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 签订契约

    这一张禁神符,与秦凤鸣最早的那种不同,当初那种仅是对被施术之人有效用,而此时其拿出的一张,乃是对双方都有制约的神魂契约。

    只要双方激发,自然可以制约双方受此契约约束。

    如哪一方欲想对另一方不轨,那符箓之中的禁神术咒便会立即激发,让不轨的一方立即受神魂反噬,陨落当场。

    虽然与秦凤鸣和秦冰儿所施展的那仙契不能相比,但也是秦凤鸣搜罗不少典籍秘术,才炼制成的一种高级禁神符箓。

    看着面前符箓,江良雄表情顿时一凝,双目圆睁之下,眼中精芒大放。

    虽然他境界仅是成丹,但其神魂记忆比秦凤鸣还要见多识广不知凡几。自然瞬间便知晓了这符箓的效用所在。

    “道友竟然有如此契约符箓在身,真是难得,不过道友可否让江某看视一番炼制此符箓的术咒符文?”

    江良雄的谨慎,就是秦凤鸣也不得不大是摇头。

    看视面前符箓片刻,竟然提出了如此要求。

    “这有何难,这便是那篇术咒符文,道友请仔细验看。”秦凤鸣眼中精芒略闪,没有丝毫迟疑,手一番,便将一片玉简送出了。

    禁制荧光一闪,那玉简刚到江良雄面前之时,突然一股能量一卷,就此消失不见了踪迹。

    一顿饭时间,那玉简一闪,再次出现在了当场,并疾飞回了秦凤鸣面前。

    “这禁神符箓,很是玄奥,是对施术双方的一种神魂制约,好,江某与秦道友签订了这一契约。”这次江良雄并未再犹豫什么,很是痛快的便答应了下来。

    “秦道友,请先祭出精血,滴入这符箓,让后由江某激发完成。”江良雄的谨慎,还是让他留了心思。

    对如此要求,秦凤鸣并未表现出丝毫不耐,手一挥,将符箓收回,伸手滴入了一滴精血,随之祭出法力,助其完全融入到符箓之中。

    符箓随之荧光闪现,道道符咒隐现不已。符箓一闪,重新飞向了江良雄。

    禁制光芒再现,符箓又被一股能量卷带消失不见。

    这次,时间过去很长,足有一个时辰之久,一团五彩光芒才闪现而起,一道身影豁然出现在了山洞洞府之中。而原来端坐石台之上的江良雄,突自荧光闪烁,就此化作点点星芒,消失在了秦凤鸣面前。

    “江道友真身真是难见,既然此时道友已然滴入了精血,还请将之激发为好。”见到面前情形,秦凤鸣表情平静,面色微微一笑,平静开口道。

    虽然表情未有异样,但秦凤鸣见到江良雄本体现身,还是心中略是一动。

    此时的江良雄,修为已然到了成丹后期之境。修炼进阶快,当然不会让秦凤鸣吃惊,而是自江良雄身体之上,他竟然感觉到了一股极其淡薄的血腥气息。

    江良雄敢真身显露,自然不会惧怕秦凤鸣此时出尔反尔。施展什么手段对他不利。

    “秦道友见笑了,江某这就将符箓完全激发。”

    此道现身而出的修士,自然就是江良雄真身。随着其话语之声,一团淡淡青蓝荧光包裹的一团玄奥术咒显露在了当场。

    随着其体内法力注入,光芒狂闪之下,那团符文术咒一分为二。

    分别向着秦凤鸣与江良雄身体激射而至,一闪,便没入到了二人躯体,不见了踪迹。

    “此刻道友放心了吧,是不是可以言说一番有关那出离仙遗之地通道之事了?”目视江良雄,秦凤鸣表情此时却变得严肃了几分。

    他如此大费周章,为的便是探听到那有关出离仙遗之地的方法,此时自然心中着紧此事。

    “此时你我自然不会有不睦发生,而江某更是有求道友之处,告知秦道友那出离仙遗之地的方法,当然不无不可,不过还需要道友立下一誓言,如果道友想按照江某所言出离仙遗之地,必须要带着江某同行才可。”

    与秦凤鸣对视,江良雄目光没有丝毫闪避之意。表情平静,口中更是淡淡说道。

    “立一誓言当然没问题,但道友竟然要与秦某同行,难道道友就不怕中途陨落在路途之中吗?”秦凤鸣双目精芒闪烁,对于江良雄请求,心中也略是一动。

    江良雄的谨慎,他先前早就领教过。如果不是有十足把握,面前中年是绝对不会将自己性命交给他人的。

    双方既然已经签下了神魂契约,区区一个誓言,对秦凤鸣而言,自然不是什么为难之事。

    “哈哈哈,凭道友之能,自然不会做毫无把握之事。既然道友胆敢前去一试,自然会准备周全的,这一点,江某还能确信。并且道友要想出离,需要激发一座法阵,而江某正好知晓如何驱动。否则道友就是到了那处所在,也是难以成行的。”

    江良雄,作为玄灵修士,自然心智坚韧,有其果决的一面。优柔寡断,犹豫不决,也不可能修炼到玄灵之境。

    眼中光芒闪烁,秦凤鸣注视面前中年修士许久,头轻点下,口中答应道:“既然道友能够不畏生死,那秦某自然没有异议,秦某这就发下一誓言。”

    誓言,虽然也是一种有些许威能的约束契约,但与血咒的威能相去甚远。

    在双方签订下禁魂契约之后,江良雄此举,也不过是要秦凤鸣表明一种态度而已。

    看着秦凤鸣立誓完毕,江良雄才笑意一展,说出了一句让秦凤鸣有点无语的言语:“既然道友已然立誓,那道友只需进入葬仙之地,寻找到魂湖所在,到时江某自然告之如何出离仙遗之地之法。”

    “哼,道友不是要说那魂湖中的高大处祭台所在就是出离此地的空间节点吧?”

    对于那座魂湖中的高大祭台,秦凤鸣已然确信是一处空间通道所在。

    而此番来寻找江良雄,也是为了确认此点。但是被江良雄一再拿捏之下,再听到他如此言说,秦凤鸣心中怒意也不由显露而出。

    “道友竟然知晓魂湖?且还知晓那湖中的祭台,难道秦道友已经去到过那祭台所在不成?”闻听秦凤鸣略有不喜的言语,江良雄并没有畏惧什么,反而是眼中略有震惊的开口问道。

    “不错,秦某确实去到过那处祭台,也见到了那祭台上空所显露的丝丝空间之力。”到了此时,自然不用再隐瞒什么,秦凤鸣表情凝重,看着中年修士,没有犹豫的确认道。

    “哈哈哈,原来当初那位自称进入此地的前辈所言之事果然没错,葬仙之地之中真有魂湖存在;也真得有那祭台。”听到秦凤鸣确认的言语,江良雄身形一颤,欢喜之色显露而出,口中更是狂笑之声大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