形急速拔高,那股诡异意境侵袭却是没有再增加。可是那让秦凤鸣欣喜的禁锢气息,明显有了增强。同时,一股难明的意境,将原来那股袭扰心神的诡异气息所取代。

    那种出现的意境,似乎蕴含有一种虚无缥缈的天道气息。似乎萦绕在身周,要将其身躯融化在其中一般。

    秦凤鸣不是鹊阜族修士,自然不知这通天柱的虚实。如果他能够寻找一些鹊阜族的典籍,自然能够对这通天柱多有了解。

    其实这通天柱,并非只是测试修士的修炼资质。其最为主要的功效,就是能够对修士有两大好处,一个好处就是第一个平台出,那处平台名为问心台,锤炼的是修士的修炼心性。

    心性,是修士在修仙中的一种排除万难,领悟大道的决心与明悟能力。

    在第一处问心台上,就是让修士在心神袭扰下,摒除滋扰,锻炼心性进入修炼状态参悟天地大道。没有坚韧的心性,修士就算灵根属性再如何强大,也是难以进阶到极高之境的。

    而另外一处石台,便是问天台。其考究的便是修士的心神意境。

    意境,是修士对天地大道的感悟。不同修士体悟一件事,一个事物,会有不同层次的收获。而这收获,就是修士所能达到的意境。

    秦凤鸣越过了问心台,没有在上面锤炼一番修仙心性。此刻所前行的地方,便是另一处石台:问天台。

    随着接近问天台,那种奇异的意境之感也慢慢包裹在了他的身周。

    天地大道的意境,那是需要冥想感悟的。好像是一团淡淡的薄雾,虚无缥缈,无从触及。

    身形急速攀登向上,并未花费多久,秦凤鸣眼前一明,他已经登上了又一座广大石台:问天台。

    这一石台明显比原先那一座要小了不知多少,仅有二十数丈大小,上面没有任何物品存在。

    回身看视身后,刚才攀登而上的石阶凭空消失不见。目光所及,是一片雾气笼罩的幽深之地。让秦凤鸣心中更是惊诧的是,这一石台,四周并没有任何不同之处存在,好像其就是一处矗立的石台存在。

    这一石台之上,那种诡异的禁锢气息虽然浓稠了不少,可是秦凤鸣依旧感觉不到任何透明丝线存在。而怀中的无字天书也是毫无动静。

    虽然他无法释放出神识,可是秦凤鸣抬头向上望去,依旧能够觉察到上空之中所蕴含的那种诡异气息的浓稠。

    看着这处石台,秦凤鸣心中清楚,这里,并不是通天柱的顶端。

    围绕石台连续走了数圈,秦凤鸣看视四周,最后抬头看向上空,其目光之中充满凝重之色,心中急速思虑不止。

    这里不比先前那一石台,那石台有那石碑指点,他可以推断出那雾气之地是向上的路径。可是这里,却不会是如此简单。

    如果随意踏出,说不定就会被直接弹飞出去。那他真就欲哭无泪了。

    就在秦凤鸣站立在问天台之上面露沉思之时,那座高大的殿堂之中,寂静无声,明明有上百位聚合修士存在,可是无人再说一句话。

    看到秦凤鸣一口气不停的直接登上了问天台,众人心中已经完全被震慑。

    鹊阜族典籍之中,并非没有记载先前有人登上过问天台,可是那些记载之中,从问心台到问天台,花费最短时间之人,也是花费了近半日之久。

    而青年修士却是仅仅用了两三盏茶工夫,就到达了。

    如此短时间,别说鹊阜族典籍之中没有记载过,就是所有鹊阜族修士,也从来未曾想到过会有如此之事发生。

    到了此时,众人已经没有人再言说什么刻薄讥讽之语。

    就是先前打赌的那两名修士,也已经没有兴趣再开口言说什么。晶壁之中的那名青年修士,给了他们太过的震撼。

    “啊!不可能,那青年,竟然如此短时间就明悟了那意境,体悟到了天道。”

    寂静的大殿之中,突然再次一名修士惊呼声响起。

    随着惊呼之声,众修士均都面露震惊之色的看视向晶壁,依旧没有人再开口答言了。似乎晶壁中的青年修士再做出多么的逆天之事,也已经不再能够让大多数人感觉吃惊了。

    不过片刻后,还是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呼:“快……快看,那石台之上,又出现了一条路径!”

    看着晶壁中所显现的最高处的石台之上,一条洁白的石阶路显露而出,在场的上百名鹊阜族修士,均都屏气凝神,呼吸几乎骤停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