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三千五百二十九章 故人

    感应到体内磅礴的能量急涌,秦凤鸣一直呆站了盏茶之久,才终是神色一震的恢复了清醒。

    神识扫视四周,目光精芒闪烁,睿智神色展现,秦凤鸣终是可以确信,此时,并不是幻境,这一切全都是真实存在的。

    抬手之下,一股磅礴的阴力喷涌而出,一股让他难以压制的欢喜,猛然自心底展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寒冰谷之行,他竟然化宝鬼炼诀与鬼道境界,均都进阶了。

    并且鬼道修为更是自聚合初期,一举进阶到了聚合顶峰之境。

    惊喜,也仅是片刻,一让他难以明解之事猛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此时的秦凤鸣,他心中清楚非常,他的鬼道功法玄鬼诀,依旧是在聚合初期境界状态。

    而修仙界常理而论,修士要想进阶,需要与境界相对应的功法同样晋级才可,如果用原先的功法运转体内法力,将难以再吸收分毫能量融入到已经进阶的体内丹海能量之中。

    但此刻,他的鬼道功法并未进阶到聚合聚合顶峰之境,别说顶峰,就是中期、后期之境的功法都未曾修炼完成。

    如此诡异之事发生在他的身上,让一向见识广博的秦凤鸣,也不由得心中难明,呆怔在了当场。

    片刻后,他虽然无法解释此刻所遇情形,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强力压下了心中的不解与不安、自视体内,仔细探查身躯,除去自身阴力变化之外,并未感觉到其他有任何的异样,这才将高悬的心放稳。

    但刚刚有所放松,脑海立即又闪现出了一物。

    那个圆钹之物,自从猛然进入他躯体,便骤然释放磅礴的能量,而此刻,他竟然再次无法探查到那并没有碎裂的圆钹之物。

    秦凤鸣可以确信,那圆钹之物,此刻依旧存在他的体内,但此时去到了何处,他依旧不能将之寻觅到。

    那圆钹是何物,秦凤鸣依旧不知,但他此番无论是化宝鬼炼诀进阶第二层第二阶,还是鬼道修为境界进阶到聚合顶峰,可以说均都与那圆钹样之物脱不了关系。

    收敛心情之下,他猛然再次想到一件极为棘手之事,那就是此时已然过去了数十年之久,黑雾岛早已关闭多年。而他,已然被困在了此处没有修士存在的荒凉岛屿之上。

    但到了此时,秦凤鸣已经没有了急切之意。

    既然已经到了此刻,他就算再如何急切,也是于事无补。他所要做的,便是想着如何出离这一封闭的岛屿。

    并未久待,秦凤鸣收敛心情,看视远处依旧冰寒的潭水,并没有敢进入到远处潭水之中探查什么,而是身形一动,向着出离此处山谷方位而去。

    他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如果真得难以寻觅到出离方案,那他不介意在此处闭关,冲击一次通神天劫。

    鬼道修为,他依稀感觉已经到了最最顶峰之境,只要他寻到一处阴气浓稠之地,在众多丹药辅助之下,引动通神天劫,想来真得有几分可能。

    当然,在此处引动通神天劫,这是下下之策。

    因为此地的的法阵禁制,会对进入此座岛屿的通神修士行斩杀之事。他可不想刚刚进阶通神,就招来杀身之祸。

    只有在他实在无法之下,此种引动天劫之法才会去做。

    对于那寒潭深处有什么,秦凤鸣此时不想去探究,因为他依稀感觉,那寒潭深处,绝对有让他感到极大危险的存在。

    好不容易恢复清醒,他可不想再遇到什么危及性命之物。

    出离寒潭所在山谷,秦凤鸣直接便向着寒冰谷出口而去。

    一路之上神识全放,并未遇到一名修士存在,如此情形,让他心情也是略有沉重。虽然他已然料到,此时不会再碰到修士存在寒冰谷,但真得是如此,多少还是让他心中有所落寞。

    就在秦凤鸣心中大是沉重之时,神识之中,却猛然觉察到了庞大的能量波动存在远处雾气之中。

    这让他不由猛然一震,身形一转,便向着那处方位而去。

    这一番经过之后,才终是有了他刚才出手灭杀三具通神鬼物之事。

    他自身修为虽未进阶,但鬼道境界提升之后,其体内丹海容量明显又增大了许多,让其体内磅礴法力又急剧增加许多。同时就精纯而言,也有了不小增进。

    因为他明显感觉到,此时所祭出的清焛剑芒的威力,已然大是增加了。

    “啊,你可是秦凤鸣秦道友?”

    就在秦凤鸣收敛心情,转身看视已然逃离出数百丈之远的六名修士之时,突然一声惊喜的话语之声响起在了当场。

    说话之人是一名黑发老者。此老者虽然表情显露凝重之色,但一种让人感觉很是舒服的和善面容还是显露而出。

    “咦,道友竟然识得秦某?”看视面前老者,秦凤鸣也是略感诧异。

    与他有交集的修士,还真是不多。但认识他的修士,倒也不少。因为当初与欧阳龙海一战,可是有不少修士现场观战过。

    “秦道友贵人多忘事,老夫宫宇,当初在幻星岛魂海宗坊市曾经与道友有过一面之缘。后来更是亲眼见到道友大展神威,灭杀了欧阳龙海。”

    见到秦凤鸣自认下来,老者面色也是欢喜大起,再次抱拳的客气开口道。

    听闻宫宇如此言语,剩余五人也是陡然面色大是惊震。他们虽然没有见到过秦凤鸣,但当初他与欧阳龙海一战,可是在幻星岛海域大肆流传。

    原来面前青年,就是将那地榜修士斩杀之人。

    刹那间,众人看视秦凤鸣的表情,均都是显露出震惊、惊喜之色。心中知晓,如果跟随面前青年,他们势必会安稳很多。

    面露思虑之色,秦凤鸣目光也陡然变得明亮。

    “啊,秦某想起了,当初秦某刚刚进入到魂海宗比斗之地,好像就是与一名宫姓道友碰撞了一下,原来道友就是那位道友,真是未曾想到。道友几位怎么也被滞留在了黑雾岛,未曾赶上出离之时呢?”

    修士几乎都有过目不忘之能,仅是稍微一怔,秦凤鸣便已然对面前老者记起了。

    虽与宫宇没有太多交集,但对于这名没有什么架子的老者,秦凤鸣倒也有些印象。当初他曾挑战过地榜修士,可惜最后失败了,但好像也没有受什么损伤,这足可知晓其手段不凡了。

    故此对宫宇,秦凤鸣也是脸上神色一展,显露出了两分熟络之态。

    “滞留黑雾岛?错过出离之时?道友何出此言?此时距离出离黑雾岛,还有七八个月之久,道友怎么会认为已经错过时间了呢?”

    但听闻到秦凤鸣后面言语,宫宇面色却是一变,面露诧异之色,口中更是显露惊疑之声的开口道。

    闻听老者之言,秦凤鸣本来平静的面容,猛然为之一变,眼中更是显露出了震惊之极的神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