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三千九百二十三章 丹方到手

    赫魂,不是痴呆之人,面对这名浑身显露真魔气息的未知名女修,他心中总是感觉有点怪异。

    对方明明仅是玄灵后期之境,但给他的感觉,却让其有一种压抑之感。

    身为玄阶大能,他可不会认为这是错觉。

    能够出现如此情形,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真实修为,并不比他此时修为差。更有甚的是,对方大有可能是一名大乘之人。

    玄阶修士自真魔界进入到灵界,虽然艰难之极,但并非不可能。

    虚域之中有一些空间旋窝存在,被那旋窝笼罩之后,势必会脱离既定方向,最后去到何处,那是谁也不知的。

    而玄阶修士,就足以可以破开界域壁垒,进入到虚域空间之中。

    如果遇到空间旋窝,那就看自己的运气了。好的被传送到其他界面;坏的,就有可能被旋窝传送进更加恐怖的所在,直接陨落其中,也是正常的。

    当然,强大修士凭借自身实力,逃离出的可能,也是不小。

    但此种空间旋窝,遇到也是极为困难,等闲难见。故此玄阶修士要想自真魔界进入平行界面,还是极为艰难危险的。就算是大乘修士,也是需要冒不小风险穿越界面壁垒进入其他平行界面的。

    而此时面前的这名受伤的女修,赫魂竟然有了一种对方大有可能是一名大乘修士之感。

    大乘修士,可是可遇不可见之人。不管对方是那一界面之人,能够交好一名大乘修士,自然比得罪一名大乘修士要好的多。

    赫魂虽然身受了伤病,但不是致命伤,只要修养一番就可复原。

    冲女修一抱拳,与秦凤鸣示意之后,赫魂并未再久待,直接便飞遁远去了。

    看着赫魂远去消失,秦凤鸣这才看视向女修,脸上满是笑意的道:“仙子前辈,如果依旧不放心晚辈的丹道造诣,仙子可以用其他丹方考验晚辈一二。”

    到了此时,秦凤鸣可以完全放心下来,面前的这名大乘,已经没有丝毫可能会灭杀他了。故此秦凤鸣心情自然极好。

    “你能够被一名玄阶顶峰存在在丹道之上如此看重,足可知晓你的丹道造诣不凡了,测试就不用了,这是那一篇五芝百花膏的丹方,希望你能够早点参悟透,三十年,想来你能够有所成,到时希望你能够炼制出五芝百花膏。三十年后,本仙子会去到天宏界域寻找你,到时希望你不会让本仙子失望才好。”

    女修没有再难为秦凤鸣分毫,口中说着,一卷轴已经悬浮到其身前。

    “仙子前辈放心,三十年,晚辈定然会参悟透这一丹方。不过前辈不用去到天宏界域,晚辈在三十年后再次进入到魇月界域的,故此前辈只要告诉晚辈去何处寻找前辈就好。”

    接过卷轴,秦凤鸣面现思虑之色的躬身施礼道。

    他此番完成任务回返天宏界域,也不过是回去交任务。而此番任务完成,他应该也算是完成了当初百年契约。

    虽然并未到达百年,可是这并不影响契约完成,因为发布任务的是白寒冰,有他发言,自然可以抵消。

    而之后,秦凤鸣自然要趁两界大战未结束时重新回到魇月界域。

    “好,本仙子就在魇月界域等你。只要你真的炼制出五芝百花膏,随时都可去到万兽谷,倒是激发这玉牌,本仙子自然会现身。”

    女修并未反对,直接便答应了秦凤鸣所言。

    看着女修远去的身影,秦凤鸣心中自然兴奋大起。手托卷轴,神识放出,急忙探视向卷轴。

    五芝百花膏,这可是此时秦凤鸣所能知晓灵界最为高级的疗伤圣药。

    此种丹药虽然对道伤没有多大功效,可是其对于修士肉身损伤,可以说药到病除。只要丹海、识海无损,就算肉身受到再严重的伤,也足可治愈。

    自秦凤鸣了解,此种丹药,至少天宏界域之中已经绝迹。

    他所知晓此丹药,也不过是见到只言片语介绍而已。他怎么也未想到,他有生之年,会得到这一逆天的疗伤圣药的丹方。

    回想赫魂匆匆离去的身影,秦凤鸣可以猜到,那位玄阶顶峰存在,为了答谢女修出手相帮是一方面,另外最主要的,还是想得到一些五芝百花膏。

    虽然没有将手中卷轴通看一番,但仅是稍微看视,秦凤鸣就已经心中激动难以自已了。

    这一丹方,绝对是上古奇方。其内所涉及的炼制手法与术咒符纹,远不是此时那些改良过多次的丹方可比。

    他可以确信,只要能够将这一丹方参悟,他的丹道造诣,势必会大增不少。

    怀着兴奋心情,秦凤鸣将手中卷轴合起,珍重的将之收入了怀中。这才身形一转,看视向了身后被禁制遮蔽的不起眼山谷。眼中顿时精芒闪烁,久久不曾移开。

    这一处山谷,其内虽然已经不太可能还有其他宝物存在。但里面却还是有一件让秦凤鸣极其感兴趣的珍惜之物的。

    那珍惜之物,就是那个存在祭坛之上的巨大鼎炉。

    那鼎炉,绝对是一须弥宝物,只是那须弥之物太过巨大,要将之收起,绝对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

    也正是如此,当初五名通神中期修士虽然也知晓那鼎炉珍贵,但只能任其留在那里。而紫菱仙子可能根本看不上那须弥之物,故此根本就没有提那鼎炉。

    不过此物对于秦凤鸣却极为有用。

    且不说那须弥之物用处如何,就其内所存的法阵,就不是寻常之人能够摆下的。至少以秦凤鸣此时所学,还不能布置出如此强大法阵的。

    而他如果能够将那七律阵与那须弥法阵彻底参悟透彻,那大有可能重新修复那两座法阵,让其重新发挥强大威能。

    那两座法阵,本就是为了封印紫菱仙子的。其威力之强大,不用想也能知晓。如果不是年代太过久远,其法阵之中的威能已经大减,想来凭他们此时修为以及法阵造诣,还难以破除。

    就算如此,秦凤鸣设想,那须弥法阵,依旧能够对玄阶甚至大乘之人有强大威胁。

    如此一件恐怖的须弥之物,秦凤鸣自然不想就此放弃。

    但要将之收起,携带在身上,那也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至少其不能如其他物品一般,直接收入储物镯或是须弥洞府之中。

    此种并未有禁锢空间之力的法器护卫的空间宝物,其是不能够直接被收入须弥洞府宝物之中的。

    站立在祭坛三层之上,秦凤鸣目光注视面前的巨大鼎炉,眼中也是思虑神色闪烁不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