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飞升录

第二千六百三十八章 大度

    双方此番争斗,持续时间极短,秦凤鸣的目的,便是亲身体会一番仙遗之地所特有的暗体术修士的攻击手段。

    暴承天并未让他失望,虽然仅是祭出了两三种手段攻击,但绝对应该是他自身极为依仗的手段。如此之下,秦凤鸣对于暗体术修士,也终是有了一大致了解,虽不能说全面,但绝对极具代表性。

    此时他所面对的此名化婴顶峰修士,可是仙遗之地中,唯一的一位将暗体术修炼到化婴顶峰境界之人。

    并且自赤明老祖等人口中,他也已然知晓,这名名为暴承天的暗体术大修士,当初曾经与那名仙遗之地唯一的仙尊修士争斗过,虽然当时身处下风,但依旧与对方争斗了许久。

    最后更是在主动认输之下,双方才罢手不战。

    当时在场有众多修士,心中骇然之下,众人已然将此名暴承天当成了仙遗之地中,仅次于褐虎上人的存在。

    亲身体会之下,秦凤鸣对于暗体术,心中也是暗自佩服不已。如过不是他自身功法手段大对暗体术还有一些克制之效,换作另外一名普通化婴顶峰修士,陨落绝对是极大可能之事。

    暗体术,果然是一种另辟蹊径的奇异修炼功法。其凭借的便是修士的坚韧身躯与诡异的身法攻击。在那诡异秘术之下,如果是一名普通修士与之对战,就算有强大法宝,也会大处下风。

    除非能够避过对方的那浓重黑雾笼罩,远距离与之比拼法宝秘术。

    如果被那黑雾笼罩其中,就是一名聚合初期修士,也难事说就能将暴承天轻易斩杀。

    暴承天刚才的身法太过之诡异,在那黑雾笼罩之中,其来去几乎没有间隔,犹如瞬移一般。与当初皓轩的急速身法,绝对有一拼之力。

    看着此时被禁锢了体内法力的的暴承天,秦凤鸣对其坚韧的身躯,也是大为佩服。

    虽然刚才并未将化宝鬼炼诀完全激发,但那一击的强大,他心中自然有数。

    就算是一名化婴顶峰的妖修,也定然会骨断筋折,身受重伤不可。但暴承天仅是护体铠甲碎裂,身体并未有多大损伤,如此坚韧身躯,秦凤鸣也不由暗自点头佩服。

    “你…你…,哼,既然落入到了你手,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片刻后,昏厥中的暴承天终于睁开了双目,脸上也仅是惊惧神色闪现,便立即便被一股凶戾所取代,怒视秦凤鸣,本来就略显狰狞的面容,变得更加的凶残狠辣。好像此时占上风的是他一般。

    “要想灭杀你,秦某刚才便已然出手了,秦某只想与你详谈一番,只要你知无不言,秦某便会将你释放,你身上之物,更是一件不取。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看视面前怒目而视的老者,秦凤鸣并未有丝毫生气,手一伸之下,一股绵柔之力一涌,便将陷入岩石之中的暴承天摄出了山石之外。

    “好,你有何言语要问,尽管开口,只要是我知晓之事,定然如实相告。”

    修为到了仙君顶峰之境,自然谁也不想就此陨落。看到秦凤鸣平静的面容,暴承天心中明白,自己不配合对方,凭借刚才那股磅礴之极的神魂能量,面前青年绝对有实力对自己施展搜魂禁术。

    真到了那时,自己身死绝对是肯定之事。此时顺着对方言说,对方就是出尔反尔,也不过是一死。如果对方真正守诺,释放自己,那绝对是一件幸事。

    “不知道友是自何处知晓此地有外界修士会出现的呢?”

    秦凤鸣虽然阅读了数十仙遗之地典籍,但里面没有记载一件外界修士出现仙遗之地之事。刚才秦凤鸣仅是言说了一句,就能让面前老者认出了是外界之人,这自然让他大感兴趣。

    “暴某当初曾经寻到过一名外界修士的洞府,在里面看到了一些典籍,故此知晓了一些外界之事。那些典籍,就在暴某储物袋之中,你可以自行查看。”

    暴承天并未有丝毫犹豫,立即开口说道。

    身为仙君顶峰之人,心智自然极高。当初秦凤鸣仅是言说了一番暗体术威能不凡。暴承天便已然想到了对方是一名外界之人。

    无他,仙遗之地虽然广大,但有修士存在的区域,仅是其中的极小部分。

    以秦凤鸣修为手段,竟然没有见到过修炼暗体术修士的手段,这绝对说不过去。

    “原来如此,还有一事,道友既然知晓有灵界之事,凭道友如此身份手段,可探知了如何出离仙遗之地的方法了没有?”秦凤鸣并未搜寻暴承天的储物袋,而是话音一转,再次问出了一句。

    此句,当然是他最为关心之事。

    “哼,要想出离此处,暴某也想知道。当初暴某曾经花费了极大力气,探查了数十年,也没有得到一确切消息。

    不过……不过暴某在一本极为古老的典籍之中见到过一句言语,言说出离仙遗之地的方法,只有去到那葬仙之地寻觅。那典籍虽然古老,但也不过是一名知晓灵界的仙尊前辈所书而已。是否真是如此,就难以考证了。

    并且那葬仙之地实在太过凶险,数十万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能够自由进出过葬仙之地。暴某虽然有心,但也有自知之明,凭此时修为手段进入其中,可能边缘之地都难以探查完,就陨落其中了。”

    暴承天倒也磊落,并未犹豫分毫,便将心中所知说出了。

    秦凤鸣听闻之下,并未有丝毫异样表情显露。他本来就没有想能够自一名仙君修士口中探查到出离此地的方法。

    但是听到暴承天说道葬仙之地之言,他还是心中略是一动。

    此地名为仙遗之地,并且还有一处险地叫葬仙之地,如果其中没有什么内在联系,秦凤鸣自是不信。

    “既然道友如实相告了,秦某也不是毁诺之人,这就将道友释放。”

    略一沉吟之后,秦凤鸣看视面前的暴承天,口中说着,手已然一挥而出,将对方的禁锢之力撤除了。对于暗体术,乃是一种顶级修炼功法,在仙遗之地,流传极多,秦凤鸣早就研究过,虽然不凡,但他绝对不会修炼,故此也没有查问暴承天什么。

    “你真将老夫释放而没有任何条件?”

    感受着体内磅礴法力涌动,暴承天活动了一下手脚,面色略显震惊的看视秦凤鸣,口中疑惑之极的开口道。

    “秦某本来与道友并无什么冤仇,虽然刚才动手一番,但对秦某而言,灭杀了道友也没有什么好处,而释放道友,对以后的魂灾之事,自是一强大助力。虽然释放道友,但秦凤鸣还是希望暴道友能够为秦某守秘,不要对他人言说秦某身份来历为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