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三千六百一十九章 天罡金甲符

    三颗紫灵丹,对于通神修士也是以不小诱惑,如花费数年将之炼化,足可抵上数十年修炼之功。但如果老者手中之物真的是一强大符箓炼制之法,这三颗紫灵丹,当也算不得什么。

    紫灵丹终究只是一消耗品,难以与珍惜符箓炼制之法相比。

    虽然紫灵丹不能与老者之物等价,可是也足见他诚意了。

    “恩,小家伙所言倒也不算框外,老夫便让你看视一番那符箓炼制之法,不过你看视的报酬,便是一颗你玉瓶中的紫灵丹。如你同意,老夫这就让你看视,否则老夫也懒得与你在此纠缠。”

    老者的狡诈,犹在秦凤鸣之上。看视秦凤鸣,眼神闪烁,如是说道。

    “可以,能够用一颗紫灵丹结交项前辈,本就是晚辈之福。这是一颗紫灵丹,请前辈收好。”没有丝毫迟疑,秦凤鸣分离出一颗丹药,送到了老者面前。

    “哈哈哈,好,孺子可教。这就是那一卷轴,你可是要看仔细了。”

    这名老者明显不是凶残狠烈之人,虽然境界远高秦凤鸣,倒也没有真的就以大欺小的心生什么不轨之心。

    见到秦凤鸣递到面前的丹药,并未迟疑,立即便将一只精致玉盒送到了秦凤鸣面前。

    打开玉盒,里面是一卷黑红颜色的兽皮。

    这一兽皮还未拿出,一股很是浓稠的能量气息便急涌而现,让秦凤鸣双目都不由的为之一眯,体内法力急涌,才将此股乍起的磅礴能量气息所抵御。

    看到秦凤鸣并未被兽皮所散发的磅礴能量气息所袭扰,老者目光也是一闪。

    他可是知晓这兽皮的强大,其上所蕴含的那股气息,可以对接触卷轴的修士造成经脉伤病。如果毫无抵御之下,就是聚合修士,都可能被其损伤手臂。

    老者并未提醒秦凤鸣,为的便是想看其热闹。

    此刻见到青年修士没有丝毫异样显露,老者心头也是微微诧异。

    想当初就是他伸手将卷轴触摸之时,也被那股乍现的磅礴气息侵入到了手臂,从而让手臂不由震颤不已。

    老者哪里能够想到,秦凤鸣身体能够承受的磅礴能量刺激,已然难以想象。

    这一点能量乍现,根本就不会对他肉身造成丝毫威胁。

    这一兽皮,以秦凤鸣见识,自然能够判断出,如此强大气息蕴含的兽皮,绝对是自一头玄灵之境的强大妖兽身体之上割下的。

    玄灵之境的妖兽,浑身血肉之中,已然蕴含了玄奥灵纹。虽然未必比得上天凤青龙等圣兽体内的先天灵纹强大,但也非是通神妖兽相比。

    且不论这兽卷之中所记录是否珍贵,就是这兽皮,就绝对算的上是珍惜宝物了。

    如果面积大一些,足可炼制护甲之用。

    轻轻将兽卷打开,秦凤鸣此时警惕之心已然大是提高了。他可不想发生了不测。

    但让秦凤鸣极为无语的是,这卷轴之上,与其他符箓炼制卷轴大为不同,上面未有一个文字标注。

    有的,仅是数量繁多的各种杂乱纷杂的术咒符纹。

    并且那些符纹,并不显露对修士神魂有袭扰之效的现象。神识扫视,只是感觉毫无头绪,不知如何下手参悟。与一些普通的术咒并没有什么区别。

    并且这兽皮,有了一小角缺失,显得并不完整了。

    看视这一兽卷,秦凤鸣的眉头也是慢慢皱起了。

    如此一篇符纹,显得太过平常了。按理而论,用一卷玄灵之境妖兽的兽皮记录的这一符纹,绝对不应该如此平庸才是。

    “项前辈,这一篇符纹,上面并没有标注就是一篇符箓炼制之法。但前辈又是自哪里得知这就是制符术咒符纹存在呢?”

    秦凤鸣自然不可能片刻就能参悟透这一卷轴之上的符纹,故此看视盏茶时间后,其收回神识,抬头看视老者,口中疑惑问道。

    “呵呵,小家伙比那两个仙符门之人要聪明的多,他们二人看视了半天,根本就没有开口问这一问题。老夫确信这是一符箓炼制之法,也是因为这一篇玉简之过。你看视完,就能够知晓老夫所言不虚了。”

    对秦凤鸣此问,老者倒是很赞赏。明显当初他在仙符门坊市之时,并没有拿出玉简解释这兽卷所存疑问。

    想来也是那两名仙符门修士让其很是生气之过。

    秦凤鸣不疑有他,打开玉简,沉入神识,开始看视这一极为古老的玉简。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他表情也是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这玉简所用文字已经极为久远,好像是一种古时通用字体。这上面所言说的黄粱老祖,好像不是我人族修士,应该是其他界域之人。至于上面所言说的天罡金甲符,是否就是这兽卷所记录,仅是凭借这玉简,好像也不能确定。前辈如果坚持认为,晚辈也是无话可说。但这天罡金甲符,晚辈还真是第一次听闻,不知前辈可曾听到此符箓之名吗?”

    过去了足足数盏茶之久,秦凤鸣才收回了神识,闭合了手中玉简,一边将之递还给老者,一边口中不紧不慢的说出自己疑问。

    对于秦凤鸣之言,老者并未有何不快。

    而是手再次挥出,一卷同样极为古朴的玉简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道:“这上面有一些黄粱老祖的介绍,你看完之后,应该有所判断。”

    这一次,秦凤鸣并未看视多久,很快便收起了那玉简。

    黄粱老祖果然不是人族之人,而是一名鳞甲族人。其制符造诣,可以说冠绝鳞甲族。修为更是达到了玄灵之境。

    之所以人族之中有如此一名大能的介绍,也该是因为其曾经到过天宏界域,并与当时的一位玄灵之境的人族制符大师切磋过制符一道。

    虽然玉简之上同样没有言说那兽卷所书就是一卷制符之法,但此时秦凤鸣倒也可以确信,那兽卷既然是黄粱老祖所有,那应该是与符箓有关。

    一位玄灵大能所珍藏之物,且还是用玄灵妖兽兽皮记录,基于这两点,就足能判断那兽卷的不凡了。

    就算不是符箓炼制之法,也定然不会是随意涂鸦之物。

    只是那兽卷之上的术咒符纹,竟然显现的很是平庸,这还是让秦凤鸣心中大为的不解。

    以秦凤鸣了解,只要涉及到仙界符纹的,哪怕是仅是一道,都能够蕴含极为庞大的能量气息,兽卷之上的符纹何止千百,竟然丝毫气息不显,实在让人不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