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四千一百八十六章 逼问

    血魅圣祖虽然没有将另外两人姓名说出,可是秦凤鸣知晓,其中一人,应该就是被困下界一处鬼界的那位弑幽圣尊,也就是真魔界七大始祖之一。

    想来也是因为弑幽圣尊身受伤病之过,才被他人擒拿,然后被关押在了下位界面的一处鬼界之中。

    能够让两位如此存在身受重伤,那鸿元仙宫外围的禁制是如何强大恐怖,不用秦凤鸣亲见,仅是想象,就已然让其后背冰凉,冷汗直冒了。

    鸿元仙宫事关飞升弥罗界之事,血魅圣祖被擒之后,依旧坚忍未曾将实情告之,是他心中清楚,如果他将真实情形说出,那他真就可能命不保了。

    试想,以他尊崇身份,被擒之事自然引动他的那些手下关注。虽然未必所有人都会尽心竭力的寻找,但他也定然有一些好友或是忠贞手下会不溃余力的寻找与他。

    为了不留后患,句阳众人自然会在得到确切消息之后彻底灭杀血魅。

    血魅圣祖看出了此点,故此才甘愿被困百万年,也一直坚忍不言。

    想来被困鬼界黄泉宮的弑幽圣尊也是此种想法。

    虽然血魅圣祖没有将具体方位说出,但他却也当众发下了誓言,言说定然与众人一同前去那鸿元仙宫之地。

    并说出了约定之期与约定之地。

    冰极界域,秦凤鸣当然知晓,那是与他飞临的天宏界域相邻的一处界域。那一界域如其名,到处冰寒。

    而摩冰海,更是与天宏界域相邻的一处广大海域。

    虽然没有言说在摩冰海何处相距,但众人谁也没有多问,因为众人明白,只要到了摩冰海,要寻找一处相聚所在,并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众人均都发下了誓言,那自然谁也不会轻易反悔。

    到了此时,众人间的剑拔弩张之态,自然不会存在。血魅圣祖虽然心中不快,可是在完成誓言之前,自然不会再想与颌阳宫大能清算什么。

    至于以后去到了鸿元仙宫,完成了誓言之后,他与颌阳宫之仇如何报,那也是只有等到以后再谋划了。

    “小家伙,你此刻也知晓了事关大乘最为隐秘之事,不知你有何想法吗?”

    让秦凤鸣非常惊诧的是,在血魅圣祖将前因后果详细言说一番之后,却是转身,先向他问出了一言。

    骤闻血魅圣祖如此言说,秦凤鸣心头突突狂跳而起。

    他可不认为面前的这位大能直接问他,是一种什么好事。

    “回禀血前辈,晚辈修为低下,对于前辈所言之事不敢有一丝的贪念存在。更加不敢前去染指什么。”

    在大乘修士面前前去参与鸿元仙宫之事,秦凤鸣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别说是他区区一名通神修士,就是一名玄阶顶峰存在,想来也没有资格前去染指什么的。

    “哈哈哈,小道友也不用如此谦虚,你年纪轻轻,修为仅是通神之境,就能够得到一件弥荒玄宝,并且能够将封魔阵破除,如此手段,就是我等大乘之人,想来也没有几人能够做到。”

    让秦凤鸣心底寒意涌现的是,血魅圣祖竟然毫无遮蔽的直接将他身上的弥荒玄宝之事说出了。

    弥荒玄宝代表什么,在场众人心中清楚。那是足可让自己实力跃升一个台阶的强大恐怖存在。就是仙界之人都极想得到之物。

    如果先前句阳有一件弥荒玄宝在手,杳惜仙子驱动神殿的那一击,绝对能够抵挡下来,至少不会让其损失掉那雷蛙躯体。

    心念电转,秦凤鸣躬身抱拳,口中并未太过迟疑的开口道:

    “前辈谬赞了,晚辈对于阵法一道极为喜欢,故此在阵法之上倒也研读过不少典籍,对于法阵阵理也有一些见解。能够破除那一法阵,也是因为先前戾前辈已经施术,让那法阵有了破绽之过。

    至于那显露洪荒气息的五条蛟龙,晚辈是真的不知其是从哪里冒出的。不瞒各位前辈,当初晚辈曾经进入到过一处名为仙遗之地的所在,在那里进入过一处地宫,晚辈在里面昏迷了数日,自从那之后,好像就被那五条蛟龙所盘踞了。

    遇到一些磅礴的元气能量之时,那五条蛟龙就可能现身,吸收完能量之后,就会消失,至于其藏到了晚辈身躯何处所在,晚辈真的是一点不知。至于其是不是洪荒玄宝,晚辈也是不明。此点晚辈可以立誓,断无谎骗各位前辈之言。”

    秦凤鸣对于五条蛟龙现身,自然早就有了应答之言,此时表情显露惶恐、无知之态下,将早就想好的一番说辞说辞,自然显得很是流畅。

    不过这一番言辞,是他心中早就权衡了很久的。

    破除那法阵,他还可以借说戾苍麟也出过力,这自然是实情。没有戾苍麟用那团符纹将光阵破开一个孔洞,秦凤鸣也不会轻易就出离光阵。这里面自然有戾苍麟牵制功劳在。

    但与那五条显露磅礴洪荒气息的蛟龙,秦凤鸣怎么解说,也不足以让众人相信的。故此他直接便将仙遗之地说出了。

    仙遗之地,可以说是所有大乘都知晓的一处难以达到的所在。

    众人都曾听闻过,可是众人想碰,却无人能够碰及之处。

    果然,并未出乎秦凤鸣意料,就在他说出仙遗之地时,除去血魅圣祖与杳惜仙子、逸阳真人外,剩余三人面色均都为之一变,眼中厉芒激闪,紧紧锁定在了秦凤鸣身躯之上。

    对于仙遗之地,血魅圣祖不知也是有原因的,他被困百万年,自然不知发生在数十万年前之事。

    而杳惜仙子与逸阳真人,当初曾经随同秦凤鸣一同进入过仙遗之地,自然不会感到什么意外。

    “你竟然进入过仙遗之地?哪里可是有一位恐怖之人存在吗?”

    紧随秦凤鸣话语,戾苍麟目光似利刃激射,锁定秦凤鸣面容,口中同时厉声开口道。

    “太过厉害之人晚辈没有见到,不过在里面确实遇到过一名通神之境修士。也真是因为那位修士,晚辈才出离了那处封闭的所在。”

    秦凤鸣虽然表情依旧显露出骇然之色,可是心中却是泰然非常。

    他知道他这一番言语,将众人的注意力,已经从弥荒玄宝上带离了。

    “嗯,秦小友所言不错,当时妾身与逸阳道友也曾一同与秦小友进入过那处所在,那里灵气稀薄,并没有强大修士存在。想来各位心中所想的那位强大之人已经陨落了,只留下了一处封印空间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