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四千一百零九章 和平解决

    “紫色令牌已经到手,下面我们去到那山门所在,想来此刻鹊阜族的几名族老存在,都应该在那里了。”二人共同签订下一契约后,顾长天开口说道。

    对此,秦凤鸣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

    “道友请稍后,待秦某将两位同伴召集,然后一同前去。”

    秦凤鸣点点头道,说完,其冲着一直站立远处的黄奇志呼喊一声,然后身形一闪,就此没入到了雾气之中。

    他需要告之方良,不用他再奋力阻拦那六名鹊阜族修士了。

    “顾某陪同道友一同前去,也好让众人不再争斗。”顾长天虽然看似面色一直阴沉,但行事倒也滴水不漏。

    他知道此时他们二人自然不会反目,但其他鹊阜族修士可不知,是否会出手纠缠,他也不敢确信。

    盏茶时间后,秦凤鸣不仅让方良回归了神机府,就是那如姓老者五人,已经不用再与对方争斗了。

    见到秦凤鸣手中所握的紫色令牌,众人自然均都心知肚明,这一次令牌争夺,已经结束了。

    对于面前青年修士,鹊阜族众人虽然并未见到其多么强大的手段祭出,但仅是见到其如此从容的擒拿到紫色令牌,并且那名极为依仗的顾姓老者也与其站立一起,这就不得不对二人的关系大起波澜。

    顾姓老者的手段,可以说大部分鹊阜族修士都曾经亲眼见到过。

    那可是能够轻易击败数名通神后期的存在。

    众人不是傻子,对方胆敢在拿到令牌之后,还敢现身面前,就足以说明,对方根本就不不会畏惧他人前去抢夺。

    看视秦凤鸣与顾长天一眼,众鹊阜族修士,并没有一人再上前阻拦。

    在没有十足把握能够将对方擒杀的情形下,身为通神之境的众人,自然不会舍命一搏。

    最是主要的,对方并没有言说要将紫色令牌据为己有,而是让众人通知其他族人,齐聚进入空间秘境的山门,然后最终决定名额归属。

    秦凤鸣本意就不想与鹊阜族撕破脸皮,他以后还要用得上鹊阜族的传送阵,如果引起众怒,逼得对方过急,说不定会有极大反弹,到时引得整个鹊阜族修士同仇敌忾,与他不死不休就绝非好事了。

    如此得不偿失之事,秦凤鸣可不会去做。

    黄奇志见到方良,倒也没有什么意外。他曾经进入到过神机府,知道里面有数间洞府,里面隐藏几名修士,自然没有什么意外的。

    只是让其吃惊的是,面前的漂亮少年,虽然仅是通神初期之境,但其竟然将六名实力强大的鹊阜族通神修士拦截了。如此恐怖的手段,似乎比起秦凤鸣,还要让人震惊。

    此刻对于秦凤鸣,黄奇志更加的感到不可思议。

    不仅自身手段强大难测,就是所带领之人,都有如此恐怖的强大手段,到了此时,他才终于知晓,当初面对詹元老祖,青年还有强大后手没有释放出。

    别看二人一个通神初期,一个中期,但如果对上一名玄阶修士,鹿死谁手,还真的难以意料。

    见到众人住手,秦凤鸣心中也是一松。

    告知一声之后,与黄奇志、顾长天二人飞遁而去。

    一片浓雾缓缓喷涌的山谷入口所在,有一座很是高大的奇异材料而成的山门。说是山门,是因为有两扇巨大门扇分列两旁。

    一股股的冰寒雾气自巨大山门之中汩汩涌出,向着四周缓缓散发而去。

    雾气之中,有一股让秦凤鸣都为之震惊的空间之力蕴含。似乎如果他只要迈入那高大山门之中,就会被那恐怖的空间之力撕裂身躯。

    此刻,在山门之外驻身的修士,已经有了二三十名。

    这些修士,男女老幼均有,可是修为,无一不是通神以上之人。

    众人分列两旁,相距千丈之远遥遥站立,虽然面上均是有阴沉凝重之色,可是并没有人主动上前招惹。

    看双方人数,数量上倒也相差不多。

    “哈哈哈,听说道友得到了那紫色令牌,不知可是为实?”见到秦凤鸣三人到来,为首的詹元老祖立即身形一动,便自到来秦凤鸣面前,口中开口道。

    身为此地的唯一一位玄阶大能,詹元老祖自然有其傲气存在。

    虽然凭他一人之力不可能对数十名鹊阜族修士如何,可是众鹊阜族通神修士,也不太可能将他怎么样。

    先前他被数名通神后期、顶峰修士拦截,只是被对方设计,陷入到了一个法阵之中。而那法阵只是将其困住,并没有太过的攻击威能。

    如果他先前要想离去,倒也不是不能。只要他拼着损耗一些精元,施展禁忌秘术,那一法阵,也绝对不可能拦截下他来。

    只是他心中清楚,就算没有他,仅凭秦凤鸣一人,也足可能够得到那令牌。

    将数名鹊阜族通神后期、顶峰修士羁绊,也让秦凤鸣减少了不小压力。故此他才与鹊阜族众人僵持,没有冒险出手。

    数名鹊阜族修士心中也清楚,要想羁绊住詹元能够做到,但要真的灭杀对方,实在力有不逮。故此收到传音,言说令牌已经有了归属,众人自然知晓再要僵持已经无用,故此才双方收手。

    “嗯,没有让詹道友失望,那枚令牌得到了。不过这枚令牌乃是秦某与顾道友合力得到的,故此秦某也不敢独专。先前你我有约定,一同进入遗迹,故此进入的名额,自然有道友一个。

    而顾道友乃是鹊阜族相请之人,当然也应该有一个名额归鹊阜族,至于最后一个,就需要道友与鹊阜族道友协商了。”

    秦凤鸣冲詹元一抱拳,立即便将事实言说了。

    他既然与詹元有约定,就自然会给对方一个交代。但顾长天方面也必须要有一个结果。故此他如此言说,顾长天也是心中欣喜。

    让秦凤鸣没有想到的是,在他看来,为了最后一个名额,三族与鹊阜族势必要经过一番唇枪舌剑的交锋才可能有结果。但真实情形,却根本就没有太过的羁绊。

    短短片刻工夫,紫色令牌最后一个名额,便已经有了归属。

    原因无他,鹊阜族直接拿出了一枚棕红令牌给三族,以换取一个紫色令牌名额位置。

    其实众人心中明白,就算进入到须弥空间,是否能够寻到颌阳宫遗迹,也是没有人确信的。只是鹊阜族财大气粗,愿意用五个名额,搏一个机会而已。

    能够如此解决名额之事,众人自然皆大欢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