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 琼字令牌

    就在化婴修士活动区域发生第一次波及众多修士大战之时,秦凤鸣也已然出离阴风洞,急速向着黑雾岛纵深之地飞遁而去。

    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几欲生死的恐怖情形之后,秦凤鸣也顿时变得极为小心谨慎起来。遁速不快,仅是以筑基修士的飞行速度而行。

    此刻,他需要平复心境,也需要休养生息恢复自身状态。

    虽然在那阴风洞之中,通过吸收那诡异且奇异的气息,已经将身上伤病复原,但他也需要再好好看视,以免里面是否有其他隐疾存在。

    两日后,当秦凤鸣经过一处密林上空之时,突然神识之中有一道极为微弱的禁制波动显露。显然,其飞遁方向之上,正由修士隐藏在下方密林。

    对于这些隐藏修士,秦凤鸣当然不会放在心上。

    只要不是上古禁制存在,他便有十足把握全身而退。故此他并未刻意变化方向,直接便自那道禁制数十丈远处飞遁而过。

    他此时身上气息虽然不显,但只要有修士用特殊法器探查,自然能够知晓他的修为具体。

    但让秦凤鸣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将要飞过那禁制之时,突然数道寒芒刹那而现,闪现间,便将他的去路与身形完全笼罩其中。

    那道道寒芒之中的能量隐而不散,秦凤鸣仅看视一眼,就知道这些寒芒,是一种偷袭专用的飞针类法宝。

    自法宝之上所能量波动判断,禁制之中的修士,也仅是化婴之境。

    秦凤鸣身形未有丝毫异动,依旧以先前速度飞遁,面对扑面而至的数道寒芒,他仅是随手挥出,顿时一团五彩光芒闪现而出。

    接着两道清焛剑芒也随即展现,向着寒芒发出之处劈斩而去。

    两道数丈之巨的五彩剑芒一前一后,激射而出,直接轰击在了一层禁制罩壁之上,随着第一道剑芒闪现,轰鸣声中,看似坚韧的禁制罩壁,竟被一击而碎。

    紧跟之后的五彩剑芒,更是直接便向着禁制之中的两道身影激射而去。

    “可恶,是聚合老怪。可恶的的朱亮,你竟然招惹了一名聚合老怪。”

    随着禁制罩壁的碎裂,一声惊怒之声,也顿时响彻在了当场。声音凄厉,充满了畏惧之意。

    但就在罩壁碎裂,两道身影显露而出之时,一道身影已然虚幻一起,就此消失不见了。

    秦凤鸣祭出的另外一道剑芒只是激射之中,将一名惊恐的中年大汉卷入到了其中,彩芒激闪间,化婴顶峰的中年大汉,连惨呼都没有来得及呼出,便被五彩剑芒彻底灭杀。

    而激射向秦凤鸣的数道寒芒,在一团五彩光团笼罩之下,虽然激烈挣扎不止,但在秦凤鸣体内法力狂涌之下,终是停止了挣扎,纷纷落在了秦凤鸣手掌之中。对于这五道寒芒如此表现,秦凤鸣不由略有一丝诧异。

    对于那名施展某种遁速,急速远去之人,他根本就没有出手袭杀之意。

    看着远去之人,一丝轻蔑笑意,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容之上。

    就在他笑意刚刚展露之时,一声沉闷闷响,自远处那名逃离而去的老者身上响起。一团血雾喷散,急速而遁的老者,突然自爆在了远处。

    “连秦某都不敢施展如此急速身法飞遁,区区一名化婴之人,还敢如此,与找死毫无二致。”

    看着远处那名化婴修士被禁空禁制直接撕碎身躯,秦凤鸣表情平淡的开口。如此结果,其实早就在了他的意料之中。

    看视手中五枚闪现黑绿光芒的小巧门钉一般的法宝,秦凤鸣目光也是一凝。

    这五枚成套的法宝,竟然是一种极为难得的古宝。虽然小巧,但每一枚上面,都有道道极为细小且玄奥的符纹存在。

    就是秦凤鸣符纹造诣不低,也一时难以看出那些符纹之意。

    很明显,这五根钉状法宝,应该是古时修士炼制之物。

    随手将五根门钉之上的神魂气息抹除,直接烙印上自身气息。秦凤鸣体内法力一动,顿时五道寒芒激射而出,速度之快,比刚才之时,快了足有三四倍。

    五颗门钉激射,后面有一道虚空波纹涌现,昭示着这五颗门钉威能的可怖。

    这二人也是倒霉,二人认为,此时依旧存在化婴修士活动区域之人,应该不会再有聚合修士滞留。故此两人谁也没有拿出法器探查秦凤鸣修为。

    但二人点背到了极处,攻击对象,正是独自飞遁的秦凤鸣。

    本来经历过一番生死的秦凤鸣,心中本就有一股难舒之气存在,此番碰到两名不知死活的化婴修士,出手灭杀,让他心中也舒缓了一些。

    将二人储物镯收到手中,随手将上面印记抹除,神识沉入其中。

    两名化婴修士的身家虽也是不凡,但终究没有什么吸引秦凤鸣之物。

    但就在他要收回神识,突然,其中一件物品让他心神一震。手一番,一枚古朴气息散发的玉牌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此令牌尺许长,上面一团紫色幽光散发,一股苍荒气息隐现,荧光之内,有道道灵纹闪烁,灵纹包裹之中,一个怪异的字符隐现其中。

    双目仅看视一眼,秦凤鸣便不由得脑海隆隆,心神都要被其所夺。

    “这是一灵界玉牌!”一声惊呼不由自他口中呼出,让本来毫无在意的秦凤鸣,猛然变得神情大震起来。

    面对手中玉牌,秦凤鸣目光之中,刹那精芒闪现,许久也没有离开玉牌。

    仙界之物虽然并没有见到过几件,但以此刻他的见识,那里能够判断不出,手中玉牌中的文字,只有仙界术法才能刻录。

    仔细辨识,虽然这玉牌之上的灵纹有袭扰神识心神之效,但对此刻的秦凤鸣,却已经不是多么威胁。

    凝神之下,玉牌之上的文字,他终是辨识,那是一个极为古老的‘琼’字。

    看视这枚令牌,秦凤鸣心中情震惊之中,脑海更是急速转动。他依稀感觉,他在何处所在见到过一次此种令牌。

    片刻后,他身形一震,顾不得此地刚刚争斗过,身形一闪,就此消失不见,直接便进入到了神机府。

    没有理会鹤泫,直接进入他惯用的那间洞室之内,挥手之下,将散落在石桌之上的数个储物镯收归在他面前。

    这些储物镯,均是他这些年来搜集的各种暂时用不到的物品存放之地。其中自然不乏极为珍惜之物。

    一番查找之下,一只被数张封印符封印的玉盒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玉盒存在也是有不短时间了,其中上面有两张封印符箓已然失去了能量。

    手一番,将封印去除,盒盖开启,一枚闪现紫色光晕的玉牌跃然出现在了秦凤鸣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