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八百一十章 意外之事

    (今日元旦,祝各位道友元旦快乐,万事如意!)

    秦凤鸣心中所想,几乎是此时在场的数十名化婴后期、顶峰修士共同之意,面对庞大的冰离宫,就算吃点亏,也比正面与之为敌要好。

    就是人群中的两名聚合修士,虽然恻目不已,但也不想做什么出格之事。

    但随着青年修士的话语之声,现场议论声突然噶然而止。众人纷纷面露惊诧之色看视向那孔姓青年,脸上均现不解之意。

    众人的议论,肯定已经传进了青年耳中,但他依旧如此果决言说,实在大出众人意料。

    “好,好,很好,本少主记住你了。”

    那名化婴初期中年修士,听闻到那青年答复,略显苍白的面容,突然显露出了一股猩红之色,双目似有怒火喷涌,口中更是略有嘶哑的低喝道。

    “啊,少主,你速速平复心境,断不可激动。”那名五十多岁老者见到中年如此表情,立即身形一晃,到了那中年身旁,手一伸,便握住了那中年手腕。一股能量急速涌入到中年体内。

    随着老者的施术,那名面目阴沉的化婴后期大汉,也是同时面现出了紧张之色。怒视一眼青年,急切看视向那中年。

    此时,在场的众修士,也是心中大是一动,各自显露出疑惑之色。

    修士,只要进阶筑基,便会易经改髓,体质得以大幅提升,寻常的病痛不会再出现,后面经过天劫洗礼,身体再次得到净化。

    可以说,只要进阶到了化婴之境,如果不是被其他修士或是险地以及天劫灭杀,修士几乎可以是不死之身。

    以众人见识,自是看出了面前中年化婴修士身体定然有什么难明异样,否则绝对不会仅是因为怒意上涌,就出现如此异样。

    孔姓青年看着此时面露狰狞之色的崔姓中年修士,自对方愤怒的眼神之中,他看到了一股凶狠之意。

    看视一眼,身形一转,孔姓青年直接便步出人群,向着城门方向飞遁而去。

    对于青年修士,人群之中,自然有认识之人,但众人谁也没有点明那青年身份。因为众人对冰海城修士,均都感觉大为不爽,巴不得有人能够站出,惩戒这些飞扬跋扈的冰海城修士。

    不过其中还是有不少修士,对青年此一番做法也是认为大为不值。

    身在冰离宫势力范围之内,得罪两名同阶修士外加一名可能是冰海城少城主的修士,实在不是一名智者应做之事。

    看到崔姓中修士眼中闪过的凶厉目光,秦凤鸣自然知晓,此事定然不会完。

    对于那名离去的青年修士,秦凤鸣心中也是大为佩服,身在冰海城,明知对方是冰离宫太上老祖的一位嫡孙,还敢以本心行事,这可不是普通修士能够做到之事。

    秦凤鸣此时自身麻烦都没有处理清楚,自然不可能相帮他人。

    看到青年出离冰海城,消失在了城门处,他再次返回到了自己租住洞府。

    既然不能祭出传音符,那他自是不用再外出,手一番,那卷名为《玄幽真解》的秘术卷轴再次出现在了他手中。

    这一卷卷轴,乃是秦凤鸣经过精挑细选,在数十本秘术卷轴之中,寻到的一最适合炼化玄极塓水的秘术。

    玄极塓水,本是仙界天河中之物,虽然在仙遗之地所得数量不多,但秦凤鸣心中确信,就是弥罗界仙人,想来也是图谋数万甚至数十万年,也难能得到如此一小滴玄极塓水。

    只可惜他此时无法得到仙界秘术炼化这威力强大的玄极塓水。

    如果有弥罗界秘术修炼这仙水,无疑可以让其威能发挥到极致。此时为了强实自身实力,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寻找一套极为适合秘术,将玄极塓水炼化,收归己用。

    至于那厉魄丝,秦凤鸣已然让第二丹婴开始用碧魂丝秘术慢慢炼化了。

    碧魂丝,此时已然是秦凤鸣的一大杀手锏,虽然是一强大秘术,但其极容易被对方防御法宝或是护身铠甲阻挡,如果将厉魄丝融入其中,再勤加祭炼,无疑可以让碧魂丝具有锋利特性。

    让逸阳真人都眼红的厉魄丝,其自然强大之极。

    此时的秦凤鸣,其实还有数种秘术没有修士参悟,进入灵界之后,他可以说还没有真正安心下来过。

    化宝鬼炼诀,蚩尤真魔诀,以及那卷让他取舍不定的五灵斩魔诀,都是他未曾仔细参悟修炼的。

    另外,他此时灵兽镯中的五行兽与银鞘虫,自从在仙遗之地玄极山脉之中得到一番机缘之后,便一直在沉沉昏睡。四五十年来,从来没有恢复清醒的迹象。

    就是他神念联系,也是毫无反应。

    心神联系之下,感觉到这两大灵兽、灵虫并没有出现什么其他不好反应,这让秦凤鸣心中也略是安稳。

    同时,他心中又充满了期待。当初银鞘虫也是经过一番沉睡,才开始吞噬进阶,这次虽然沉睡的时间有点长,但此种可能不是没有。

    而五行兽,服食那株掌翠斛灵果之后,就开始闭关。

    当初听那头硕大的擎天兽言说,掌翠斛乃是吸收了万佛萝花朵的花粉而成。如此强大之物,能否给五行兽什么好处,秦凤鸣也是不知。不过他对五只小兽并没有什么担心。

    因为当初五行兽已经服食过一株。

    饭要一口口的食,虽然有数件之事要秦凤鸣去做,但他此时也没有时间完成。无论哪一中秘术修炼,需要的时间也不是短时,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闭关才可。

    此时他所能做的,便是熟悉这篇《玄阴真解》。

    就在秦凤鸣回到洞府没有过一个时辰之时,突然一道传音符激射进了他的洞府之中,一闪便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秦道友,老夫樊固,请道友到冰海城东南两百万里处一见。”

    传入耳中的话语,让秦凤鸣大是不解。

    权鹏未曾现身,倒是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那名妖修却发传音符相约了。

    仅是瞬间,秦凤鸣便身形为之一震,面色也骤然变得凝重起来。樊固此时相约所见之地,距离冰海城足有两百万里之远,且并没有言说具体方位。

    以秦凤鸣心智,立即便有所明悟,樊固此时并未抵达相见所在。

    想明白此节的秦凤鸣,心中一丝不好预感也油然而生。这无疑说明,此时权鹏定然遇到了什么危险,而樊固此番是来邀请他前去帮手的。

    并未迟疑,秦凤鸣收起手中玉简,身形闪动,便向着冰海城之外飞遁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