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九百五十九章 收手

    “你竟然将幻虱符破除了?”惊咦之声响起,女修面容之上,显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

    凭借这幻虱符,她已经灭杀了数名实力强大之人。

    就是两名通神初期的强大海修,都曾经被这幻虱符生生惊吓而退。

    “仙子,此时幻虱符已经损毁,你是不是也该收手了?”见到对方这一强大符箓终是被破除,秦凤鸣心中也是暗呼侥幸。

    幻虱符,虽然仅是一简化之物,但其不仅可以反复使用,而且威能之强大,绝对不是普通聚合修士能够抵御的。如果不是有阴煞天都符阵存在,他实在不知用何种手段抵御那上千飞鸟的磅礴吞噬能量能力。

    仅是看这简化版的幻虱符,就足可知晓仙符门的强大了。

    神识急速扫视,只见千丈之外,一巨大达十几丈之高的冰山显露在山谷之中,数以千计的银色飞鸟盘旋飞舞,围绕着巨大冰山激射不断。

    在飞鸟飞舞之下,只见肉眼可见的磅礴能量气息急速被飞鸟吸纳进了包裹身躯的银芒之中。

    此时的习先与姬颖仙子,心中同样惊惧之意显露。

    虽然二人反应急速,在飞鸟大肆显露之时,合力施展秘术凝聚出了一巨大冰山,将数千飞鸟阻挡在了冰山之外。但在银色飞鸟的盘旋飞舞之下,磅礴的能量,还是被飞鸟吞噬消熔了。

    此刻二人除了强力祭出体内法力,将坚冰加固之外,并不能有丝毫手段灭杀那只只飞鸟。

    “哼,我可不信你还会有如此强大的符阵在身,你这次能够将本仙子的这一幻虱符破除再说吧。”听闻到秦凤鸣的轻松话语,女修非但没有收回攻击习先二人的符箓,反而手一翻,一张符箓再次激射而出。

    话音还未落下,一只银色飞鸟在现身而出,银芒闪烁,再次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

    面对女修的出尔反尔,秦凤鸣并未有多少意外。与一名女修讲道理,他还没有弱智到如此地步。

    “符阵,秦某倒还有一张,既然仙子想要秦某再损失一张符阵,就算秦某心疼,也只有忍痛割爱了。”话语声中,白色雾气再次席卷而出,一个卷动,便将再次现身的银色飞鸟卷入到了其中。

    “你……你竟然还有符阵在身?”

    见到阴煞天都符阵再次显露而出,站立远处的女修终是面色为之大变了。

    女修身为仙符门之人,自然熟悉炼制符箓。以她见识,更是知晓,如此强大的符阵炼制,绝对非是容易之事。就算是一名通神境界的制符宗师,炼制之时也绝对不是十拿九稳。

    聚合境界修士能够得到一张,就已然算是极为难得之事了,面前青年,竟然有两张符阵在身,这大出女修意料。

    要知道,就是她身为仙符门修士,幻虱符此种可以威胁通神修士的高级符箓,也不过是其师尊在她外出执行此次危险任务前,为了提高她自身实力,强自以宗门贡献,自仙符门兑换了四张。

    “你快快住手,我不再与你们争斗了。”

    感应到自己幻虱符所化银色飞鸟再次落入符阵之中,且那符阵与先前那符阵一般无二,女修几乎并未有丝毫迟疑,娇呼之声便自响起了。

    就是她身为仙符门之人,此种幻虱符也不是轻易就能得到的。

    她师尊贵为通神顶峰修,自己也难以炼制此种幻虱符,而不得不花费了百年的宗门贡献才得到了四张。

    如果全都被她损毁在此地,绝对不是这女修愿意承受的。

    并且此番与习先二人争斗,双方本就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如此之下,她更加的不愿再损失哪怕一张幻虱符。

    “仙子所言极是,秦某也不想白白再损失一张符阵符箓。既然仙子不想与我等争斗了,那还请仙子收起符箓为好。”

    秦凤鸣听闻女修急声呼喊,心中自然大喜,但他心思缜密,自然不会住手分毫。一边极力催动阴煞天都阵围困银色小鸟,一边口中不急不缓的说道。

    可能是真怕秦凤鸣再次将极其珍贵的幻虱符损毁,女修听闻秦凤鸣言语,并未有丝毫停留,手中急速点出。正在围困习先二人的数千银白色飞鸟,纷纷鸣叫声大起。

    浑身光芒大放之下,纷纷融合在了一起。

    刹那工夫,两张被银芒包裹的符箓出现在了女修面前,被其手一抓,收归到了怀中。

    见到女修并未再耍什么其他手段,秦凤鸣面色笑意一展,手指也急速点出。

    阴煞天都符阵,也骤然被他收起了。

    “华仙子,习某以心魔发誓,贵宗门所要寻找的那位赤姓飞升修士,习某确然与其没有什么交情,虽然当初我二人曾经联手与蓝衣族争斗过,但也不过是事于凑巧而已。当初一脱离蓝衣族追杀,我二人便各自分道扬镳了。至于那千里随机符炼制之法之事,习某更是一点不知。”

    见到对方收起了幻虱符,习先与姬颖仙子均是心中一松。

    收起坚冰秘术,习先并未移动身形,而是冲女修一抱拳,语气显得极为诚恳的开口道。

    骤然听闻到习先之言,站立远处的秦凤鸣,面色不由豁然为之一变。

    他当然不知习先与面前这名仙符门的华仙子之间发生之事,但当他听闻到赤姓飞升修士之时,心中却是猛然为之一动。

    习先虽然没有真正的激发什么咒言发誓,但他既然能够以心魔立誓,这已然足可说明他所言非虚了。

    所谓心魔,乃是修士最最不想触碰的存在。

    是名修士,都不会平白无故的拿此种虚无难测之事发誓的。

    “哼,当初那人一路逃遁,与之结交之人,只有你一个,而且当初你们抵御蓝衣族处,距离冰原岛太过遥远,当初百河坊市出现的炼制之法不是出自你手,难道还会有其他人不成?”

    虽然华姓女修已然收起了三件法宝与幻虱符,但目视习先,依旧是一副阴冷面容。似乎认定了习先就是与她要寻找之人有极大联系。

    “华仙子所言倒也不无道理,但那符箓炼制之法绝对不是习某之物,并且当初习某与那位赤姓道友也仅是泛泛之交,在不得已之下,才合力抵御蓝衣族的,习某与其,绝对没有到将如此珍惜之物相赠的地步。此事请华仙子明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