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六百四十一章 仙家秘术

    这次,暴承天没有再迟疑分毫,手一番,一只闪现淡淡金色光芒的玉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一挥,便直接向着秦凤鸣身前飞至。

    暴承天手中送出玉简,其眼神深处,却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异色一闪消失。

    秦凤鸣似乎没有发觉暴承天眼中一闪即逝的那丝异色,也没有做任何防范手段,任由那玉简凭空飞至。

    挥手之下,便将看外观极为古老的玉简接到了手中,毫不犹豫之下,便将之一展而开。一连串动作,好像根本就没有对暴承天戒备什么。

    他虽然表面未有丝毫异样显露,但体内已然运转起来法诀。

    “这是一篇仙文所书写典籍,你竟然得到了一仙界秘术?”

    神识仅是刚刚一探入手中玉简,秦凤鸣便感到了一股庞大的奇异能量侵入到了识海之中。此股异能似有震动识海之效。虽然其出现的诡异且急速,但在秦凤鸣急速运转法诀之下,还是极为轻松的将此股不适摒除。

    就在那股奇异能量侵入身躯之时,他也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同时面容之上,更是显露出了震惊之色。

    此种感觉,他似曾相识以极,瞬间便明白手中所握是何物。口中呼喝之中,神情已然警惕之意大起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暴承天此番拿出之物,竟然是一篇得自仙人之手的秘术典籍。如果说暴承天没有诡异之心存在,秦凤鸣当然不会相信分毫。

    “你竟然知晓这是仙文,且能够如此轻易就将之攻击抵御,难道你灵界修士都见识过仙界文字不成?”秦凤鸣能够一眼认出玉简中文字虚实,并毫无异样的将仙文神识攻击抵御,让暴承天也是惊愕大起。

    看视面前青年修士,心中不解之下,口中也急速说出了。

    到了此时,暴承天终是收起了再次出手的想法。面前青年,实在是给了他太多的震惊。

    当初见识到此篇仙文之时,他修为已然是仙君中期之境,而其神识,已经可以与仙君顶峰修士相媲美,但就是如此之下,他神识仅是探视一眼那篇仙文,还是识海为之翻滚,瞬间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如果不是他命不当绝,凭借暗体术中的一项大神通,强自挣脱了那仙文的束缚,他也不可能继续存活下来。

    此时见到面前青年在毫不防备之下,连丝毫异样也没有显露,就轻松的破除了仙文的负面攻击,并一举认出了玉简的来历,如此这些,已然远远超出了暴承天心中所想。

    “道友真是看得起灵界之人,仙文,哪里是容易见到之物。秦某能够知晓这篇典籍是仙界之物,也不过是曾经在一个古老宗门之中,见到过一个与这玉简中文字极为相似的字体而已。”

    秦凤鸣之所以能够一眼认出手中玉简,与他当初在鬼界之时,得到的一只玉简有关。

    那玉简之上的文字,正是此时手中所握玉简上文字。

    并且手中玉简在他神识探查之时,所显露的那种奇异能量,好像比当初所见更加磅礴。如果不是此时他修为大增,神魂之力比原来不知强大了多少倍,势必会被那股突然展现的能量所控。

    “秦道友竟然连仙文都见识过,并且不受其侵扰,暴某今生绝对不会再心存对道友不轨之心了。这是此篇仙文的译文,乃是当初暴某自那古修洞府同仙文一同寻到的。看完译文,想来道友就会明白。”

    此时的暴承天,脸上的神色虽现落寞,但眼中却也显露出了佩服之色,口中说着,手中再次出现了一玉简,挥手便飞临到了秦凤鸣面前。

    手中的仙文,秦凤鸣虽然不能完全识得,但其中还是有一些字体他也见识过。当初在鬼界之时,道衍老祖曾经为他翻译过一篇仙文所书玉简,后来经他反复推敲,自然对仙文比其他修士要了解一些。

    看视手中译文,秦凤鸣心中已然确信不假。

    虽然如此,但他还是相互印证了一番。

    “不错,暴道友,这片译文所述之事,绝对是一篇仙界秘术,也只有仙界那些真仙以上之人才能创立出如此玄奥的功法,不知这篇仙界文字,道友可否转让给秦某。只要道友开出价格,秦某只要拿出,绝对不会还价。”

    看视许久,秦凤鸣合上两玉简卷轴,抬头注视暴承天,口中如是说道。

    “怎么?道友想要此篇仙界卷轴,这篇卷轴是一件异宝不假,但既然道友已然知晓了译文,哪里还要用此篇卷轴,难道道友想研究仙界文字不成?”暴承天当然是非常之人,瞬间便明白了秦凤鸣所为之意。

    这篇仙界秘术卷轴,所用材料珍贵不假,且有一种奇异功效存在,但那卷轴之上的文字,他们二人此时已然知晓,就是真得弄明了那上面文字对照,用处自然也不是很大。

    “暴道友所言不错,秦某正有此意。不知道友可愿意割让吗?”

    秦凤鸣并不找借口,而是直接干脆的承认了下来。

    “秦道友,此篇秘术虽然暴某已然知晓了其意思,不说秘术的珍贵,仅是以此篇卷轴材质而论,也绝对是珍贵之极之物。道友真的以为,能够拿出相应同等珍惜之物将之兑换吗?”

    暴承天注视秦凤鸣,眼中精芒闪现不已,足足看来两个呼吸工夫,才面色凝重的开口说道。

    同时他双目深处,又有一丝希冀之色闪现。

    “暴道友尽可提出,如果秦某实在拿不出,也没有能够让道友满意之物存在,那秦某到时放弃兑换此篇卷轴也不是太晚。”

    秦凤鸣虽然说兑换之言,但也并未就握在手中不还,而是将那篇译文收入到了怀中,但将那篇仙文直接递还给了暴承天。

    “既然道友如此言说了,那暴某不提出一些条件,也是说不过去,道友只要能够拿出十颗主料是五万年以上灵草炼制的,并且对你我此时境界修为有功效的珍惜丹药,这篇仙文卷轴转让给道友,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此篇仙文,其实对于暴承天而言,用处已然不大,因为他身上有译文存在,就算拿出拍卖,仙文虽然会吸引不少修士争抢,但如果有译文,将会比仙文还能拍出大价钱。

    无他,仙文,能够翻译之人,绝对少之又少。

    而主材都是五万年以上的仙君修士服食丹药,其价值之高,在仙遗之地,绝对也是极为难得之物。要是有十颗如此丹药,暴承天将有极大几率引动仙尊天劫降临。

    能够用一篇对方已然有译文的仙文兑换到一次仙尊天劫降临,暴承天绝对是大占便宜之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