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三千八百五十七章 帮手现

    “黑烈域阴山,秦某倒是听闻过,阴山好像有一祭台,在其上参悟,好像能够得到不少好处。仙子不知有没有兴趣前去一试呢?”

    秦凤鸣没有表态什么,而是嘴唇微动,与女修传音道。

    黑烈域距离天澜域极远,如果以秦凤鸣众人进入魇月界域的通道处算起,要抵达黑烈域,需要穿越过大半个魇月界域。

    仅是传送阵费用,就足可让一名通神修士心痛。

    秦凤鸣之所以知晓黑烈域阴山,也是因为当初曾经询问岱钦有关魇月界域哪里存在仙界的碑文亦或是仙界文字之地。

    当初岱钦便提到过黑烈域阴山的祭台。

    后来秦凤鸣倒也寻找过一些有关黑烈域阴山祭台的介绍,他可以确信,那处所在,应该与他经历过的那种诡异意境相同,也是一种仙界符纹气息弥漫之地。

    是否对那无字天书有所效用,只有去真正尝试一番才可。

    秦凤鸣也没有想到,竟然在这葬圣谷之中,碰到五名阴山修士。

    “怎么?秦道友有兴趣去到那处恐怖的祭台参悟不成?奉劝道友,还是打消了此念为好,那处所在,不知有多少惊才绝艳的天才人物去到过那里,有不少修士,更是永远长眠在了那祭台之上。”听闻秦凤鸣之言,舒雨面色也是一变,同样传音道。

    她身为羽翼族修士,自然对阴山有所了解,知晓阴山的那处祭台恐怖。

    如果在那祭台之上不能自我参悟苏醒过来,那就有可能彻底坠入到那意境之中。最后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成为没有神魂的干尸。

    面前青年修士竟然要去到那处比著名险地都要恐怖几分的阴山祭台,舒雨自是立即规劝道。

    “仙子多虑了,秦某也仅是一说,去与不去,也是不确定的。不过这几位道友,秦某想为其求个情,这次不斩杀他们可好?”

    秦凤鸣可没有舒雨底气足。他没有大乘做后盾,故此也不敢真的无视刚才李姓老者之言。

    如果他还想去到黑烈域阴山的那处祭台尝试一番,就需要对这几名修士照顾一二。如果灭杀了五人,而身上真的沾染了什么禁忌术咒,那他别说去到阴山,就是不被阴山修士追缉,都是不可能的。

    “如果道友真的想去到阴山,饶过这几人,自然没有问题。”

    舒雨倒也爽快,并未再坚持什么。

    见到秦凤鸣与女修表情平静的传音,包括那名是阴山老祖亲传弟子的曹姓修士在内,五名阴山修士,均都心中大为不安。

    听那女修所言,似乎根本就不畏惧阴山,就算灭杀了他们,对方也不担心会被阴山追杀。

    如果真的如此,那他们这一次死的可是真的很冤枉憋屈了。

    除了李伯山外,其他四人,可谓是根本就不曾与对方争斗,就稀里糊涂的被对付擒拿了。如此之下,四名修士如果真的被对方灭杀,那真的是郁闷无比。

    “几位道友,秦某与舒仙子从来没有见过几位,仇隙自然也谈不到,今日五位前来图谋我二人,想来也是被姜森所蛊惑,虽然几位有对我二人不轨之意,但我二人有好生之德,今日就不对几位出手了。不过几位要想活命,就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让秦某进入阴山,去到那祭台参悟一番。”

    秦凤鸣也不拐弯抹角什么,直接便入主题,说出了自己意愿。

    这几位阴山修士,他不是不敢杀,如果没有那祭台之事,他倒也不介意就将五人交给方良,让其拘出精魂,融入到万魂塔之中。

    “但不知道友打算如何让我等完成道友所言之事?”看视秦凤鸣,面色阴沉颜色显露的曹新口中低沉声音道。

    他是阴山唯一一位玄阶老祖的亲传弟子,虽然心中略有惊惧,但此时已经恢复了原有冷静。

    秦凤鸣当然知晓面前中年修士所问是什么,略是沉吟道:“当然,几位自然不能空口言说,还是需要一些保障的。这样,各位只需将各自的一缕神魂交出,等秦某自祭台出离,就将各自的神魂奉还。”

    听到秦凤鸣如此之言,五名阴山修士,顿时面色惊变。

    交出神魂,自然不会让五人产生如此激烈变化。但秦凤鸣的后面言语,却是让五人心中惊颤不已。

    要让对方带着他们的神魂进入到祭台参悟,如此事,与直接将他们的神魂灭杀,在他们看来,也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身为阴山修士,他们当然知悉那一祭台之上的恐怖,就算是那位阴山帮唯一的玄灵大能,也曾经言说,不让阴山帮修士随意就进入那处祭台。

    如果面前青年修士进入祭台,那等待他们的,将是神魂缺失,自身境界陡降,就算不死,想来以后也休想再寸进了。

    “不行,那处祭台极其危险,你进入其中,是否能够出离,都是未知数,我等此时交给你一缕神魂,与直接被你灭杀,也是没有多大区别,与其如此,何必还受那种折磨,你直接灭杀了我们不就正好。”

    没有丝毫迟疑,面色阴沉的曹新直接拒绝了秦凤鸣提议。

    众人不傻,当然知晓此事的凶险。

    “呵呵,道友所言倒是不假,那祭台如果不凶险,也就不会列为魇月界域十大凶险之地之列了。不过秦某可没有言说,你等交出的神魂,是由秦某携带。”

    见到五人如此剧烈抵触,秦凤鸣并未如何异样,只是其呵呵一笑道。

    “道友是想让本姑娘拿着这些人的神魂吗?那到时我岂不是要与道友同去那阴山一趟了。”见到秦凤鸣如此,舒雨也不由显露出了犹豫之色。

    她对于那祭台不感兴趣,自然不愿意穿过大半个界域,去到黑烈域中。

    “仙子误会了,秦某也没有言说要仙子出面。秦某还有一位同伴一直跟随在身旁,将五位道友的神魂交给秦某同伴就好。”

    到了此时,秦凤鸣也不用再隐瞒什么,直接传音给了鹤泫。

    身影一闪,鹤泫现身在了众人面前。

    “咦,道友隐藏的真深,你竟然一直有一位帮手存在。这些年来,无论遇到何种危险,你也未让这位道友现身,看来道友真是心机深沉呀。”

    见到一名通神中期修士陡然现身在了面前,舒雨俏脸之上,也不由的满是惊诧之意,口中更是开口说道。

    鹤泫仅是现身,便有一股极其恐怖的冰寒阴气弥散四周。让四周的温度,陡然下降十数度。

    众人不是草包,当然一眼就看出了鹤泫的手段的不凡。

    “非是想隐瞒仙子,只是那些危险并未致命,否则早就让鹤泫道友现身相帮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