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四千一百九十章 逼迫

    急速而至之人,自然是刚刚出离颌阳宫遗迹的血魅圣祖与戾苍麟。

    此刻的戾苍麟,占据的是顾长天的肉身,他并未将之肉身炼化,而只是占据而已。以戾苍麟之能,自然看不上这一具人族修士肉身。

    如果彻底夺舍,那对他以后的实力恢复,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骤然见到离去的顾长天突然出现面前,且自身所现出的气息威压更是达到了玄阶顶峰,詹元老祖心中哪里能够不惊。

    对于血魅圣祖,此刻詹元老祖根本就看不透具体修为。

    因为此时血魅圣祖,面色苍白,浑身气息极其的不稳,好像有一团激荡的能量围绕在其身躯之上。

    在詹元老祖看来,这名看上去极为年轻的青年修士,修为一会儿是化婴之境,一会儿又极具增进,进阶到了聚合、通神之境。

    最为可怖的,有一时以他修为,竟然看不出其威压气息的具体境界。

    血魅圣祖,先前激发自身潜能强力与句阳分身一战的后遗症此刻已经显现,加上他被困百万年,体内法力与神魂之力几乎枯竭。虽然在那石台之上补充了一些,但先前一战,早已耗费光。

    他可没有秦凤鸣的小葫芦在身,要想恢复自身法力,只能一点点的吸收能天地元气炼化。

    但此时的血魅圣祖,可不仅是自身法力、神魂枯竭简单。

    血魅圣祖动用了自身的精元,同时将孕育了不是多少万年的仙灵之气也激发而出了。可以说为了逃离出困龙桩绑缚,他将自身的本源都激发了。

    如果是他全盛之时,就算激发本源之力,也不足以让其受到多大损伤。

    可是在他身体亏空之时,猛然激发自身潜能之下,血魅圣祖体内已经有了一些道伤存在。

    此时的血魅圣祖,别说与一名大乘争斗,就算是一名玄阶存在,说不定都能够将之擒杀。

    虽然这样说,但戾苍麟可不会如此想。

    一名存活了上百万年的真鬼界圣祖,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没有人胆敢将之当做毫无还手之力之人。说不定其在生死关头之时,会祭出何种恐怖攻击,就是将大乘之人灭杀,也不会值得惊讶。

    “两位前辈有何吩咐,晚辈会全力完成的。”面对夺舍了顾长天肉身的存在,詹元老祖不敢有丝毫的反抗,面色惊恐显露的恭敬开口道。

    到了此时,他已经有了判断,先前颌阳宫禁制突然自行运转,看来就是秦姓修士与顾姓之人二人去到了隐秘所在,触动了禁制之过。

    二人不仅触动了禁制,更是将禁制封印的强大存在释放了出来。

    此刻的詹元老祖,心中顿时大骂秦凤鸣与顾长天不已。

    骂归骂,但此刻他面对两位强大存在,却是只有俯首帖耳,卑躬屈膝的份。

    “哼,你身为玄阶存在,虽然好像进阶没有多久,但想来老夫吩咐之事,你还是能够轻松做到的。你身为一族的太上老祖,自然可以有生杀予夺之能,你只要在以后十年间将万名化婴境界以上修士擒拿到我二人面前,你便可以活命。”

    戾苍麟手一挥之下,一团恐怖的禁锢之力陡然袭身。詹元老祖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感觉体内猛然涌入了一股禁制之力,就此封印了他体内的法力。

    听着对方话语,并见到一只手掌直接抵在了自己眉心,詹元老祖顿时感觉体内精魂大是颤抖不已起来。

    一股奇异的神魂之力涌入,本来不稳的精魂,更是霍然为之抖动不已。

    那股奇异神魂之力并未持久,仅是稍现,便立即又消失不见。

    身躯一松,詹元老祖猛然发觉,刚才作用在身躯之上的强大禁锢之力与侵入识海的奇异魂力,同时消失不见了踪迹。

    “什么?万名化婴境界以上之人,这……这……”

    虽然身上的禁锢之力一松,可是面前之人所言话语,着实让詹元老祖心头惊震大起。

    面前两名强大存在未言说要万名化婴境界以上修士何用,但詹元老祖心中也能判断出一二。这两人身上气息一个是显露阴寒的阴鬼之气,另外一个却是精纯的魔道气息。

    鬼修与魔修本就有众多邪术修炼,有的更是需要吞噬修士的丹婴或是神魂。

    这两人需要如此数量的修士,自然不会是好事,料想定然是要修炼何种恐怖的阴邪之术。

    并且万名化婴以上境界修士,这对于詹元老祖,也是一个极为恐怖数字。

    如果他胆敢直接出手擒拿下万名化婴以上修士,那势必会引动整个北原大陆,到时乌邪族定然会出手,别说是他,就是他整个族群,也将大祸临头。

    “哼,万名化婴以上修士,换你一条性命,你自己掂量清楚。只要出离这颌阳宫遗迹便开始计时,只要规定时间之内完成,老夫便为你解除体内禁制,否则只要十年一到,你便会体内经脉寸断,精魂失去神智。

    不过你也可以擒拿一些聚合与通神之人,一名聚合修士可以抵五名化婴之人,一名通神修士,可以抵十名化婴修士。当然,就算是妖兽,也是可以的。只要数量达到就好。”

    戾苍麟对于寒掠界域还是知晓一些,知道这一界域之中的修士数量难以与其他界域相比,万名化婴修士,对于地广人稀的寒掠界域而言,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数量。

    此刻的戾苍麟,也不想逼迫詹元老祖太紧,如果真的引起寒掠界域大乘注意,到时就是他也将难以应对。

    听到对方如此言说,詹元老祖心头的惊震才略是一松。

    要他擒拿万名化婴以上修士,他还真的有些惴惴,但如果可以用妖兽抵数,那将要轻松很多了。

    并且他也可以远离北原大陆,去到那些混乱区域劫掠那些没有族群之人。

    这样一来,自然可以降低危险临身。

    “很好,你身上有老夫下的印记,并且你琼山族老夫也知晓,如果你想泄露此事或是图谋不轨,休怪老夫将亲自出手将你整个族群屠戮一空。”

    见到詹元老祖同意下来,戾苍麟语气阴冷的再次开口道。

    自始至终,血魅圣祖都没又开口说话,其盘坐在一块巨石之上,就此闭合了双目,开始极力恢复起了法力。

    对于血魅圣祖而言,他此时最为紧要的,便是恢复自身修为。

    至少在其他大乘知晓他现身之前,将自身伤势稳定,以确保自身有足够的自保之力。而尽快恢复自身状态的手段,莫过于吞噬修士的精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