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三千四百六十五章 狡诈上

    那鬼爪威能强大是一方面,更有甚的是,其所携带的能量,更是有一股极为诡异的神魂气息。

    此气息,能够让丹婴行动迟缓,虽不致将丹婴禁锢,但此种神魂气息之下,可以让丹婴思虑缓慢,动作变得慵懒,瞬移神通更是难以施展。

    好在秦凤鸣的神魂之力足够强大,如果是其他聚合修士丹婴进入到此地,被这鬼爪笼罩,想来可能连丝毫反抗之力也未显露,就会被鬼爪擒拿了。

    就算他神魂强大,但依旧感觉到了不适存身。

    如果是秦凤鸣本体亲临,当然可以对此股神魂气息无视,但小婴的神魂虽然胜过其他聚合顶峰修士,但也只是其本体神魂能量半数而已,

    “你不现身,秦某就逼得你现身。”

    见到再现三道鬼爪,小婴表情一凝,双目更是显露厉芒的冷然出声,一股磅礴能量顿时自其小巧身躯之上涌现。

    双手同样急速挥舞而出,顿时道道清焛剑芒激射而现,刚一离体,便相互融合,顿时三道十数丈之巨的巨大五彩利刃显露,伴随着数十道清焛剑芒,迎击向了三道鬼爪。

    一阵轰鸣响彻,三道巨大利刃顿时接连与鬼爪触碰在了一起。

    五彩光霞闪耀,利刃虽并未完全将利爪抵御,但也已经将每一道鬼爪威能消耗了半数之数。在后面十数道剑芒蜂拥而至下,顷刻便将之完全泯灭。

    破除三道利爪的秦凤鸣,并未停手,一双小手依旧急速舞动,道道剑芒蜂拥而现,巨大利刃呼啸,向着那副棺椁,猛然劈斩而去。

    此番进入到这里,秦凤鸣便没有打算与此地驻留的修士善了。

    那金蟾躯体的珍贵,谁也知晓的,故此身在此处,设置下陷阱之人,当是没有可能任秦凤鸣随意拿去,双方争斗,自是无法避免。

    道道剑芒呼啸,携带恐怖的能量,向着棺椁劈斩而去。

    让秦凤鸣大是吃惊的是,刚才极力出手的棺中之人,此番竟然未有祭出攻击阻挡看似威能强悍的这波攻击。

    秦凤鸣一向心思机敏,骤见如此情形,他猛然心头涌现起了一丝不好预感。

    没有丝毫迟疑,神念急速而出,数道劈斩向前的庞大利刃,在将要飞临棺椁之时,猛然自爆在了空中。

    “轰!轰!~~”虽然数道利刃被秦凤鸣生生阻止,但依旧有一道庞大利刃与数道剑芒击斩在了那漆黑棺椁之上。

    漆黑棺椁猛然震颤,一团漆黑浓雾喷涌,将棺椁整个包裹。黑芒狂闪间,一道道粗大的锁链,猛然自棺椁之上激射而出,迎着道道剑刃激射而至。

    轰鸣响彻,道道清焛剑芒被锁链所抵御,但那道融合一起的巨大利刃,却直接将阻拦的一道锁链所破除,呼啸间,劈斩在了浓雾包裹的棺椁之上。

    黑芒顿时狂闪,漆黑棺椁猛然发出了一阵心悸的嘎吱之声。

    一股极为恐怖的能量气息,猛然自棺椁之中喷涌而现,一团漆黑光团,忽地自棺椁之中腾跃而起。黑光闪烁之下,便欲想飞离而去。

    但在一阵凄厉嘶吼声中,道道漆黑锁链猛然展现,层层缠绕之下,将那漆黑光团,整个包裹,猛然一拉,重新没入到了棺椁之中。

    看着面前出现的情形,秦凤鸣面色骤然阴沉,眼中思虑之色甚浓。

    以他见识,那里能够看不出,那棺椁,就是一牢笼,在禁锢着一具神魂堪比通神中期的诡异之物。

    刚才所现的道道鬼爪,就是那被棺椁禁锢其中的鬼物所祭出。

    而鬼物祭出攻击的目的,一是擒拿下丹婴;二个便是在不能成功下,让丹婴施展手段帮其将棺椁破除。

    并且秦凤鸣也看得清楚,这棺椁虽然对那团黑光中鬼物极具禁锢之力,但自身的防御,也仅是相当与通神初期修士而已。

    在道道清焛剑芒强大克制之下,可能只需数道融合利刃,就足可将之破除。

    如果不是他觉察到棺椁之中突然没有防御祭出,让他心中有了诧异,猛然有所明悟,说不定此刻那团乌光之中包裹着的鬼物,已然脱困而出了。

    “嘎嘎嘎……小家伙,你倒很是机警,竟临时收手了。”

    一阵怪异的笑声响起,一句年岁不小的话语之声猛然自棺椁之中响起。

    这一声音虽然开始显得含糊不清,但仅是数个字说出,便已经清晰了。

    “原来此地真得有一位前辈在此,恕晚辈刚才无礼了。不知前辈可否告知晚辈,前辈是此地洞府的主人吗?”

    乍闻一老者声音响起,秦凤鸣丹婴并未有太过的震惊。神念发出,让银鞘虫做好准备之下,一面银色盾牌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同时数张雷电符也被其握在了手中。

    只要身周有何异样显露,便会直接祭出这可以瞬间激发的强大符箓。

    “不错,老夫便是此间洞府的主人。现在小家伙,老夫想给你一大机缘,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得到?”

    老者声音再次响起,直接便承认了此间洞府主人之言。但老者后面言语,却是大有诱惑之意的急切开口道。

    秦凤鸣不是菜鸟,听闻老者言语,表情并未有丝毫异样,也自开口道:“机缘,晚辈进入此地,便是冲机缘而来。前辈不妨说说,会有何种机缘存在。”

    其口中说着,目光却是急速扫视向此处广大山洞。

    此处山洞广大,石壁之上有不少水流下,这些水流相互汇聚,最后成为了一条足有十数丈之宽的地下河,没入地下消失不见。

    除去这一副棺椁与一只巨大蟾蜍尸体外,并没有任何有用之物存在。

    “老夫知晓一处古修的藏宝之地,那里面的珍宝,均是数十万年前之物,任何一物拿出,均都是此时极其难以寻觅到之物,如果小友有意那藏宝之地,老夫可以助你将之得到,不知小友可有兴趣吗?”

    老者声音急剧诱惑之能,其内蕴含有一种诡异的韵味,虽然是老者声音,但让秦凤鸣听入耳中,却感觉声音极为受听,好像不由自主就要顺着那声音之意答应下来一般。

    心中猛然警醒,秦凤鸣体内法诀涌动,灵台清明,不再受外界影响分毫。

    “藏宝之地,晚辈当然想得到,但不知前辈要晚辈做什么?”

    心中冷哼一声,秦凤鸣表情并未显露太过异样,并未迟疑的接口道。

    “当然,老夫给小友如此大好处,自然要有事要你做,那就是你必须帮助老夫将这棺椁破除。实不相瞒,这棺椁之中有一禁锢之物,只要破除,老夫便会现身,如果你害怕老夫出来对你不利,你我大可先签订下一契约。”

    见到秦凤鸣并未有丝毫异样,老者也很是果决,实言相告了秦凤鸣那棺椁之事。并且为安秦凤鸣之心,主动提出了契约之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