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三千四百五十七章 赵方

    这名让秦凤鸣改变主意,急速现身拦截的少年,非是旁人,正是那名当初在幻星岛坊市,被秦凤鸣狠狠敲诈过一番的尧山张家的少主张傲春。

    当初秦凤鸣曾经思虑过,他之所以被暗黑殿袭杀,最为可能的是蓝星门的两名女修。第二可能的是那名被他灭杀的章姓修士。最后可能,便是这名张家的少主。

    当时在幻星岛,秦凤鸣与张傲春之间的仇隙,如果是放在其他一名修士身上,可能不会再兴什么波澜。

    但秦凤鸣曾经听那名坊市女修言说过,知晓这张家少主一向依仗家族势力,在幻星岛之上对众多同道欺压。

    其手段不凡,虽不能与地榜修士相争,但普通同阶之人,还是极少有能够与之为敌的。其心高气傲,动辄便出手杀人,陨落在其手中的修士,也是不少。

    也正是其本性如此,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所以秦凤鸣才认定其有可能花费天价报酬,去请动暗黑殿出手对付他。

    此时,见到张傲春竟然仅是一见他,便立即急速而逃。秦凤鸣可以十分断定,暗黑殿之事,就是张傲春所为。

    所谓做贼心虚,张傲春虽然是聚合修士,但秦凤鸣给他的威慑,实在已经深入到了骨子中。一见秦凤鸣现身,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自己的阴谋暴露,只有极力远逃。

    此时,心中不安的,还有云彩儿。

    云彩儿身旁,有两男一女两名修士,均是聚合顶峰之境。看视秦凤鸣,眼中闪现着不解疑问之色。

    她当然已经看明,这名身上可能有众多强大符箓的青年修士,竟然一现身,就直接让己方的张傲春急速远逃了。这已然说明,双方有仇隙,且还是极为严重的,难以化解的仇怨。

    如果张家三人离去,那他们一方,将没有了丝毫可能再与崔吉安等人争斗,那即将到手的珍惜之物,也只有拱手送人,是否能够活的性命,还得看崔吉安等人的心情。

    “秦前辈,但不知张家少主与前辈有何仇隙,能否看在云彩儿面上,先让我等与崔家将恩怨完结,再言说前辈与张家少主间的恩怨?”

    女修面露迟疑之色,语气依旧恭敬的开口说道。

    其实以她斩鸿岛鸿玉楼负责人的身份,当然不应该对一名聚合顶峰修士如此恭顺客气。但她心中清楚,面前青年修士,可不是普通聚合顶峰之人,其乃是可以炼制出足可威胁聚合顶峰修士的强大符箓之人。

    虽然她们斩鸿岛同样有强大符篆存在,但此种符箓大师,就是斩鸿岛,也没有几人。

    与之为敌,实在非是明智之举。

    “云仙子,前辈之名,秦某可不敢当,我与仙子也算是旧识,既然当初仙子曾经有所言说,让秦某在黑雾岛中相见后有所帮助,秦某便不会做对仙子不利之事。就算没有张家之人,秦某也可保证仙子不受伤害,不过秦某与张家少主间的恩怨,也希望仙子众人不要插手。”

    秦凤鸣心思很是机敏,见到女修眼中闪现的忧虑担心之色,立即便知晓了她心中最是着紧之事。

    “老夫赵方,是鸿玉楼中之人,在制符一道,老夫有一些微名,先前也曾经听说过道友,知晓道友乃是一位制符大师。早想与道友结识一番,不曾想却是在此处相遇,真是三生有幸。

    张家三位道友,乃是我鸿玉楼相请之人,赵方厚颜,还请道友能够高抬贵手,先将与三位道友间的恩怨放置一旁可好。”

    不待云彩儿开口,其身旁的一名老者抬脚上前,冲秦凤鸣抱拳之下,一副不卑不亢之色的开口说道。

    赵方,应该在黑暗海域制符一道之上极为有名,但秦凤鸣却很是孤陋寡闻,不曾听闻过。就算知晓对方制符一道不凡,他也不会改变什么的。

    此时见到其如此言说,秦凤鸣表情不由阴沉了下来。

    自老者话语意思,其与张家,肯定有极深的交情,到了此时,依旧想对张家施以援手。

    “赵道友,秦某与张少主间恩怨,道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也不是道友插手就能解决的。至于那所谓的崔家众人,秦某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对几位鸿玉楼道友造成什么损害的。”

    看视一眼此时已经聚拢一起的九名修士,秦凤鸣双眸闪烁一缕锋利目光,但其表情,依旧显得很是淡然。

    秦凤鸣话语说的当然是实情,但听在赵方耳中,却极为的惊怒。

    他好言与之言说,但对方区区一人一傀儡,竟然如此油盐不进。

    “秦道友,难道你认为仅凭你独自一人,加上一具聚合顶峰傀儡,就能够与张家三位道友抗衡,亦或是能够威慑崔家九名修士不成?”

    赵方面色也是阴沉显现,盯视秦凤鸣,眼中有凶戾目光闪现,口中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客气。

    面前这名看上去极为普通,并没有显露出多少凶杀气息的青年修士,实在难以给他什么强大威胁之感。

    赵方身后的一男一女两名修士,同样看视秦凤鸣,也有不喜之色显露。

    他们同为斩鸿岛之人,刚才虽然略处下风,但真就没有到危及性命之时,而各人身上的强大依仗符篆,也均都没有祭出。众人均都一般想法,只要祭出符篆,就足可立于不败之地。

    就是斩杀掉对方之人,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只是此种强大符篆,只要祭出,就不能收回,故此如果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白白损耗在此处。因为此种保命符篆,炼制极为艰难,且极为损耗炼制之人的心血。

    就算是通神境界之人,炼制一张,也得需要花费数年才能恢复。

    故此虽然斩鸿岛以符篆立世,但极少有强大符篆流传出。

    “哈哈哈,就是连斩鸿岛,我等都不放在眼中,你区区一名聚合修士,就敢管我崔家要行之事,你真得以为自己是三才堂地榜之人不成?”

    随着赵方的话音,当初曾经出手攻击过秦凤鸣的那名中年,也突自狂笑之声响起,一副对秦凤鸣大为不屑之色的开口说道。

    而其身旁站立众人,也是讥讽之色居多,仅有两三名眼中闪现着凝重之色。

    那中年修士一方众人,实在看不出面前的青年修士,身上有什么可以让人畏惧的存在。

    但张家三名修士,此刻却与众人不同,三人此刻均面露极其凝重神色,看视秦凤鸣,似乎有极为畏惧之意自目光之中显露而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